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斯旺特(Kshama Sawant)竞逐连任市议员

2015年11月2日 上午 12:03Views: 34

一位改变西雅图的社会主义者民选代表

美国社会主义替代 报导

两年前,卡萨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以接近十万得票成为了西雅图一百年来第一位当选的社会主义者。自此之后,她的足迹遍布全市,与劳动者组织了重要的斗争,并赢得了一些重要胜利。斯旺特是美国社会主义替代(工人国际委员会)的成员,亦是社会主义行动在美国的姊妹组织。

有斯旺特站在斗争的一方,西雅图成功赢得了每小时15美元(约港币116元)的最低工资,并将数以百万美元的资金投入到重要的社会服务,现在更有可能赢得租务管制以及增加可负担房屋的资源。

斯旺特在任期间的辉煌政绩,充分反映了工人阶级独立政治代表所能带来的潜在力量。这也是为甚么全国许多第三党支持者、工会份子、左翼人士都在密切留着西雅图的选举运动。

15美元最低工资的斗争首次在一个大城市中成功。她利用议席位置的优势,在工会支持下建立「15 Now」(立即15)的草根运动,此后该运动亦扩散到全国的其他城市。

现在,斯旺特正领导另一场斗争,争取租务管制以及增建高质而廉价的公共房屋。最近,一千人聚集到市议会堂中,观看斯旺特与亲发展商政客的辩论。这场辩论的出现反映了斯旺特作为工人斗争的议会代表所引发的政治改变。

斯旺特同时只领取其议员薪水的40%,与一般西雅图技术工人工资水平看齐。其余的薪金则全数捐出作劳动者和被压迫者的斗争运动之用。习近平九月到访西雅图与当地资本家会面,斯旺特发起了一个示威行动,抗议中国的民主状况,并声援中国工人的工会权利。同时,斯旺特亦在习总访美期间宣布向中国劳工论坛(工国委的中国支持者)捐款500美元。

Kshama Sawant2

劳动者体验不到的经济复苏

美国宣称正步向经济复苏,但实际上复苏的只是富豪们的经济,广大的劳动阶级完全感受不到。官方数字显示,2014年住户入息中位数比2007还要低6.5%。新创造的职位都是一面倒廉价的工作,而一般工作条件也在恶化。

2011年威斯康星州的工人和青年抗争,反对州长斯考特‧沃克(Scott Walker),自此之后,近年来美国出现新一股斗争的浪潮。此后数个月就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社会不平等的问题成为了焦点。去年,费格森警察枪杀黑人青年米高.布朗(Michael Brown),令数以千计的黑人与青年人走上抗争的道路。快餐店员在四月发动全国罢工,争取「15美元与工会」。他们的运动亦指向重建战斗工人运动的潜在性。同时,成千上万的普通群众上街要求阻止气候灾难。

美国正在激进化。一方面,总统参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进行「政治革命」挑战亿万富豪,并获得了民主党初选投票者35%的支持。桑德斯亦效法西雅图,支持全国性地推动15美元的最低工资。希拉莉则是民主党内右翼属意的候选人,原本应该可以轻松获胜,但如今其选情亦因此出现变量。共和党内领先的两名候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和本.卡森(Ben Carson)皆为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右翼民粹派,从这点也可见到普通民众深深痛恨惯于枱底交易的政圈中人。

民调亦显示群众支持一些左翼政策,包括向富人增加税项(在2013年有52%的人支持《向富人征重税 财富再分配》声明),而今年不少于63%的人支持15美元的最低工资。2014年9月的一项调查显示,58%的人支持第三政党的概念。

商界财团倾巢而出企图阻止斯旺特当选

大财团不断向斯旺特的对手捐献,尤其是民主党政客帕米拉.百根斯(Pamela Banks)。社会主义替代于斯旺特在任期间所赢得的政策会削减大财团的丰厚利润。但斯旺特利用议席挑战资本家的政治制度,开创了「坏先例」,才是她资本权贵眼中钉的原因。

亲商媒体尝试将斯旺特抹黑为「撕裂社会」。事实上她打开大门,欢迎工运、性小众、贫穷租客以及反警察暴力的抗争等。斯旺特争取连任的斗争是创立群众性新政党斗争的一部分,该党是为工人阶级和穷人战斗,而非服务社会0.01%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