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四十週年:战争机器是如何停下来的

2015年8月27日 上午 9:00Views: 107

社会主义替代

40年前的4月30日早上7时53分,海军直升机Swift 2-2从越南共和国首都西贡的美国领事馆离开。直升机上载着最后一批海军陆战队队员,他们曾向“胡志明越共游击队”的革命农民起义发动长时间及凶残的战争。在Swift 2-2 离开两个半小时后,美国的傀儡南越政权正式向胡志同明投降。同日下午,越共宣布南越政府已经 “在各级都完全溃散”。越战正式结束。

越战是美国历史上首次败战。这个国家拥有最现代化的武器,在两次世界大战都胜利,但最后却被一个为自由而斗争的、贫穷的、殖民农村国家所击败。当时美军面对着不同种类的敌人:越南工农群众的抵抗、本国的社会斗争浪潮,而美军也对国家愈来愈不满。社会主义历史学家 Howard Zinn 明言:“越战就是组织化的现代科技与组织化的人类之间的决战,而结果是人类获胜。”

这个人类战胜的故事与今天的抗争息息相关,因为我们面对这样的统治精英,他们持续发动了14年的战争,同时又攻击本国的民主权利,并将超乎想像的财富集于其手中。既然40年前的平民也可以勇敢站起来挑战这台战争机器,我们现在当然也能够建设群众运动,终结亿万富豪的统治。

抵抗的历史

超过一世纪以来,越南就是充满着殖民的入侵和反殖民抵抗的历史。从1859至1885年,法国政府向东南亚发动一连串军事入侵,最后成立了法属的中印半岛,就是现时的越南、老挝和柬埔寨。法国残酷地通过压迫的植林系统剥削着殖民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崛起的日本帝国力量短暂地将法国驱赶出去,然后实行更残酷的殖民统治。就是那个时候,胡志明(中印半岛共产党的创立人)成立“越南独立同盟会”(越盟)这个反日的民族主义联盟。

胡志明在1921年居住于法国时成为了一名社会主义者,他被俄国革命所启蒙,决心参与共产主义运动。但当胡志明在越南反殖运动上冒起来之时,俄国革命已经蜕化,苏联变成由官僚独裁者史大林所控制。虽然资本主义被废除,并取得一些真正的社会改革,但工人阶级的政治权力却被褫夺,集中在一小撮寄生在社会上层的特权分子手中。

胡志明采用了史大林的官僚、残酷和独裁方法,令他在政治上远离工人阶级和国际主义的方向。他跟随史大林的意见,令工人斗争从属于与“进步”资产阶级组成的民族主义联盟。

不过越南当时也有真正的革命社会主义运动发展起来,它是由谢秋收所领导,支持托洛茨基反史大林的斗争,并呼吁工人阶级应领导反殖斗争。越南的托洛茨基主义者在西贡成立强大的工人基础。在1945年,当日本被驱赶出中印半岛后,西贡发生了总罢工反对法国统治的重临,当中托派分子扮演了重要角色。但胡志明的史大林主义者却视英、法、美国帝国主义为“进步”的反日同盟。当总罢工结束后,“越盟”(在胡志明的领导下争取独立的斗争者)的托洛茨基主义者被屠杀,促进了法国重新执政。

当胡志明视法国帝国主义为促进独立的同盟时,法国帝国主义并无这个意思。法国重新建立起殖民统治时,“越盟”被事态发展推向左翼,并发动游击队反对法国统治。最后这抗争在1954年的奠边府战役上结束,最后令法国被迫撒退,胡志明也掌握了北越的执政权。胡志明的政权成功推倒资本主义和推动土地改革,这很大程度地改善大部分人口的生活质素。不过,政治上北越是运行一个从苏联倒影出来的官僚独裁体制。然而, 对比起资本主义为殖民及新殖民世界所带来的不景气及贫穷,可以理解越南革命能够大大吸引到世上无数人民。

然而,在南越建立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政权。美国在二战后崛起并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而苏联则是其头号竞争对手。尽管史大林主义者愿意与美国及其他帝国主义力量达成交易,但美国的统治精英还是惧怕革命浪潮会扩散。他们更相信越盟的胜利会引致骨牌效应,令其他东南亚国家会相继摆脱资本主义。所以美国支撑着腐败和压迫性的南越傀儡独裁者吴廷炎。这个政权是完全没有民主、独立或自治的。北越为了回应南方局势,越共支持游击运动成立,并于1959年向南越政权发动新一次的游击战争。

Vietnam War3

美国驱使的战争

表面上越战不是一场战争,而是“警察行动”。整件事由艾森豪威尔开始,他秘密派遣军事顾问到南越。其后,甘迺迪政府上台后,秘密顾问人数更上升至1万6千人。而甘迺迪的后继人庄逊更在1964年以“东京湾事件”之名全面介入到整个战争里。

