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总统大选-国民党面临崩盘分裂,民进党是出路?

2015年11月9日 下午 12:00Views: 106

矛盾及左仁 工人国际委员会

国民党罄竹难书

台湾总统选举将于明年一月举行,三大亲商政党都派出候选人参选。在去年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输了近120万票后,几乎肯定来年总统选举将是蓝营的另一次低潮。回顾过往七年,国民党政府尽心尽力的为企业财团服务,竭尽所能的剥削劳动群众。马英九带来了低薪化22K、贫富差距创新高达99倍、青年陷于「穷忙」、强迫徵收土地,变卖国土图利财团,可谓数之不尽。根据台​​湾三所主要机构所做的民调显示,在总统马英九执政将满七週年时,民众对于政府七年满意度都是低于16%。马英九2008年竞选总统提出「六三三」的承诺(平均每年经济成长率6%、失业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国民所得达3万美元)全部落空。相反,带来的是亲商政策及对劳工的压迫,实质薪资倒退十五年,加上油电双双涨价,生活压力日增。

国民党为民进党铺下了未来执政的红地毯,在现今普遍群众都已认知道「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如果说民进党未来胜选,最大的助选员是谁呢?非国民党莫属了!

Taiwan election 2

国民党分裂 临阵「换柱」

在去年九合一选举惨败后,国民党领导层知道总统选举胜出机会微乎其微,因此没有一线领导人愿意参与,只有洪秀柱这种二线政客愿意上阵,她在竞选过程中抱怨党中央没有给予足够的资源助选,其原因是国民党的内斗。她在民调的支持度从初选时的40%不断下滑,然后远远落后蔡英文,到换柱风波发生前,只剩17%,甚至落后另一资本家政党亲民党的宋楚瑜,屈居第三。但上届总统选举裡,国民党的票数是亲民党的19倍!
国民党领导层知道如果选举大败,甚至得票数屈居第三,将陷入「灭党」的危机。 10月16日,国民党领导层通过废止总统参选人洪秀柱提名资格,三天后国民党的新北市市长朱立伦宣布带职参选。由于朱立伦一直强调自己不会参选总统,在去年年底又当选新北市市长,因此被勐烈抨击。在「换柱」的过程中促发了一系列的权力斗争,国民党陷入严重分裂,国民党内的一级主管甚至威胁,一旦无法撤换洪秀柱,将集体请辞,令中央党部没有人协助洪秀柱竞选。

在国民党陷入分裂危机的背后,不单是纯粹政客之间的权术斗争。虽然国民党的不同派系没有明确政纲上的分野(某程度上像中共党内的权斗),但也反映出台湾统治阶级面临深远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台湾国内、两岸之间乃至亚太区的局势日趋不稳定,不同派别的统治阶级为了在危机中维护自己的利益和权力。这种分裂不会在选举后自然平息,而是会随着台湾统治阶级的危机发展下去。

民进党现有的支持基础

由于群众恨不得拉倒国民党,但在欠缺工人阶级政党的选择下,即使对民进党的执政存有幻想,也只能抱着「两害取其轻」的心态投票投给蔡英文。在今日,民进党自诩为改革大联盟,想塑造自己为改革进步的动力,企图吸纳所有反对国民党的势力。

过去七年,国民党为民进党铺下了未来执政的红地毯,现今「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已成为群众普遍的共识。如果说民进党未来胜选,最大的助选员是谁呢?非国民党莫属了!但我们要问:民进党真能带来一个崭新的出路吗?

近来蔡英文积极访问各产业的企业家,资产阶级的联谊会以寻求支持,让我们来好好探究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的政策谈话,就可见其亲资态度一览无遗。九月份,蔡英文在一个台商经济论坛向资本家承诺,民进党执政会实现「台商在海外尽力拼,政府在背后相挺,绝对不会让台商们孤单」。民进党尤其依赖东南亚台商的支持基础,因而在竞选中提出「新南向政策」,促进台湾与东南亚国家及印度建立更紧密的投资和贸易伙伴关係。但海外台商严重压迫各地工人,例如前阵子赴台抗争反对恶性关厂解僱的韩国Hydis工人,其最大母公司就是在台的永丰馀集团。此外,越南一间台资鞋厂宏福,因为一名中国的干部虐待厂内劳工,在十月中激起了上千名越南劳工不满而罢工。这一切难道蔡英文不知道吗?

