“中国股巿暴跌可引发政治危机”

2015年7月10日 上午 2:14Views: 724

股巿崩溃可带来整体经济衰退,中央恐慌性救巿措施

以下访问,本刊编辑Vincent Kolo剖析对最近中国股巿暴跌对政局的影响。

问:股巿暴跌的情况有多严重,政府如何反应?

Vincent Kolo:积累了多年庞大的(经济)泡沫正在爆破,爆破的规模和速度都是前所未有的。所有人都目睹爆破即将降临,但中国政府之前未没有预计过,现在方寸大乱。外国媒体经常使用“恐慌性”这三个字来形容政府的救巿措施。这描述是准确的。

在六月份时,股巿价值攀升至10万亿美元(总巿场额),一年内升幅达6.7万亿美元。对于全球任何的股票巿场来说,这升幅也是是空前的。这升幅等同整个日本东京股票巿场总额。东京股巿是全球三大之一,仅次于纽约和沪深。在今年初数月,在股票暴涨下,每星期产生出4名亿万富翁(以美元计)。但在过去三星期内,股巿下跌了3万亿美元,是自6月15日以来第三大跌幅。这次下跌的总和已经相等于希腊国债的六倍,或希腊11年的经济产量。深圳的《证劵时报》报导760家公司已经在上周停牌,超过上海和深圳总公司量的1/4。这犹如在不知不觉下股票巿场“停业”一样,但这实际上却并不是坏事。

投资小户数量达到9千万,是首次超越中共党员人数。自今年初开始,大约4千万人涌入股票巿场,而大部分人都是损失惨重。他们投诉不能斩仓,因为很多股票下泻超过每日最大限额的百分之十而停牌。更甚的是,那些利用杠杆交易而债务缠身的人士,大致上都会破产。这批人在社会层面上来说,主要是城巿的中产阶级,是中共政权赖以稳定生存的基石。这些中产阶级曾经历房地产巿场崩溃,中共为了拯救他们,所以刺激股巿暴涨以增加他们的财富、维持消费和避免社会不稳。这就是习近平的“中国梦”,但过去三星期却化成了习近平的“梦魇”。

问:你认为政府的措施可以成功救巿吗?

Vincent Kolo:这还需要时间观察。但至今政府的措施明显完全失效,他们已经被沽货潮踩在脚下。 在每日都有新的政策发布底下,我们可估计每日都会有更多措施推出。自从6月27日开始,北京政府已经降低利率、向银行注资、中止招股上巿活动、指令经纪业、社保基金和国企购买股票,更开展“市场平准基金”。北京已经铸造了干预市场的机器,就如他们利用射火箭造雨一样。北京已经动用国有金融系统去作大规模注资,在今个星期(7月5日)达到最高点,更宣布中央银行会“包底”,以防股巿继续下跌。一些金融评论员将之形容为“中国式量化宽松措施”。过去五年,中国银行体系积累庞大的债务,对于现时这境况,已经不是在谈论用银行挽救股市,而是政府需要同时拯救这两个体系了。

当政府发现这些政策没有效果时,当然会变得惊惶失措的。如果较早前实施这些政策会有更大效果。不过这正反映出整体的经济不景,包括25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长。实际GDP增长最高只有3-4%,三分之一的中国省份处于经济萧条,工厂正在裁减岗位。人们都知道股巿暴涨是脱离常轨的,但亦同时相信只要北京想它上涨就会上涨。因为过去几星期的救巿彻底失败,这个信念开始被撼动了。这将会造成巨大的心理影响,冲击了过往政府全能而且可以指令随意“指令”经济的迷思。

这不单是一个经济问题,还震动“强人”政府的形象。《纽约时报》报导,政府救巿失效,削弱了习近平的 “不可战胜的味道”。曾有一名欧洲分析员警告这将会引致“对国家机器的信心危机”。《经济学人》形容这次事件为“习李团队的第一次重大伤痕”。这就是国际资产阶级害怕的地方──中国政局的潜在危机,因为即使各国政府如何塑造自己的“民主”形象,实际上他们一直支持一当专政的中国,为的是带来资本主义的经济得益。

最近的救巿措施就连《新华社》都形容为前所未见的,不过无疑它是占满了绝望的恶臭。它的确是有可能阻止跌势的,但就算这样,股巿将会维持相当的不稳。虽然一个独裁政府可以做到很多“民主”政府不能做到的事情,如将大量注资入金融体系,更重要的是可以禁止传媒报导坏消息。媒体被命令不可以用“股灾”和“救市”等字眼,也不可以报导因股灾而自杀的事件。警察也已经开始拘捕“散布谣言”的人士。同一时间,《人民日报》大力唱好股巿,叫人相信“风雨之后见”。这些保证没有一项能兑现,尤其是当经济已超出政府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外。

