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反对洗脑的民族主义课纲

2015年8月16日 上午 9:00Views: 66

课纲微调激起青年学子愤怒

矛盾 工人国际委员会(台湾)

在教育部指示成立下的所谓「检核小组」大幅度的修改了原有的历史课纲,尤其以台湾史的部分为重,且并未召开正式会议讨论,而是由检核小组内部通过后,付交教育部召开课审大会审查通过才公布。各界人士和民间团体针对资讯不透明、黑箱程序与内容争议提出强烈质疑和抗议。

七月三十日,北区反课纲高校联盟发言人林冠华自杀身亡。他在自杀前一星期冲入教育局抗议而遭受政治检控,饱受精神困扰,另一自杀原因是他想「以死相谏」引起公众关注。事件引起广泛的同情和义愤,不少公民组织在当晚再次冲入教育局抗议。八月二日下午,教育部周围被上千名公民团体成员包围,民众高声呼喊口号:「挺学生、护民主、撤回黑箱课纲、吴思华下台!」八月五日,台北市教育局宣布採用旧课纲,并开放台北市内所有高中重新选书,若有採购上的损失教育局将负担必要费用。学生撤离教育部解散抗议。

在新课纲之中,大量的灌输以中华民族主义为中心的历史观点,试图将此国族认同强加在高中生之中。有教科书更夸赞「中国国民党是健全、民主、清廉的政党」,令人想起2012年香港政府在国民教育的教材中提到中共是「团结、无私、的执政集团」,台湾学生可说是受到2012年香港反国教运动的启蒙,发起课纲运动。现今的马英九政府想利用教育来抑制台湾年轻人追求独立的情绪,合理化与中国的商贸来往和新自由主义政策。由于愈来愈多年轻人抗拒中华民国的爱国主义,新课纲反过来激起年轻人对台湾独立的渴求。

这个新课纲的制定,从未有过广泛的民意基础,也违反了今天台湾青年及多数群众的意识。教育部长吴思华坚持不退回课纲的立场上,马政府强硬执行,姑且不论未来事态如何发展。可窥见的是,今日的马政府仍试图透过各种方式来推行与中国更加紧密的自由贸易政策,教育便作为今日的工具之一。

tw national edu

蓝绿也不是反课纲的政党

马英九政府及国民党藉此批评民进党利用学生搞斗争,企图指控民进党在背后操弄这场运动,从而令群众误以为这只是蓝绿两党的权斗。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则利用事件引发的同情获取政治资本。从过往太阳花运动及其他社会抗争都知道民进党不会真正支持运动抗争到底,今次蔡英文与学生会面期间也只是劝学生尽快平息事件。在民进党执政期间,课纲的历史观也会美化民进党的角色,掩盖其新自由主义的反工人政策,反无视美帝国主义对台湾的经济操控。

两大资产阶级政党都想在此争议中,攻击对手而为明年的选举铺路。但从民进党今日的态度上我们可以看见,在台湾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独立意识愈发高涨之时,蔡英文作为民进党总统参选人在未来两岸关係表示仍会「维持现状」,与她想争取的年轻支持者的想法完全背离。

民进党的阶级基础是台湾资产阶级,这些人都想加强与中国的商贸来往,令民进党在压力下淡化台独诉求,不敢得罪中共政府。那试问我们怎能期待民进党能在反对这中华民族主义的课纲上斗争到底呢?怎能期待民进党可以实现台湾民族自决的愿景呢?在这个新自由主义的路线下,台湾的资产阶级高度依赖中国市场,民进党作为其政治代表之一,又怎麽能在民族问题/统独议题上得罪中国呢?一旦得罪了中国民进党就同时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利益。

民主制订教育课纲

以台湾资产阶级历史举例,忘却了二十世纪中资本主义的发展进程对台湾群众沦为廉价劳动力所承受的压迫,跨国资本/重工业逐利式的发展所带来的环境危害,也将过往台湾左翼的历史轻轻的ㄧ笔带过,在社会类的教科书中也将许多右派论述正当化于其中,企图将每个受教育的学生培养成资本主义市场的拥护者。这些都是资产阶级在意识型态上奴化受压迫群众,对其作出柔性压迫。那试问我们如何翻转这样的关系?

在资本主义统治下,统治阶级往往把教育作为政治工具,灌注为资产阶级利益服务的意识形态。不论是今次课纲的中华民族主义历史观,还是拥护资本主义市场制度的经济学,还是保守忌讳的性教育都是如此。工人国际委员会(台湾)要求全面取消新课纲。教育课纲应由学生及教育人员成立民主的委员会,由下而上民主制订。第一步是需要由下而上组织战斗性的学生会,学生组织起来加强对校政的影响力,在必要时发起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