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极受压迫的中国同志

2015年11月8日 下午 12:00Views: 113

底层性小众群众将为平权运动注入巨大的力量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10月31日,将近两千名中国「同志」参加了台湾同志大游行——在中国,类似的活动会被政府冠以非法集会或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1997年《刑法》修订之前,官方通常用「流氓罪」的罪名来迫害同性恋人士。在2001年之前,同性恋一直视为一种精神疾病。儘管近年来社会态度趋向缓和,但是众多性小众人士的生存状况仍不容乐观。据估计,中国的同性恋人口在1300万至6500万之间,其中仅有30%选择「出柜」,而大部分同性恋会和异性结婚从而隐藏真实的性取向,因为同性恋的身份会让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中受到歧视和不公正的待遇(例如被僱主辞退),但是这种「形式婚姻」会给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伴侣带来巨大伤害。2013年,四川大学的一名女教师因为知道了自己的丈夫是同性恋而跳楼自杀。许多同性恋人士迫于社会和家庭的压力,寻求所谓的「矫正治疗」,但是这些治疗不仅无法改变性取向,而且会给他们的心理和身体带来严重伤害。

今年年初,社会学家李银河第四次试图向人大递交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但仍未获得足够的联名人数。几乎在同一时间,官方媒体发表文章,将「家庭建设」称为「社会和谐发展的稳定器」。包括中共在内的各国资产阶级政府将「家庭」视为重要的统治工具。男权资本主义利用家庭中的等级和威权来压迫女性、规训下一代,同时借此在社会中树立资产阶级对于劳动者——当然也包括男性劳动者——的权威,而对脱离传统家庭的性小众无疑是一种威胁。李麦子是今年妇女节前被捕的五名女权主义者中的一员,同时她也是一个公开的「同志」。在被捕期间,李麦子的性取向受到警察的攻击,儘管这与她的被捕毫无关係。

China LGBT 2

性小众与女性以及整个无产阶级所受的压迫有着相同的根源,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将性小众平权运动联繫至反抗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斗争。同时性小众运动所体现的群众力量也让专制政府感到恐惧——特别是在当下经济低迷的时期。一名性小众平权运动者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採访时说:「当局的目标不只是同性恋团体。他们越来越担心各种人权团体的组织能力,特别是当我们联合起来的时候,因为这会挑战他们的政治权力。」

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支持同性婚姻权,支持性小众获得与异性恋平权。但是局限在单一议题上的社会运动是不足以动摇庞大的资本主义体系。只有和同样受到资本主义制度压迫的妇女以及整个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性小众才能取得真正的解放。因此,同志运动需要有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纲领,让底层性小众群众将为平权运动注入巨大的力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