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政府及保皇党妖魔化难民

2015年12月25日 下午 3:00Views: 69

揭穿甚嚣尘上的「假难民」的抹黑宣传

丽芬 社会主义行动

最近,不时在报章丶互联网上听见 「假难民」一词,他们都声称来港的难民越来越多丶指责难民是滥用免遣返保护声请机制(下称免遣声请)来港抢占资源丶加重纳税人负担,并且造成罪案率上升等等的社会不安因素,但这一切都是谎言和抹黑。

极少数成功寻求庇护

根据入境处数字,香港现时平均每月28.5宗难民进入香港并提出免遣声请,累积数字已经突破一万宗。《东方日报》等无耻的建制报章天天渲染「假难民」数字上升,指有集团协助印度藉人士非法闯关。其实这些被拒入境者根本没有申请寻求庇护,只是无耻的传媒将其混为一谈。

事实上,多年来政府处理免遣返声请的进度缓慢,难民平均等候审批时间动辄十馀年。保安局指一般难民平均留港只有二点七年,明显与事实不符。缓慢的审核机制害苦了不少难民,他们在港多年已经落地生根丶组织家庭後,一旦政府审核後否定其难民权利,他们就会妻离子散。

过去二十年通过入境处申请并确立为难民身分的只有两宗,成功率为0.016%。其馀的只能持行街纸「苟且偷生」多年,还要每周至每月到入境处报道,人身自由惨被剥夺。

在港难民是没有工作权利的,打黑工要坐牢十五个月。他们被迫依赖每月微薄的现金食物券去领取食物,住房津贴更只有每月的$1,500,香港高昂的房租下令难民只可选择由猪场改建而成的寮屋和贫民窟。今年一月更有难民因铁皮屋发生火警而丧生。难民没有居留权,连基本教育丶医疗等福利也没有。可见,今天在港难民并不是本港福利的受惠者而是受害者。

FAKE REFUGEES 2

保皇党煽动反难民舆论

在港难民面对生活处境艰难, 同时他们又被右翼和建制政党不断政击。民建联葛佩帆最近向保安局施压,将公帑负担加大丶社会治安等问题归疚於难民身上,而自由党更向当局提出取消「行街纸」丶削减难民津贴丶建设「禁闭营」等措施。保安局在双重夹击下,已表示积极考虑堵截非法入境丶加快审核程序以驱逐难民丶设立津贴上限等措施。这些虚伪的政党一方面指控抢港人福利,却又永远反对有利民生的政策通过,支持将公帑赠予大财团兴建大白象工程牟利。兴建高铁的844亿足以援助难民300年!保皇党只是利用种族歧视来转移视线,无论是本地人还是难民,基层人民不要被分化,将矛头对准与民为敌的政府和保皇党。

保皇党及建制报章大肆标签难民皆为罪犯。要知道,难民没有工作权利,又经常受到业主和警察欺压,他们生活没有希望,极少数为寻求保护以及打黑工的途径,走上冒险之路加入黑帮。保皇党就将其无限放大,就如他们抹黑新移民骗综援和公屋一样。如果可以过正常生活,有谁愿意活在暗无天日底下?

社会主义者反对设立难民禁闭营,这种囚禁难民的方式是彻底反民主丶反人权的,只能令难民更隔绝与社会,造成更多治安问题。各国的难民营往往环境丶衞生及医疗设施恶劣丶内里并没有人权可言,而且会成为种族主义者(例如自由党的外围组织甚至是极右本土派)针对攻击的目标。两个月前,瑞典难民营就发生了三宗纵火案。不要以为联合国的人权公约可以阻止港府设立禁闭营,专制者为了打压穷人往往不惜践踏法律!难民必须组织抵抗政府的暴行。

去年,难民联会因抵受不住援助资源被外判公司「国际社会服务社」(ISS)克扣,发起200日占领行动,最後成功迫使政府退让,改善了食物援助的机制,因此难民的斗争自信和经验大大提升。政府及建制派现在感受到威胁,开始加强攻势抹黑难民,以免他们获得更多本地人的支持。未来一段时期,难民要有更强的组织力和政治意识,准备迎战统治阶级的进攻。

全球难民危机 剑指资本主义崩溃

「假难民」一词是以堆砌抹黑的手段去合理化政府歧视和打压难民的政策。香港今天贫穷人口超越130万丶租金房价高企令年青人苦无出路时,我们应该认知到政府和财团的剥削才是我们生活困苦的根源。团结本地人与难民要打破种族的围墙,共同斗争,彻底地将制造贫穷丶压迫的制度向公众进行展示和宣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