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PP)!

2015年10月30日 下午 11:55Views: 137

极端的新自由主义-TPP是美日帝国主义对抗中国的地缘政治武器

David Hundorf 中国劳工论坛

10月5日,美国与11个国家在阿特兰大谈判,多个跨国企业为TPP协定拼命游说下,在晚上达成了《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TPP赋予跨国企业重大的权力,而这协定只能形容为「极端形式的新自由主义」。TPP的支持者形容它为「21世纪贸易协定」- 事实上协定的很多内容也不关于贸易,而是保护投资者的权利、金融系统的自由化和限制政府的权力。TPP的反对者,包括《社会主义者》杂誌警告,这将会令食品和药物价格上升,也会造成更多私有化和外判。

TPP的缔造者声称,这协定可以在2025年前为成员国提升2千8百亿美元的生产总值,但我们应对这评估抱着怀疑。资本主义政府长年以来都在「自由贸易」的名义下打击工人权利,让列强支配经济弱国。从过往其他国际及地区的贸易协定可见,往往都是富人(即大企业)从中获利,而穷人沦为输家。

“ABC”

TPP的成员国包括美国、澳洲、新加坡、纽西兰、智利、文莱、加拿大、马来西亚、墨西哥、秘鲁、越南和日本。这些经济体总人口达6亿,佔全球生产总值大约40%。在这成员国清单中,在各小型经济体的身旁,明显存在两隻「巨兽」-美国和日本。从这点可揭示TPP的真正意图-美日合作去抗衡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影响力。

奥巴马总统在签署TPP协定后显露出他真正的目的,「当95%的潜在客户都在境外时,我们不能让中国这样的国家去支配全球经济的规则,规则应由我们去定……」

这令TPP被谑称为「ABC」- 即”Anyone But China”(除了中国外,任何国家也可参与)。TPP里很多的规定,目的是要刺激新一浪的私有化,缩减国有部门,并将排除中国在外。

TPP也是一个建立经济联盟的尝试,用以巩固美帝重返亚洲战略背后的新军事联盟。中国经济、金融和军事力量日益增长,重返亚洲战略是美国对这趋势的回应。美国计划在2020年前将60%的海军驻守亚洲,并将军事基地和防卫协定的网络升级。9月份,日本国会在大规模抗议声之下,强行通过了新的军事法案,容许日军参与海外的军事战略,这也是对美国重返亚洲的另一面。

在民族主义者习近平的领导之下,中国以改组解放军及强化外交政策作为回应。中国为了对抗美国的重返亚洲战略及TPP,提出「一带一路」等浩大的亚洲乃至全球的经济及外交计划,目的是在欧亚大陆、东南亚及印度洋建设一个经济走廊。北京希望通过国家来支持一些运输及能源的基建投资项目,从而创立一个亲中的经济势力。中国也在加紧推动《东南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涉及东盟国、中国、日本、南韩、印度、澳洲及纽西兰,排除美国!同时,北京与华府都冒着灾难性后果的危险,在这地区煽动右翼民族主义以及加强军事竞赛。新一场「冷战」正在扼要形成,但今天没有历史上资本主义美国与斯大林主义苏联两个壁垒分明的阵营,相反各阵营都比较鬆散和不稳定。

日本资本主义过去一直在增加在亚洲区的投资,以减少依赖中国作为生产基地。右翼政府安倍晋三希望TPP能够令日本进一步将生产投资从中国转移至越南和马来西亚等TPP成员国。美国的布鲁金斯学会 预测,如果美国成功将中国排除在TPP之外,将会(对中国)造成「贸易绕道」。布鲁金斯学会 的祖舒亚‧梅哲(Joshua Meltzer)说:「各个国家和企业将重新调整供应链,以利用TPP成员国建立的新市场准入机会。」

这个趋势已经开始:东南亚经济体的工资比中国低得要多。根据广州企业协会的资料,最近两年已经有最少30%的台资企业从「世界工厂」广东省撤出。

stop tpp2

强制经济架构重组

同一时间,TPP正等着一阵逆风迎面吹来,因为协定还未在12个国家的国会通过。当其中4个成员国是变相的一党专制国家──因此美日称TPP是「民主国家的联盟」是无稽的──当公众全面认知到TPP造成的影响时,群众抵抗便会升温。即使日本右翼领导人安倍晋三这个协议「只是开始」。

TPP令大企业的贸易和投资政策进入一个崭新和前所未有的境地。事实上大部分内容仍是机密,可见TPP是多麽的不民主、潜在的毒性多麽剧烈。TPP的目的是强行打开原本受保护规管的巿场,开放予金融投机──儘管不容争辩的是这些政策将会触发金融危机。

TPP 亦会阻止政府资助表现较弱的经济行业,削弱国有企业的角色。这点被安倍晋三和日本资本家拾起作为武器,以加快日本经济推动新自由主义架构重组,是对抗日本群众的武器。

情况就与欧盟下的新自由主义欧盟和欧元(单一货币)被资本家利用来打击欧洲的工人阶级,当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希腊。讽刺的是,中国政府内部也有声音指要逐步加入TPP,声称这可以促进习近平「阵痛」的经济架构重组。

TPP最不诚实的地方是投资者与地主国之间争端解决机制(ISDS),当中若果政府立法导致企业任何财政损失,企业有权控告政府。TPP的条约为教育界、运输业和医疗业打开彻底私有化的大门。TPP达成协定前遇到一个主要阻碍,是奥巴马政府企图将严厉的专利法案加插在协定裡。这后来以溷乱的妥协中解决,但结果是令TPP较穷的成员国的群众付出更多,这些国家很多都有很强的製葯工业。

抵抗正在升温

吊诡的是,TPP可以面对美国国内最大的反对声音。「社会主义」候选人Bernie Sanders在总统选举中冒起,他称TPP为「灾难性」的,可见现在TPP已面对一定的群众反对声音。这种压力迫使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表态反对TPP,这是 180 度的改变!当希拉里就任国务卿时,她曾经是 TPP 的热烈追随者。

劳动人民和穷人不能依赖资本建制的某一派来进行反TPP的斗争。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工人组织、学生组织、生态学家组织和小农组织,在国家及国际层面上组织抗议。取代企业主导的新自由主义贸易协定和经济联盟的替代方案,是由公共民主拥有 经济资源,从而促成由下而上的真正国际合作关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