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群体──与视障人士对话

2015年10月31日 下午 10:17Views: 39

需要立即增设残疾人士部门,创造就业职位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大家可知道,原来视障人士在数十年前是被禁止乘搭地铁的!现在听来很荒谬,但这种不平等确实存在过。

「地铁过去拒绝任何残疾人士使用,原因是认为我们是『造成阻碍』,现在当然改例了。约三十年前,我们曾透过发起社会行动,来争取权利,例如提出道路安全等问题,所以现在的设施才比较完善了,增设了有声交通灯、引路径等无障碍设施。」失明人协进会的一位退休人士李先生表示。

香港有17万已登记的视障人士,但受访者都表示实际上有更多,因为不少后天失明的人士并没有正式登记。在深水埗白田邨和石硖尾邨,都住了不少视障人士。笔者走访数个盲人中心,与不同的视障人士对话。他们都有一个共同要求,就是认为政府需要提供就业机会给所有残疾人士,包括视障人士。

冯宝华(左)表示,视障人士就业困难,兼职工作并不能做到自给自足。

冯宝华(左)表示,视障人士就业困难,兼职工作并不能做到自给自足。

就业困难 政府不聘请残疾人士

不时在街上或地铁站,都会遇到用手仗拍打地砖找路的视障人士,但社会对视障人士的认知不多,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个群体。直至一天,笔者在白田邨做街站时,数名视障人士前来表示支持,其中一位是林小姐Maxine。

「政府也不带头聘请视障人士,何况是私人企业,雇主一听到是视障人士就不想请我们。」Maxine表示,很多视障人士都希望可以透过工作自力更生,但认为就业困难,而且特区政府没有提供新的职位聘请残疾人士(包括视障、听障、长期病患等)。

已退休的林先生忆述,过往英殖政府会雇用伤残人士,为他们编配特定的工作。「过往你只负责一种特定项目,但现在一个岗位,需要兼顾几种工作,视障人士过往普遍当电话接线生,但现在除了接听电话外,还需要做文书工作,如填写表格、计算机数据输入等,这是我们不能兼顾的。」可见,政府部门为了削减开支,将部门外判出去,令一名职员要兼任多项工作,连视障人士的工作机会也被打击。

「政府声称有聘用残疾人士,但其实他们是原来的公务员,遇到一些突发事故后变成残疾人士而调职至其他部门,政府就说这是雇用残疾人士。但当这批员工退休后,政府并不会创造新的职位。」另一位受访者冯宝华不满表示。

冯宝华于一间聘请视障人士的社会企业兼职工作。她认为工作只能帮补一部份的开支,并不够应付生活,而且大部份视障人士有领取综援。可是综援人士有收入上限,若果工资超过限额,需要在综援金扣除,实际上变相不鼓励综援人士工作。

另外,政府需要视障人士证明自己是没人照顾才会给你申请补助,所以不少视障人士为了得到补助,要被迫独居,与家人分开,更难自理生活。但若果没有补助金的话,就要完全依赖家人的经济支持,对他们来说是种两难。

现时政府没有一个统一部门为视障人士服务。虽然社会上有不少盲人中心,但若果没有医生或朋友介绍,视障人士是不会知道有这些机构的存在。尤其是因意外而突然失明的人士,往往不知道有甚么途径或部门可寻求协助而变得抑郁。

经济转向新自由主义,企业为了赚取最大利润,压低成本工资、裁减员工,导致一个人需要承担数个人的工作量,雇主只想员工在最少时间完成最多工作,所以不雇用残疾人士。

政府应立即增设残疾人士的部门,为所有视障、听障、弱智、长期病患人士提供免费而优质的服务,大幅增加残疾人士的生活津贴、服务设施、交通津贴、医疗服务,并提供适合的工作职位,让他们能自力更生。

政府一方面将数千亿倒进基建面子工程的大海,像机场第三跑道以及无限延期的高铁,由视障人士、残疾人士到护老院,公共服务都资源匮乏。因此,视障人士的斗争是争取扩建公共服务的斗争的一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