民进党与国民党在本质上没有两样,党的财力和统治基础都是依靠剥削阶级,却装扮着「台湾本土政党」的外表。但台商和台湾劳工的利益是对立的,那些同样受台湾以至全球资本压迫的劳动阶级才是台湾劳工的兄弟姐妹,而民进党则是台湾劳工的敌人。

Taiwan election 3

民进党的「英派革新」?

此外,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更表态支持台湾加入TPP这个帝国主义的新自由主义经济联盟。 TPP是美国与十一个国家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协定》,近日的签订加快了成立这帝国主义联盟的步伐。除了巩固以美国为首的跨国资本利益,令跨国企业可凌驾于国家之上,更是加强对各签约国工人阶级的压迫,TPP也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经济骨干。马英九政府也急急与美方就此会谈,表达加入的高度意愿。 TPP将会令劳动去管制化以加强对工人阶级的剥削、恶化食品安全问题(美猪、美牛问题)、通过专利权抬高药物价格、令农业走上自由化而加强对贫农的剥削等。

民进党也支持削减年金,包括延后年金请领年龄、减低退休时所得的回报。工人国际委员会(CWI)认为国家提供给全民基本的退休保障,通过增加富人的税赋来负担。现行製度下综合所得税高达七成由受薪阶层负担,远高于美国的55%及OECD国家的49%。以2013年资料来看,台湾前5%最富有家庭所得佔全国所得25%,而且这5%的人,缴的税率也只在5-8%之间,还未计算绝大多数的富人们并没有诚实报税。

在住宅政策上,蔡英文仅提出八年内兴建二十万间社会住宅,但却指出「不会破坏现有市场」。先不论这只是个浮夸的数字,即使真的能实现,也不过将台湾社会住宅的比例提升至2.5%罢了。而且蔡英文强调不会用区段好、高价公有土地上,令不少声音质疑这些住宅的居住环境是否可接受,地点是否交通便利。如果不是,这堆社会住宅恐怕是大而无当,沦为蔡英文的政绩工程罢了。更不堪的是,蔡英文为了照顾建商的利益,这些社会住宅的建筑项目都会由私营建商承包办理,利益输送和官商勾结势必发生。工人国际委员会支持兴建大量社会住宅,让人人可以有免费住房。在台湾空屋率高达10%​​,足足有86万间,3%人口拥有25%的房屋,一个工人政府只要将空置​​的单位收归公有,就可以立即提供大量住宅。

民进党的「维持现况说」

蔡英文在两岸统独问题上提出「维持现况说」,与其说争取所谓「中间选民」的支持,不如说是不敢得罪在中国投资设厂的台商的利益。如果民进党在台独问题上太过于激进,会令在中国的台商害怕民进党上台后两岸局势不稳。因此,中国台商愈对国民党心灰意冷,民进党就进一步淡化台独诉求来争取他们,沦为实际上的「华独派」(意指:认同台湾已经独立,名字就叫中华民国) 。例如在9月30日赖清德于议会备询时表示主张台湾独立,但又在10月10日再度重申:「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他的名字叫中华民国。」

在太阳花运动后,愈来愈多激进青年和部分工人不满中国加强控制台湾的政治和经济,因此寻求台独运动为反抗道路。民进党反其道而行淡化台独纲领,与激进化的新一代完全脱节。当然,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亲台独的青年和群众对民进党抱有一定幻想,蔡英文上台后可能会受到他们的压力,不排除绿营会支持台独的民粹言论。但要说民进党可以带领群众走向实质的民族自决,那就不切实际了。