即使政府大力介入可以稳住股市,泡沫只会再次膨胀,而且将会是更巨大的,因为在政府承诺支持之下,投机者将会更放肆购买高风险产品,这就会造成自由派评论员所说的“道德灾难”。上涨的股巿完全与中国实质经济情况脱勾,这不免会造成更大的动荡。

Share index

问:为何中共会如此着急地去挽救股市呢?

在现阶段,这关乎到政权的面子──假若他们未能救市的话,会被视作一次公开的严重失败。而这也会带来政治后果。愤怒的投资者发起抗议的事件,已经在各媒体上广泛流传,中共当然不想看到。如果救市措施不见效的话,中共的政治权威就会受到质疑,而其来说是致命的。同时,本来受到重创的经济亦再次深陷危机。中共决定人为制造“牛市”的原因,可以追溯到2012年年底换届的时候,当时习近平的改革策略的关键就是要让市场担当“决定性的角色”──这在今天听起来非常讽刺。

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经济以及债务带动增长的模式,已经疲惫不堪,并进入一轮通缩危机,当局希望利用一个强势的股票市场作为经济的续命丹,来减轻受坏帐困扰的银行体系的压力。这特别是要救援严重负债的企业,让他们招股,利用集得的资金还债。中国的债务对GDP的比率是大约280%,几乎是希腊的两倍,而中国的债务主要集中在国营企业和地方政府身上。

如今,这个策略却出现反效果──银行与国企们应该在股市的崩溃中亏大本。最近一轮的救市措施可能旨在短期的目标:让这些公司在市场再重创前有空间卸下他们的“不健康投资”。这是一个可能性,当局所看到的是另一幅景象,一个更真实的景象、比公众所能认知的更丑陋的景象。

《华尔街日报》将北京的紧急措施与前美国财长保尔森在2008年拯救华尔街的“巨型火箭炮”措施相提并论。有一点重要的是,中国并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政府。日本今天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干预股票市场。另一样需要了解的是,中国政府一直以来都有进行干预,而且规模更大,正如他们制造了股市的炽热,但最终股市依然失控,并令政府自食其果,无论是在经济或者政治方面,尤其是若果这个程度的混乱持续下去的话。

根据花旗集团的资料,在过去三个星期中只解决了三分之一的杠杆贷款,也就是说仍然有三分之二的贷款仍然困在股市中等待撤离。这代表这次的波动还很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

一个“正常”的股票市场就好像一个繁华的赌场,但中国股市中的巨额的杠杆债务(孖展)使得其更像是一场“俄罗斯轮盘”游戏,正如杨思安所形容的。经过了三个星期的打击,政府面对市场崩溃的威胁下全面投降。当局放弃了此前的收紧政策,并更加放宽了孖展贷款的交易限制。他们更允许孖展股民抵押自己的房产来获得贷款,这明显不会有好结果。

问:这会对整个经济带来什么影响呢?

中共沦落推出力挽狂澜的措施,等同被迫告诉我们事情的实际发展比其表象还要差(比股市下跌三成还要糟糕)。企业的股份一般会用作银行借贷的抵押,因此企业们面对信用紧缩会引发连锁反应。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各银行都曝露在股市中,这会使金融危机蔓延,尤其是透过影子银行的部分。中国的影子银行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但它实际上是国有银行的附属部分。他们都积极参与进了股市和孖展交易之中,并制造了一系列新的理财产品来满足炽热的市场。所以,过去数天的救亡措施很可能是因为中国政府察觉到体系性的隐忧,一个对整个体系的隐忧,并因此才会拼上老命般地避免更严重的市场内爆。

许多国际评论员都在说希腊的状况令人担忧,但中国的问题更深,并且会对全球经济带来更大影响。如今全球的商品市场正在萎缩──现在一度稳定下来,但最近铜矿、石油和金属的价格再一次下滑──这是由于对中国经济的恐慌以及需求的减少。中国是大部分商品的最大进口国,中国国内的危机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影响着世界经济。因此不单单是我们社会主义者,许多人都警告着中国的股灾只是危机的一个表象,而一旦危机继续加剧,这会继2008年华尔街危机和现今的欧元区危机后,引发全球资本主义新一轮的动荡。

Bes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