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危机引起全球市场镇痛

2015年8月26日 上午 12:40Views: 437

人民币贬值后,全球股市蒸发超过5万亿美元

Vincent Kolo 中国劳工论坛

8月24日中国股市大泻8.5%,连官媒《新华社》也感叹当日是“黑色星期一”。由于全球恐慌中国经济引致全球衰退,全球股市来了一次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急速的下滑。

从前美国银行在2008年崩溃时,华尔街是全球金融危机的中心点,但今次中国经济出现危机,加上国家领导人明显失去控制能力,轮到中国成为全球危机的促发点。全球资本主义社会过去一直都居危思安,盲目相信北京“会有办法”去应对经济放缓的问题,但8月11日人民币“轻微贬值”令他们如梦初醒。人民币贬值后,超过5万亿美元从全球股市蒸发。在短短数天内财富被大量销毁,这足以证明资本主义是一个疯狂垂死的经济制度。金融危机蔓延到欧洲,《路透社》于黑色星期一报道:“今天欧洲三百间最大企业的市值减低了4,000亿欧罗。”

前美国财政部长萨默斯(Larry Summer)在Twitter发言:“就像1997年、1998年、2007年及2008年的八月那般,我们现在可能处于严重危机的初阶段。”即使是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Donald Trump)也警告,全球可能正迈向萧条。白高敦时期的前英国经济顾问麦克布莱德(Damian McBride)也警告,现在的危机可以“比2008年的严重20倍”。

香港恒生指数经历了1987年以来最大的跌幅,港股自四月的高峰以来大泻超过20%,正式进入熊市。印尼及台湾的股市也处于熊市区。同样,已发展经济体的股市经过了过去两周的镇痛后,于星期一再度急挫。英国富时100指数的市值自四月以来下跌了18%,德国Dax指数也自4月以来损失了20%。在星期一,澳洲股市下滑了8%,是历来最大跌幅之一,反映了澳洲经济与中国经济的紧密相连。

全球经济崩溃蔓延至石油、铜矿、铝矿及镍矿,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跌至2008年全球危机以来最低的水平。在全球经济扮演重要角色的油价,自2014年夏季的每桶115美元一度下跌,最近更进一步下跌至低于每桶43美元,为由俄罗斯到委内瑞拉等燃油生产国造成压力,这些国家本已处于衰退状态。彭博大宗商品指数是22种原材料的价格指标,这指数跌至本世纪以来最低水平,今年下跌了17%,过去三年下跌了40%。

过去几年中国曾经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驱动器,带动了全球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一,而美国也只带动了17%。中国消耗全球一半的金属,也主导了其他大宗商品市场(包括农业产品)。这类大宗商品的价格大幅下跌,阻碍了大宗商品出口国的经济增长,也令全球经济陷入通货紧缩。虽然价格下跌可以短暂刺激各国经济去输入大宗商品,但如果这演变成长期的通缩,将会严重压垮经济增长,也会恶化债务问题。这些问题在中国以至全球都愈来愈严重。1990年进入通缩危机的日本就是如此,经济停滞不前而且债台高筑,到现在日本也未能走出困局。中国以至全球经济今天都表现了很多与1990年代日本类似的特质。

CNJNXGAU8AAY9xj

人民币贬值的震动

过去中国一直都不想将人民币贬值,并视之为“秘密武器”,但两星期前政府突然作出这决定, 震惊了全球资本主义制度。一方面这证实了外间一直的揣测:中国经济问题的实情比北京所承认的更为严重,而官方数据往往是被做过手脚、误导公众的。人民币贬值至今已促发各国货币相继贬值(所谓“货币战争”),这倒过来会引起全球经济的“通缩浪潮”,正如法国兴业银行的Albert Edwards所指。

中国政府实行人民币贬值的方式相当混乱,令资产阶级评论员摸不着头脑。正如克鲁曼于《纽约时报》(8月14日)写道:“他们(北京)对于市场可预期的反应似乎十分惊讶…投资者开始逃离中国,决策者突然由推动人民币贬值变成全力推高人民币。”

人民币对美元至今只贬值了3%,这么小的幅度对刺激中国出口根本没有任何真正的影响。此外,中共政权与央行已经加强介入以支持人民币,否则会出现更大的资本外逃危机。过去五季中国已经有8,000亿美元外逃,规模之大前所未有,不论中国还是外国的公司及投机者都将人民币转变为美元或其他“安全天堂”的货币。

人民币贬值似乎一度受到央行抗拒,直到在最后一刻才被接受,但贬值后却得到预想中最坏的后果。贬值的决定引起了全球市场的慌乱,引发各国货币贬值的连锁效应,但对中国刺激出口并无真正帮助。事实上,过去两星期亚洲及其他新兴市场的货币大幅贬值,完全消除了、甚至逆转了人民币贬值刺激出口的效果。亚洲货币整体都向下滑(除了日元被视为“安全天堂”的货币),马来西亚的令吉和印尼货币都跌至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来最低的水平。俄罗斯的卢布、南非兰特币和土耳其里拉都跌至历来最低的水平。货币贬值带来另一个主要的影响,是令本来打算九月加息的美国联储局很可能将计划延迟。这令美国政府的状况更为复杂,也令中美的局势更为紧张。

