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工党领导层竞选:左翼候选人科尔宾支持度上升,背后的原因为何?

2015年8月7日 下午 9:00Views: 785

社会主义党(工人国际委员会英格兰灭尔士支部-前战斗派)修改版本

由于科尔宾可能成为下届工党领袖,主导工党的右派集团正处于恐慌。即使一些保守党人乐意看到工党发生内战,如今也因科尔宾的胜利而感到惊恐。据报道,一名内阁成员担忧科尔宾的领导层会“将整个辩论将向左拉动,而他的胜利也将是英国的一场灾难。”(英国卫报,2015年7月27日)

民意调查显示,多数人持续支持将私人公司重新国有化。You Gov的一个调查中显示,2013有68%,67%以及66%,分别为支持能源企业、英国皇家邮政以及铁路公司重新国有化。然而,工党就像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一样,拒绝答应任何重新国有化。相反,他们一直积极的赞成私有化。

即便是非社会主义者的前世界银行经济学家Joseph Stiglitz也评论道,由于愈来愈多人关注社会不平等,对强大的反紧缩运动有需求,他对于科尔宾的高人气并不感到惊讶。

只有少数工党议员(包括科尔宾)提出这样“危险”的想法:反紧缩政策、要求免除学生学费、要求废除反工会法。

支持声浪

科尔宾得到工党右翼国会议员“借来”的提名后入围竞选,为反紧缩纲领争得一个平台,结果掀起了对他参选的热切浪潮。起初工党右翼议员提名他只是为了拉阔选举的光谱,现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由开始对工党战斗派(即现时的社会主义党/ 工人国际委员会)发动猎巫行动开始,工党右翼几十年来致力将社会主义思想扫出党外。

现在群众的反紧缩声浪令工党的议会泡沫力量有爆破的危险。为了试图阻止此事,工党右翼拼命尝试确保科尔宾的选举遭受挫败。关于这点,他们拥有充分的资产阶级媒体以及背后的资产阶级大力助威。其中一个打击方法是胡说工党遭“战斗派”渗透。根据工党国会党团主席John Cryer在《每日邮报》中声称:“战斗派支持者利用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TUSC)支付3英镑的投票费。”这是完全错误的。遭谴责为“渗透者”的人们绝大多数都刚接触政治的年轻人,以及一些年长的工人,他们之前在工党蜕化为资产阶级政党后幻想破灭。

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TUSC)

社会主义党愿祝科尔宾在工党领导层选举好运。然而,我们与英国铁路海运运输工会(RMT)以及其他社会主义者和工会分子都是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TUSC)的一分子。TUSC在2015年的5月7日的选举中派出超过7百人参选,目标是开始为一个百分之百反紧压缩的工人阶级党创造基础。我们鼓励TUSC的支持者继续建设TUSC,而不是加入工党。

然而,TUSC的存在的确帮助了科尔宾的领导选举。例如,隶属于工党的英国联合工会(UNITE)明确指出,支持科尔宾的原因,是因为若果不支持他的话,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TUSC)支持者建设新政党的运动可能会成功,因为英国联合工会(UNITE)的成员愈来愈不满工党的反工人政策。

工党输掉大选,并不是其他领导层候选人所宣称的因为过于左翼,而是因为不够左翼。现在,与工人阶级面对来自保守党政府进一步的恶毒攻击,科尔宾的参选燃起了希望,希望工党可以成为捍卫受打压者的代表声音。

科尔宾的竞选纲领实际上是相当有局限的,仅仅要求“对银行业进行有意义的管制”,而非国营化银行并置之于民主控制。尽管如此,他提出免除学费、恢复学生补助金、废除反工会法等承诺,激起了广大的热情。

