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区议会的恶行

2015年11月20日 下午 2:23Views: 47

社会主义行动如何在区选运动斗争?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十八区区议会每区浪费一亿公帑兴建面子工程,与地产商私相授受,无视穷人与长者的生活需要!

.急须增加託儿服务、福利及公屋的开支──区议会选举是我们反击的机会!

深水埗区议会有24名区议员,其中有17个议席由建制派(民建联、经民联、西九新动力)把持,另外7个议席则由右翼泛民民协则佔7席。

梁振英全港每区拨款1亿兴建地区工程,但在建制派操控底下,这些项目沦为面子工程。在深水埗区议会,建制派区议员沉少雄提出建设所谓「深水埗文化艺术中心」,完全脱离当区居民的生活需要。深水埗基层居民欠缺的是基本生活保障,一亿本应用于增加託儿服务、老人院等公共服务,而不是用在这些无用的工程。

文艺中心计划的一亿当中就有七千万用于建造费用和装修费,将整整5千多呎变成商舖收租。即使遇到居民强烈抗议,区议会还是强行通过。此外,观塘区议会通过了造价5千万的音乐喷泉、大埔区议会通过了造价5千万的许愿树广场(设计极似北京天安门!),花费大笔公帑却不能改善民生。

SSP district council crime 2

赶尽露宿者 打压小贩

根据官员的数字,深水埗区内有334名露宿者,实际上很可能更多。现时的露宿者以往大多在深水埗附近居住,在无法负担劏房及板间房的租金下,变得无家可归。在2012年只有35人获批综援租金津贴及5人获上楼。此外,建制派议员向来在地区与政府联手赶走路宿者。前年经民联的深水埗区议员李祺逢提出,所有天桥底要加设铁丝网及警告牌,阻止露宿者在天桥留宿,又要求政府尽快赶走他们。

官方数字往往都低估社区问题的严重程度,但连官方数字也指出,自2010年以来香港露宿者的人数上升了两倍。最近,一名「麦难民」(在24小时麦当劳过夜的无家者)妇女在九龙湾坪石邨的麦当劳过夜时,怀疑心脏病发死去,伏死在餐厅桌上。很多无家者在麦当劳过夜,因而出了「麦难民」这名字。

漠视白田居民诉求

另一重要的议题是白田邨重建计划。房屋署一次性将白田邨第1至3及12座拆除,无视居民逐步拆除及重建的要求,也将租户要求换舖的诉求置之不理,造成社区的真空。现任区议员、经民联的甄启荣也支持这项重建计划!

区议会制度的不民主

区议会委任制仍然存在,全港541个议席中,23%为非民选议员。建制派用小恩小惠拢络选民,令意识落后的群众在选举中发挥了较大影响力。中共在近两届选举大力强化投票机器,利用种票手段操控选举,扼杀了竞选过程的政治辩论空间。虽然立法会选举中泛民主派通常都拿到约60%选票,但十八区区议会却全部被建制派控制。

保皇党在区议会选举提倡「不谈政治、只讲民生」,但在政治议题上一定大力支持政府。去年建制派区议员在地区就大力组织反佔中大联盟,而十八区区议会都通过支持政府的假普选方案。可见,建制派不是不谈政治而是想避免在选举中有真正的政治辩论,以免揭破他们亲财团、亲政府的真面目。

另一事件也揭露了区议会的不民主。屯门居民已饱受堆填区污染之苦,极力反对「三堆一炉」政策,因此今年年初屯门区议会的建制党派在压力下全体反对。但是,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却在立法会急急投票通过,完全违背自己党裡区议员的立场!区议会的投票没有任何实质权力,只是一个伪谘询架构,扼杀了居民在地区政策的发声机会。

社会主义行动最重视的是通过选举运动接触基层群众和青年,切身了解工人阶级面对的困境。我们希望藉以选举作为平台,更响亮的提出社会主义的纲领,提高群众的意识,有机会的话 可以组织群众斗争,向政府施压以争取穷人的权利。如果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当选,她作为议员的行事作风会与现任议员截然不同。她会成为代表人民的间谍,将议会内建制派的权力关係和私相授受曝露于阳光之下,并号召居民抵抗这些政策。票投社会主义的基层斗士,送邓美晶入议会,将会是为真正变革而斗争的第一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