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兵」区选制胜之後

2015年12月21日 下午 3:00Views: 67

青年新政等伞後势力究竟代表甚麽?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去年为争取民主丶反对假普选的「雨伞革命」,无疑在香港社会刻下了深深的烙印。雨伞效应在今届区议会选举中发挥出来,令更多选民用选民表态,投票率被推至47%的历史新高,甚至比2003年反二十三条运动後的投票率44%还要高。

过去,建制派之所以可以操控选举,主要依赖选民的被动和低参与度,但今次全港投票率都创了新高,显然是雨伞运动将选举政治化,并削弱了建制派的操控能力。选举结果,而多个建制派政党的议席数目亦都减少。民建联的议席由上届的136席减少到119席,而自由党由10席跌到9席,新民党则由31席到25席,同样遭受挫折。甚至出现如民建联的大人物锺树根丶葛佩帆等下马,经民联梁美芬也差点丢掉议席。

但今届区选的重点彷佛不在这些传统政治势力,而是一众在雨伞运动後首次参选,并被主流媒体冠以「伞兵」之名的年青新人(他们皆非以传统泛民政党名义参选)。

大约60名「伞兵」共夺得超过8万票,并一举拿下8席。在资源优厚的建制派垄断下,「伞兵」的区选结果可谓出乎意料,这似乎令许多自雨伞运动以来被政治化及激进化的年青一代亢奋一会。尤其是温和泛民一直以来在民主运动中毫无建树,甚至充当煞车掣,这也反映了年青人希望在这些老旧泛民以外寻求一个新的替代丶选择。

从这方面来看,这是一个新希望,承载了许多民众的求变期望。但兴奋过後,这些新兴「伞後势力」实际上又是代表了甚麽改变呢?

在芸芸众多伞後团体中,最受触目的就是「青年新政」。这个团体在区选一共派出9人参选,并最终赢得1席,由出选黄埔西区的邝葆贤赢得2114票险胜,以39票之差险胜建制假独立的原任区议员刘伟荣。另外,参选黄浦东区的游蕙祯对垒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仅以300票之差高票落败。青年新政的成员在雨伞运动中并不显眼,其组织在运动结束後才正式成立,但其「年青丶专业丶本土」的形象迅速获得舆论的追捧,一度成为城中热话。

没有举伞的「伞兵」

可是,虽然如青年新政的一众「伞兵」和「伞後团体」源自雨伞运动,但在本次区议会选举中却纷纷收起雨伞丶避谈民主政治,彷佛要与去年的抗争割席。观乎青年新政得票率最高的两位游蕙祯和邝葆贤的共同政纲,所提及的只有「增加小巴座位」丶「解决红墈海旁臭味问题」丶「争取渡海小轮服务」等地区议题。「民主」丶「雨伞」二词竟然没有一次出现!不是说地区议题并不重要,而是他们根本没有将选举议题连结至政治制度的变革。谁说区议会与政治无关?十八区区议会去年就曾通过支持人大「八三一方案」,为政府制造虚假民意。

至於其他「伞兵」同样如是,譬如当选大坑区的「湾仔好日志」成员杨雪盈,当选後甚至否认「伞兵」标签,更表示考虑加入政府的地区管理委员会。另一「伞兵」,最年轻当选区议员「沙田社区网络」的黄学礼,本身在学时期为「中大本土学社」成员,但在区选中大搞派粽丶量血压丶旅行团等「蛇斋饼粽」等建制派式的活动吸票!

虽然无论建制或泛民的传统政党皆表示,今届区议会被政治化。但吊诡的是,各个当选「伞兵」不约而同地表示选举中并无将重点放在占领运动,原因是害怕市民会抗拒。淡化政治立场,不提政治纲领,没有远景,这些「伞兵」在政治实际上只是立场模糊的泛民翻版。在香港民众求变心切的时代中,或许单靠年青新颖的形象就能暂时内充填这个政治真空。但是,没有清晰的纲领和抗争路线,挑战现时的专制制度和资本建制,长远而言他们并不会带来实质改变。

区议会选举一落幕,各路人马经已对来年立法会选举虎视眈眈,包括年初因汤家骅辞职而出现空缺的新界东立会补选。当中最备受争议的是青年新政有意角逐立会补选。由於传统泛民早以「内定」由公民党派员参选,青年新政要求泛民举行初选,决定由谁参加补选,以免分薄民主派的选票。泛民势力因为感到受到威胁,因此动员《苹果日报》等媒体对其口诛笔伐,特别指该组织召集人梁颂恒过往与中联办有密切关系。社会主义者当然认为任何党派都有权参选,并不认同所谓以道德原因「让贤」某党参选。由於青政立场模糊,也不曾提过雨伞运动期间作出怎样的贡献(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因此惹来群众的不信任。

Umbrella soldiers 2

青年新政纲领与自由党无异

青年新政在选举期间淡化自己的本土政治立场,但从其官网上的政纲却可以对此组织的取向略窥一二。

在移民政策方面,该组织要求新移民考核「粤语及正体字」或英语,以及通过有关香港历史和文化的考试,才予公民权及香港藉。这些政策与欧洲极右排外政党如同一辙,难怪他们早前积极参与反肖友怀的排外游行。

至於经济政策方面,青年新政支持「政府不干预市场操作」的自由市场,甚至在福利政策上主张要「收紧福利门槛」丶认为公屋轮候时间过长是因为「部分无迫切需要人士霸占资源,令最有需要的人士被迫租住劏房」。至於长者贫穷问题,青年新政有文章认为「强积金计划对社会有意义」,认为只需要改革而非废除,退休保障只是充当辅助角色,甚至指全民退休保障会造成青年及劳动者沉重的经济负担,又说全民退休金会不分贫富派钱导致资源错配。若非看到党组织名称,大家甚至会认为这是民建联和自由党的党纲呢!

在危机日益严重的香港,民众求变心只会越来越强。但要带来真正的改变,需要的不是立场模糊而飘忽的新鲜面孔,而是组织起基层劳动者的政治力量,并建立反对当今资本主义的替代政治才是出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