工党右翼为了吓唬科尔宾的支持者,令他们不投票给科尔宾,声称左翼思想在选举中永远不会赢得胜利。工党抽战斗派出来作为妖魔代表,指他们的思想会令工党永不能当选。

战斗派在利物浦的政绩

然而,战斗派的历史证明全然相反。战斗派在1983到1987年间于利物浦市议会反对柴契尔政府的英勇斗中争扮演了核心角色。利物浦这个英格兰第五大城市的市议会拒绝实施削减开支,并要求保守党归还从议会中侵占的款项。当时能够动员利物浦工人阶级支持这个立场,发动大规模示威及全城罢工。

因为敢于对抗保守党,在1984年利物浦市议会从保守党中争回6千万英镑。利物浦市议会的成就亦包括建设5千间市建住宅、6间新体育中心、4间新学校以及6间幼儿园。今天,全国在工党控制的市议会都全力执行保守党的削减开支政党,试想如果有一个市议会走“利物浦道路”,它会如何夺取民心?多年来工党在利物浦的选票一直高于其他城市,这是利物浦斗争的遗产。

当年工党领袖基诺克(Kinnock)发动了恶毒的猎巫行动,对付战斗派及利物浦市议会。现实中,这是驱使工党蜕化为个大企业政党的其中一步,令它与保守党和自由民主党无法区分了。

然后,工党领导以“为了可以当选”为由合理化这做法。然而,在1987年的大选中,工党在全国稍微败选,令工人陷入五年的保守党执政。同一时间,在利物浦工党的选票较1983年提升了9.5%,成为这城市里工党支持度最大幅度的上升。

战斗派的支持者被从工党驱逐出去的时候,我们警告这只是事件的开始,而最终的结果也将是社会主义思想以及有组织工人阶级的声音从党驱逐出去。此后,右翼加强了对党的控制,而让有组织的工人阶级通过工会影响工党的民主架构则被破坏。

领导层竞选

前工党领袖文礼彬(Ed Miliband)对党规实施了不民主的改变,但却出现意料之外的结果,可谓非常讽刺。工党领导层的选票已成为了一张彩券,不论是否工党支持者都有机会可以投票。结果人人都付3英镑投票给科尔宾。我们并不支持这样的选举制度,这更近似于美国式的“初选”,而非一个党领袖的民主选举。这制度通常意味着党员基础被溶解在广泛人口中,后者更易受到主流媒体的亲资舆论影响。

然而在今次情况,尽管资本主义报刊大力宣传,科尔宾支持度还是迅速上升,加上其余候选人极度疲弱,他将很有可能获胜。假如他真的当选,将会是一个真正的进步,同时意味着,实际上形成一个新的政党。科尔宾以及他的支持者将面临主导工党国会派和工党机器的右翼的全面攻击,他们会完全不愿接受他的领导。

工党国会议员已经威胁会立即举行另一场选举,目的是为了“在圣诞前踢走科尔宾”。就如Bertolt Brecht所说的,要瓦解全体选民重新再来!可见贝利亚派根本不遵守党的民主。在如此的情况之下,科尔宾要坚定起来,并尽可能动员工运里最大的支持。

我们将鼓励他组织一个大会,召集那些投过给他的人,再加上许多工会,其中也包括了非工党附属的工会像是英国铁路海运运输工会(RMT)、公共和商业工会(PCS)以及消防队工会(FBU),这些支持反紧缩纲领的组织。

社会主义党将参与这一会议,并鼓励其他TUSC的支持者也做相同的事。而随后的斗争可能将工党的亲资本主义的元素清除,或者离开工党。然而,以工党今天的阶级性质,这样的斗争更有可能令右翼抓紧党机器,并踢走民选领导人以及他的支持者。无论结果如何,都会为一个重要的、明确反紧缩的、很可能非常受欢迎的新政党创造基础。

另一方面,假如这三个贝利亚派其中之一的人赢得了选举,我们将极力主张科尔宾及其支持者去号召他的选民与他一起成立一个新政党,以明确的反削减和社会主义为纲领。

不论选举结果为何,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反紧缩的年轻人以及工人都将开始寻找政治的代表声音。这也将是未来反对保守党政府斗争的重要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