美国在过往几届选举都支持国民党,但今次国民党处于劣势,宁愿靠拢民进党令其听之任之。此外,在美国重返亚洲、围堵中国的战略下,民进党上台的话,美帝国主义可以更有效利用台湾向中国施压,抗衡中国在亚洲区的经济和军事力量。 「维持现况说」一方面可以摆出较强硬的姿态,煽动台独国族主义,却不至于与中国引发过火的冲突,以免伤害两岸经贸关係的稳定。为了胜选取得政权,这可以说是一个三方讨好的说法。今天中美在亚太区的冲突愈来愈激烈,在美国的推波助澜下,加上民进党希望表现强硬以得到一些民粹支持,所以蔡英文在上台后可能会发表一些较强硬的反中言论,挑起一些两岸之间的交锋,有机会为亚太区的帝国主义​​冲突增添另一个争端点。但当然,无论是绿营还是美国,都不会愿意支持真正的台独,以免中美在亚太区的冲突过火,造成经济封锁甚至是军事冲突,令经济衰退的美国进一步陷入危机。

因为台湾资产阶级仰赖着中国市场,及全球资本主义的鼻息,任何对于现况的改变如果会危及其对利润的需求,减少了他们的营收,他们都将彻底反对,台湾的资产阶级不能带领群众走向民族自决,资产阶级政党当然更不可能!台湾民族自决的任务,只能由受压迫群众来完成,也只有受压迫群众才能完成。工人国际委员会认为,台独运动必须由工人阶级来领导,并连结至中国劳动群众的斗争。只有打倒中共独裁政权以及资本主义,才能摆脱台湾受到中国及国际资本的控制,确保真正的民主权利。

后太阳花的新势力参选

在太阳花运动后组成的时代力量,由于有一些学运领袖及知名人士参选,获得了一定的知名度,成为唯一一个有机会进入立法院的势力。可是,时代力量的政纲与民进党并没有太大差异,其台独纲领只是纯粹的台湾国族主义,仅在台湾宪法和国号的问题上徘徊,没有以阶级斗争为台独运动的路线,仅是民进党的侧翼一块新鲜面孔。至于社会民主党和绿党的选举联盟虽然打着左倾的经济政策,但没有一个鲜明的抗争路线,也难以成为新一代激进青年的聚焦点。

太阳花运动是台湾多年来最大规模的群众斗争,见识了群众变革的意愿和斗争的意志。然而,虽然反服贸本身就有着反私有化和反垄断等反资本主义的情绪,但运动的学生领袖没有将这股能量发挥出来,反而将运动局限于「监督法案」和「国家主权」等次要的问题上,没有根本性提出反对任何国家的(包括中国和美国)自由贸易方案以及反资本主义的斗争。主导运动的纲领没有超出民进党的范围,令民进党在运动后收割了部分运动的政治资本。

民进党即使今次当选,也不是那麽受到青年和工人信任。从所谓「第三势力」政党的纷纷窜起中看见,台湾政局存在巨大的政治真空。但可惜的是,太阳花运动未有出现独立于绿营的新势力,甚至有学运领袖加入民进党的「侧翼」,甚至加入民进党企图将之改良。只有一个独立于蓝绿两党的工人阶级群众力量,大胆将台独诉求连繫至反资本主义纲领,才能填补这个政治真空。

打倒国民党 亲商政党不是出路 建​​​​立工人群众政党

打倒国民党固然是值得欢迎的,但投票给民进党也不是出路。蔡英文上台后很快会出动打击工人和青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即使是那些投票给蔡英文的工人阶级和青年也很快会幻想破灭,认知到两大党并无根本分别。尤其在资本主义危机将会降临,民进党不会有空间进行有意义的改良政策,相反的推动撙节政策和私有化会是他们的选择,令工人阶级为经济危机付上代价。最近,中国经济严重衰退造成需求下降,中国作为台湾最大的贸易国,九月分的出口比去年同期下降19.2%。中华经济研究院也预料今年台湾经济成长率难以保一。资产阶级正在烦恼下一步如何打压工人以维持自己的利润,除非面对工人阶级的勐烈斗争,否则哪会主动向工人作出退让?

工人国际委员会认为:当今台湾工人阶级及至左翼的历史性任务就是去建立一个工人阶级的群众政党,在一个社会主义的纲领下组织起来,才能为台湾的受压迫群众带来一个真正的出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