战争规模巨大,总共有270万美军参与,占那一代人的9.7%。美军总共向越南及邻国老挝和柬埔寨发放了700万吨美式炸弹,比在二战时投放在欧洲和亚洲的炸药数量更要超出两倍。在这场“大牧场行动”里,接近2千万加仑的化学除草剂被喷洒,这包括恶名昭彰的“橙剂”,这是那“强迫城巿化”政策的其中一部分,破坏了农作物并饿死郊区内的游击部队。更甚的是,有33.8万吨的汽油胶化剂炸弹被投掷去不同地区,目的就是要保卫一个可恨的独裁政权。

在美国,由于庞大的反越战声音响起而令美军的陷入困境,军事占领行动就愈来愈残酷。在一次恶名昭彰的事件里,美军在1968年3月16日进入美莱村并包围居民和儿童,有500人被勒令走到水沟之中后被井然有序地续一射杀。美莱村大屠杀只是唯一一个最较为人所熟知的事件。就如当时的美军上校David H. Hackworth 写到:“从尸体的数量显示,事实上有过百场美莱村大屠杀。”

1968年1月31日,越共发动“春节攻势”,向南越超过100个城巿发动军事进攻,以求激起全国起义。虽然美军能够在军事上战胜“春节攻势”,但战争越来越像泥浆摔角一样。那年,尼克逊以“荣誉的和平”的口号赢得选举。尽管不断承诺会慢慢停战,但实际上是在不断扩大战争。轰炸行动由越南伸延至中立的邻国老挝和柬埔寨,但这明显更令美国泥足深陷。直至战争结束,有58,220名美军士兵阵亡,超过15万名受伤。

本国的斗争

最终美国战败是因为遇到群众反抗,但反抗的并不只是在越南的农民,而是反战群众运动在美国爆发。在1960年代开始,这场反战的抗争运动慢慢开始。首次认真的反战集会在大学校园里举行,由学生争取民主学会等团体在全国举行座谈会,组织游行示威,不久发展为美国史上最大的反战运动。

当权者试图渲染反越战运动是由生活优越的学生主导的,而作为“沉默的大多数”的工人阶级则支持尼克逊。但其实这是对于群众意识发展的一种拙劣的扭曲。由于美军招募入伍的质性,大部分入伍的军人都是来自工人阶级和受压迫者,而他们最能亲身目击到战争的残酷。虽然在越战立场上保守的工会领袖支持战争,但这立场在工会内部面对异见反对。直至到战争结束,反战声音在工人阶级之中比中产阶级更为大,而最大的声音更是来自贫穷工人和美国黑人。

工人阶级最显著的反抗声音是在军队里。几个激进团体主动进入军队,并在士兵之间宣传反战。其他站在平民一方的左翼份子则在军营外设立咖啡店、小商店、书店等等的网络。这网路最终变成了军队里反战的大本营。反战的绘画如 Fatigue Press、 Harass the Brass和 The Star-Spangled Bummer 在社会里不断流传。

这些组织力量令军队崩散。在1971年,海军上校 Robert D.Heinl Jr. 写到:“ 从所有的可得的指标可见,我们在越南的军队正走向崩溃的。有个别的军队单位避免或者拒绝参与战事,甚至谋杀自己的军官。在军队底层和军队之外都被煽动和充斥不满情绪,而从外部也激起了一种从前难以置信的大胆和强烈的意识,侵扰了整支军队… ”军队的支离破碎成为了棺木的最后一颗钉子,令美国注定战败。

事件余波

从美国到越南的集体斗争的力量最终成功打倒美帝国主义。这更对美国及后的外交政策带来即时影响。例如征兵政策被废除,军队的招募变成志愿方式。普遍对战争的厌恶令人们患上了“越南综合症”,以至令美国政府不愿意直接参与任何战争,恐怕会造成更大反对声音。

但当苏联和东欧的史大林主义政权倒下后,资本主义宣布自己胜利。慢慢地,资本主义又再在越南复僻。在全球工人运动进入倒退。乔治布殊在911袭击后“反恐”为藉口去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这暂时性和局部地舒缓了“越南综合症”,但美国入侵伊拉克对其外交政策带来了全面灾难,现在更衍生了伊斯兰国的新冲突。乔治布殊曾面对相当大的反战运动,而奥巴马利用较少地面部队实现了与布殊同样的目的,但面对较少的反对声音。

但是,现时美国国内的工人和有色人种越来越抗拒战争。这最终会令群众不免加深他们的认识:反对美国干预别国以为企业菁英谋取利益。就如同在1960年代一样,我们需要一个全球劳动者团结一致奋斗,反对资本主义支配全球。越南人民反抗入侵的英勇事迹,以及美国的庞大反战运动,对这个世代仍是一个重要的启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