难以置信的失误

中共政权在处理股灾中作出了难以置信的失误,在过去十个星期里花费了超过一万亿美元来试图救市,但最终却什么都救不到。“黑色星期一”的抛售是八年来最恶劣的状况,导致股价比政府出手干预的7月8日还要低。无疑,今天的损失抵销了这个全球第二大股市在今年以来的升幅。

这些事件成为了政权的转捩点。工国委及其中国支部一直都批判所谓中共独裁政权的“不败”神话,也否认其控制经济的能力。一直到最近,中国的领导人都被全球资本主义的代表们视作“模范技术官僚”。

过去数月的误政──首先是引发了一个不可能维持的股市泡沫,然后在泡沫爆破后试图去继续支撑,最后犹豫不决并含着泪实行货币贬值,将北京的经济权威名誉扫地。政府没有公开宣布最近将货币贬值的背后原因,其实是由于政府未能在黑色星期一的股灾中以新一轮的救市措施来稳定市场。北京显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同时间支撑着股市及货币,于是决定集中处理后者。这些措施代表着世上少有的无能,也反映了北京根本无能力控制经济发展,而全球的资产阶级也高估了他们的能力。

“夏季所发生之事件的真正受挫的是政府的信用。当你看到入市干预、几个星期前拙劣的人民币贬值失误、天津爆炸等,你所看到的根本就是个无能力控制局势的政府。当你看到这一切的时候,所带出的讯息是中国领导层的无能。究竟谁应该为此负责?习近平好像消失了似的。”

以上评论来自《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的作者之一霍伊(Fraser Howie,这是今天典型的资产阶级分析。很多这些评论员此前还是中国领导人的粉丝,现在却像孩童长大时惊觉到耶诞老人原来是不存在的。

中国的股市崩盘是完全意料之内,股票价格早就与实体经济没有任何关联了。最新的经济数据再一次确定中国经济危机的严重。工厂的产出量已经是连续第五个月下滑,并处于六年来的新低。过去一直在增长的行业,例如手机和汽车──中国是两者的最大市场──也都在萎缩。虽然近期楼价“稳定”下来,但是新的建筑项目的数量在今年头七个月下跌了16.8%。在过去数年,中国就占了全球建筑项目的一半,因此这样的年度跌幅就等于全球的建筑项目就减少了8%。这解释了为什么商品市场──从石油到黄豆──都在过去几个礼拜受到打击。同时,一些最大型的美国公司也因为他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而导致他们的股份市值蒸发了数以十亿计美元。这些公司包括苹果、通用汽车等,他们在中国所卖的东西比在美国还要多。

资本主义的全球危机

今天的金融动荡突显了资本主义的盲目,只会从一个危机跌进另一个危机。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及其中国支部过去一直警告,下一波的全球资本主义危机将会是“中国制造”──这展望似乎愈来愈会成真。但今天中国经济的问题,以及其严重的债务负担(这是政府过去数月实施政策时左摇右摆的根源)都是来自全球资本主义历史性的僵局。

在2008年当全球危机险些陷入1930年代式的大萧条时,中共政府通过前所未有的信贷推出超巨型的刺激方案。起初这带来了令人震惊的效果,中国GDP增长加速,似乎抵挡了全球萧条的地心吸力。上海汇丰银行的首席经济师Stephen King当时指中国是“全球经济的避震器”,但是今天中国反而变成全球资本主义的震央。这是因为2008年后由刺激方案带来的增长是建基于不可持续的债务累积,令全国债务由2007年的7万亿美元上升至今天的28万亿美元。如我们今天所见,这令中共政权更难进一步刺激经济以走出危机。在2008年以前,每一元人民币的信贷可以带来0.8元人民币的GDP增长,但今天只有0.2元人民币。

中国的问题是全球债台高筑的一面境子。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指出,全球债务自2007年底以来增加了57万亿美元,达到199万亿美元的水平。全球经济会进入另一次衰退,而其结构会比上次危机更坏。在过去几年整个资本主义经济经历了不稳定的“复苏”,但都是依赖政府和央行在财政上的赎命汤──尤其是通过量化宽松政策,至今整个经济体都未能摆脱这一政策。如果利率继续维持今天这个历史性的低水平(接近零,有些国家甚至是负利率),这意味着资本家会有更少武器去应对新一轮的衰退。同时,工人阶级自2008年的危机以来面对不断的紧缩政策,在多个国家的生活水准都大幅下降,意味着新一轮的衰退会引爆前所未有的政治运动,并挑战资本菁英。正是这种恐慌驱使了全球市场的动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