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权镇压工运分子

2015年12月17日 下午 1:54Views: 774

工人斗争加剧,广东省政府有部署地拘捕工运份子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最近广东省多名劳工及非政府组织者被逮捕。事件是一个不祥的警号。面对着显着上升的罢工和关厂数字,中共政权为了令工人噤若寒蝉而作出今次行动。事件该会引发起响亮的抗议声音和联署行动,在中国驻各国的办事处外展示国际工人运动的团结声援。

最近的事件代表习近平对异见的镇压进入了新阶段。这是最近超过二十年来最严重的镇压,被打压人士包括维权律师丶女权人士和反贪腐的告密者,以至正在萌芽的独立工运。

警察突击搜查

12月3日及4日,最少21名工运份子在家中或办公室被逮捕,4个非政府组织似乎都被锁定为搜查目标。警方的做法与以往近似,搜查办公室和住宅丶取走文件和电子器材以进行拘查。广东省当局显然有部署进行搜查,针对非政府劳工组织人士。由於中共禁制独立工会,这些组织在工人斗争中提供意见和参照,扮演着愈来愈重要的角色。

虽然很多被捕者已被释放,但仍有五名维权人士被关押,另外有两名下落不明。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负责人曾飞洋与劳工维权人士朱小梅仍被拘留。朱小梅在多场成功的劳工斗争中表现突出,曾活跃於广州大学环卫工人反外判的斗争,最近又参与了台资立德鞋厂的罢工斗争,成功迫使该公司缴纳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并缴付被克扣的加班费及其他款项。她的一岁幼儿有健康问题,但现时仍被拒绝保释。

被关押的还有佛山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的负责人何晓波丶番禺劳动者互助小组的彭家勇,以及社会活跃分子邓小明。

FreeGZ5

「扰乱社会秩序」

何晓波被指控「挪用公款」,而曾丶朱和邓则被指控触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在内地这些都是针对工运分子和工人代表时极为常见的指控。律师在12月7日至9日期间试图与被拘留者会面,但当局以相当官僚的理由拒绝。

「扰乱社会秩序」的指控常被政权滥用,以对付工运人士及其他镇压对象。2014年4月,4万名裕元鞋厂工人发起了中国过去几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罢工,事後林东和深圳的非政府组织活跃分子也被指控同一罪项。林东最後获释,并在30天後撤诉。另一个着名的例子是家俱厂职工代表吴贵军,同样被指控「扰乱社会秩序」而被拘留了九个月,最後在2014年6月於庭审期间撤诉。

时代变化

从这些案例可见,新生的工人运动信心不断增强,特别在罢工人数最多的广东。这些工运突显了当局对於罢工的态度反覆不一,在采取怀柔还是强硬态度之间摇摆不定。而最近的镇压事件有安排有部署,似乎预示着当局将采取更强硬的手段。这也符合习近平加强镇压的整体格局。维权律师声援被捕工运分子的公开信中指,「这次如此规模的来自政府的重拳打击,在广东省乃至全国尚属第一次。」

朱小梅在参与广州环卫工人罢工

朱小梅在参与广州环卫工人罢工

「经济寒冬」

由於工人急於进入备战状态,当局今次的逮捕行动明显是为了阻吓工人。今年首十一个月已经发生超过2,350宗罢工,几乎是2014年全年的两倍。经济急遽放缓的情况预计将持续到明年,在这情况下各地已出现了一波工厂倒闭以及资本家欠薪潜逃潮。即使是跨国公司搬厂到中国落後地区或周边国家时,试图以开出低於法定水平的赔偿来欺骗工人。

去年广东GDP官方数据增长了7.8%,高於全国水平,但这些数字被大多数人认为是夸大的。但无可置疑的是,广东正经历快速的去工业化,各种制造业正经历「经济寒冬」。据广州台资企业协会会长吴振昌指,过去几年有至少30%台资企业离开广东,当中不少转移至越南或其他低工资的经济体。大品牌如微软丶诺基亚和星辰手表已关闭了工厂,并在过去几个月解雇了数千人。

《华尔街日报》12月14日报导:「在中国经济放缓早期,经济体能吸纳大量劳动力。但是随着经济徘徊於低迷,裁员也变得越来越普遍,绝望的工人正在寻找爆发的机会──官方与劳工专家都指这趋势正在凝聚动力。」该报导引述自一名曾在东莞任公司董事的人士,「假如经济持续低迷,我们在未来一两年将要面对严重的社会动荡。」

当前工人斗争升温的背後是日趋艰难的环境。中国在11月爆发了301宗罢工,属今年以来的最高峰,其中广东所占的宗数最多。香港《中国劳工通讯》指,全省在11月爆发了56宗罢工和抗议活动,相当於7月期间的两倍。大多数工人罢工的原因是工厂倒闭拖欠工资和补偿。

当局最近镇压劳工组织,明显是为了尝试将新兴的工运扼杀於萌芽之中。从当局的观点来看,他们合埋地担心经济低迷和残酷的所谓「结构调整」会令新兴的工运取得强劲的势头。这会使罢工和抗议可以跨越个别工厂,连系全区甚至全城发起运动。

P1-BV749_CSTRIF_9U_20151214173009

习近平的镇压

考虑到中国一般的非政府组织活动者过去都非常谨慎,力图避免公开批评政权,并将工人的斗争限制在经济主张上,当下事态的发展可谓相当讽刺。但广东的大规模搜捕与习近平近来的做法是如出一辙的。习近平更大范围地镇压温和的异见者以及体制内的批评声音。过去这些对异见都可以有局限地发声,作为对独裁政权不满的一个渲泄出口和安全阀,但现在习近平似乎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出口堵死。

广东劳工活动者被镇压之後,随之而来的是更严格控制非政府组织,而更严厉的法规已在草拟之中。这很可能也会伴随着政权的「外国势力的颜色革命」等国族主义宣传浪潮,渲染劳工组织受外国影响。

这就是为什麽世界各地的工人和社会主义者应该站出来声援,并团结一致支持广东的被拘留者。各位可以通过签署网上请愿书,并发出抗议信(见chinaworker.info),以及到你所在的国家中的中国驻外使馆组织抗议行动。

  • 立即释放曾飞阳丶朱小梅丶何晓波丶彭家勇和邓小明!
  • 停止迫害中国劳动维权人士!停止镇压罢工工人!
  • 支持组织独立民主工会的权利,以争取就业丶工资丶社保和改善工作条件!
  • 国际工人阶级团结反对紧缩与镇压!

加入签署香港职工盟和其他团体的抗议联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