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令出租车司机受尽削剥

2015年10月8日 下午 6:52Views: 96

支持司机抗争改善待遇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拒绝资本操纵 建立民主公营的出租车机构

据《财新网》9月10日的报道,中国近期将颁布专车管理办法。这意味着经过长期激烈的社会争论(包括近年来多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为抵制专车而进行的罢工),专车最终在中国获得了合法地位。但是由于出租车行业的抗议以及政府管控市场的需要,管理办法对专车运营设置了诸多限制,例如要求从事专车业务的私家车须到有关部门等级,并限制车辆使用年限、专车数量和运输价格。因此,即将出台的管理办法可以看做政府在出租车与专车之间做的一个折中选择,这个选择显然很难让正在大肆抢佔市场的优步以及滴滴快的等中国本土的专车企业感到满意。此前优步在中国设立了唯一的海外独立总部,并融资12亿美元,准备在明年之前将其业务范围扩展至另外50个人口超过500万的大城市。如果该计划顺利实施的话,中国将成为优步的最大市场(目前是最大的海外市场)。面对来自政府和竞争对手的威胁,优步宣称每月为中国创造10万个就业岗位,希望鼓动「民意」帮它扫清扩张之路。但是历史已经一再证明,为了诱骗劳动者自愿成为资本的祭品,资产阶级总是能想出各种各样的花言巧语。

专车司机的反抗

自由主义媒体鼓吹优步的商业模式将实现「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但是他们忘记了——或者说故意忘记了——在这些「自由人」的头上还坐着一个年收入上百亿美元的大公司及其背后庞大的资本集团。随着优步降低车费标准、提高抽成比例、禁止不能满足接单率要求或评级要求的司机继续使用软件,同时将购车、燃料、保险、保养、停车等费用完全交给司机承担,优步司机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尤其是那些专门贷款买车从事优步业务的司机,如果把车退给银行,他们就会被降低信用等级。他们最终选择了反抗。2013年,3名优步司机向旧金山地方法院起诉,要求法院认定他们属于公司僱员,而不是独立承包商。2014年4月13日,西雅图的优步司机举行集会,反对不公平的工作条件。其中一名司机说他们的待遇仅比奴隶好一些。同年9月12日,优步司机在长岛(Long Island)优步办公室外举行罢工抗议,要求优步改善工作条件并提高车费水平。同年10月22日,美国旧金山、西雅图、洛杉矶、华盛顿、圣地亚哥以及英国伦敦的优步司机举行联合示威抗议,反对优步公司在压低车费的同时提高抽成比例,而且禁止司机收取小费。今年6月,中国成都——全球拥有最多优步司机的城市——的部分司机也因对薪资待遇和工作条件的不满而进行罢工,而更多的司机则选择退出优步。要想对抗资本的剥削与压迫,优步司机须要自下而上组织独立的、战斗性的工会,将各项诉求付诸团结一致的斗争行动。

The screen of mobile phone shows the Didi Dache app is pictured with a taxi passes by in Beijing. Didi Dache has become China's most popular mobile app to call for a taxi ride. 19JUN14 Photo by Simon Song

无可选择的「自由」

互联网技术让专车成为可能,但优步的迅速崛起更多得益于新自由主义政策下就业形势的改变。战后繁荣期结束之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施了「去工业化」政策,将相当一部分工业生产转移至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亚和东南亚国家。从1979年到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美国製造业工作岗位减少了809万个,製造业就业人口比例从20%下降到不足10%。失业工人和新一代劳动者开始大量转向以服务业为主的非正规部门。他们往往没有稳定工作、缺少社会保障、工作时间更长但工资更低,而且由于用工零散化,他们更难组织团结斗争。随着斯大林主义国家垮台、国际资本向相对落后国家扩张以及本土资本集团兴起,工人的处境在世界范围内恶化起来。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欧洲非正规就业人口比例平均超过20%、美国30%、非洲40%、亚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50%(印度可能超过70%)。经济危机爆发后,不仅非正规就业人数进一步增加,而且一些全职工作者也不得不寻找兼职工作来补偿下降的收入,这些人共同构成了优步的劳动力来源。据《商业内幕》报道,一名优步司机说:「哪怕我每週工作80~120小时,仍入不敷出。但至少Uber 让我有机会工作这麽久。大多数公司一周只僱佣我 35~40 小时同时发很低的薪水。」由此可见,优步所说的「自由工作」只不过是一种无可选择的「自由」。这也解释了为什麽优步司机中有许多是外来移民(在中国北京同样可以发现类似的情况)——他们的就业状况往往比本地劳动者更加糟糕。

「做自己的僱主」这个口号对于长期处在半失业状态中工人有很大吸引力,但事实上,优步只不过是用「独立承包商」这个名词来掩盖资本与劳动的真实对立。已经有报道指出,优步旗下的兼职司机收入十分不稳定,而那些全职司机的工作也没有任何保障,他们须要自己购买保险,没有最低工资和最高工时的限制,而且随时可能因为违背公司的某项要求而被关闭账号。马克思对19世纪法国小农经济的描述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优步司机的处境:「农民的小块土地现在只是使资本家从土地上搾取利润、利息和地租,而让土地耕作者自己随便怎样去挣自己的工资的一个借口」。当法国农民最初获得土地时,他们摆脱了封建贵族的束缚,而今天继续鼓吹优步式的「自由工作」,只不过是为了把劳动者紧紧地束缚在大资本的掌控之下。「资产阶级制度在本世纪初曾让国家守卫新产生的小块土地,并且尽量加以赞扬,现在却变成了吸血鬼来吸吮它的心血和脑髓并把它投入资本的炼金炉中去。」(《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

全体劳动者联合斗争

优步反映了金融资本主导的新自由主义下的阶级关係的变化,它代表新自由主义向劳动者宣战,因此优步司机不能将斗争局限于本行业的经济诉求。要想获得真正的胜利,他们须要自下而上地组织独立的、战斗性的工会,联合各行业工人——尤其是包括出租车司机在内的服务业工人——青年、城市贫民以及下层中产阶级团结斗争,反抗资产阶级统治,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将优步等专车公司以及出租车公司国有化,建立民主公营的出租车机构。只有这样,才能让科技进步服务于广大劳动群众的需求,而不是资产阶级的利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