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暗角打人案原告变被告

2015年10月24日 下午 3:26Views: 82

警察暴行不是一时冲动,而是制度暴力所致

社会主义行动 报导

去年十月十五日凌晨,正值雨伞运动期间,七名「黑警」将一名示威者曾健超抬到添马公园的一个暗角,拳打脚踢四分钟,过程被无线新闻的记者拍摄。虽然影片拍摄位置与施暴地点有一定距离,但影片也清楚传出「呯呯」的声音。警察动用私刑的画面轰动全城,让广大群众一夜间学习到国家机器的本质。在事件发生一年后香港政府才作出起诉,而令人髮指的是原告曾健超变成被告,被控涉嫌袭警及阻差办工罪!同时,律政司落案起诉七名警员「有意图而导致他人身体受严重伤害」罪,以及其中一名警员「普通袭击」罪。

曾健超指出,警方拘捕他是「向市民宣战」,而选择同一天拘捕两方,是「对冲做法」、「公关手段」。意思是政府在群众压力下不得不检控七警,但为了不失面子,就同一天向曾健超罗织罪名。

「有意图而导致他人身体受严重伤害」罪最高可被判处终身监禁。但是,律政司作为控方,只将案件提堂到东区法院裁决。由于在区域法院裁决的案件,最高判刑只有七年,可见政府用尽阴招令黑警获得轻判。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甄启荣的党友梁美芬为了帮警察护航,指警察只是低学历兼培训不足,遇到示威者挑衅容易失控。但是,黑警的暴行一看就知不是一时冲动。

当晚,殴打过程相当有组织,两名督察级警员(黄祖成及刘卓毅)带领五名初级警员行事,其中几员四周张望负责把风。曾健超被带回警署后,警员的「一时怒火」理应平息,但他再度被其中一名警员掌掴,可见警察是有意识施暴的。

警察恃着有政权的偏袒,在执行「政治任务」时往往被赋予极大的权力,而且司法制度会保障他们滥暴的特权,所以才可以狐假虎威,如斯放肆!即使七警就被停职拘捕,但至今一直获支全额薪水。另一例子,就是前香港警司朱经纬于佔领期间,于旺角区以警棍殴打途人,激怒全港市民。有示威者只是以电话扰骚朱经纬以洩愤,急急被判有罪,但朱经纬却迟迟未被检控,还在今年七月退休领长俸!

去年10月 15日曾健超被殴打的片段在无线新闻播出后,被高层删改旁白 (图片来源:网络)

去年10月 15日曾健超被殴打的片段在无线新闻播出后,被高层删改旁白 (图片来源:网络)

无线新闻 事事旦旦

无线新闻因为政治审查而谑称为「CCTVB」,七警打人的影片于《无线新闻》播出后,他要求旁述及字幕裡删除「拳打脚踢」的字眼,并加上「怀疑」或「涉嫌」词语。无綫新闻部总监袁志伟向来因政治审查而恶名昭彰,日后他报道八九六四时会否写成中共「涉嫌」屠城呢?

这次政治审查激怒了无线的前线员工,新闻部共有近八十名员工发起联署抗议。无线在事后发起秋后算帐,将报道事件的员工调职,令新闻部有五分之一的记者辞去工作。

「慈母」民望一沉不起

去年九月,警察施放87枚催泪弹袭击佔领金钟的示威者,促发了79天的雨伞运动期间。警察在六七暴动以来首次以警棍袭击示威者,向和平示威者、医护人员甚至记者乱喷胡椒喷雾,与袭击佔领区的黑社会勾结,刻意保护并放生反佔领暴徒,对示威者则动辄以「袭警」罪名逮捕。

这些情景,任何一位雨伞运动的支持者都沥沥在目。然而,时任警务署署长曾伟雄还厚颜宣称警察像「慈母」般对待示威者。

在佔领运动后,警察民望跌至主权移交以来新低,比解放军更不受欢迎。即使去到今年六月,港大民调显示警队满意度淨值再创新低,跌至21%。即使雨伞革命消散后,政局继续两极化,因此群众仇警情绪并不会消减,而警队民望只会一沉不起。

社会主义行动反对政府政治干预七警案,反对政治审查干预新闻自由。我们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警察在雨伞革命裡的暴行,并赋予委员会有严惩警察的权力,而不能依靠官官相卫的律政司提出起诉,然后由被特首侵蚀的法院作出裁决。只要警察继续由资本权贵掌控,资本家和独裁者会维护让黑警施暴的特权,类似暗角打人的警察暴行只会重复。因此,我们支持民主控制警队,打破资本家和独裁者的掌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