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叙利亚的轰炸阻止不了伊斯兰国

2015年12月26日 下午 3:00Views: 90

只有工人团结起来,才能克服战争、恐怖主义和种族主义

本文是首次(2015年11月25日)发布于socialistworld.net(工人国际委员会网站)的编辑版本

在巴黎发生骇人听闻的恐怖袭击后,欧洲各国政府都加强国家镇压力量,收紧对公民自由的限制,并不断将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升级。英国卡梅伦政府想与其他国家发动对伊斯兰国的空袭,而伊斯兰国早前声称对巴黎袭击负责。但工国委(CWI)的英国支持者随即指出:“来自美国、法国和俄罗斯的空军早已向伊斯兰国撒下如雨般的导弹,因此英国的加入不会决定性地扩大空袭规模。”(刊登于11月25日社会主义报)

英国热切加入轰炸行动的真正原因,是为了维持英国统治阶级的国际威望。政府还利用恐惧,并想表现出保卫人民的反恐姿态。巴黎暴行发生后,政府故作有决心的姿态,但对于如何避免英国再受恐袭没有任何真正的答案。为了维护大企业的利益,提高“信心”,政府希望通过宣布一个新的攻势来制造安全的错觉。

Turkey Syria

空袭的无用

社会主义者反对帝国主义的军事干预,这种干预只会大大地恶化了中东局势。虽然轰炸伊斯兰国可以削弱它,但不能将其根除。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对伊斯兰国进行了八千次空袭,但还未能驱逐大多数的伊斯兰国势力。

即使是地面进攻也不能把它连根拔起,正如在阿富汗也未能消灭塔利班一样。假如实施地面作战,伊斯兰国与其他类似的组织一样,可能会变成另一个圣战组织。而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可见,地面作战旷日持久而且根没得不到最终胜利--这就是为什么帝国主义列强目前都没有对叙利亚提出这个方案。

空袭不免会误伤平民。平民的悲惨处境将导致整个中东地区更多逊尼派穆斯林仇恨参与轰炸的国家,从而令圣战组织得到更多新血。叙利亚城市拉卡(Raqqa)被重点轰炸,而伊斯兰国则阻止市内35万人逃离城市。

军事袭击只会在政治上助长伊斯兰国:全世界的部分穆斯林年轻人会产生一种印象,感到伊斯兰国站在反帝国列强的前线。很多年轻人远道走去加入伊斯兰国,动力主要不是来自意识形态,而是因为伊斯兰国被视为最成功的圣战组织,以反对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集体恐怖和破坏。

无论是对伊斯兰国的轰炸还是对欧洲公民权利的打压--特别是对穆斯林群体的打压──都将加剧穆斯林青年的愤怒和异化。

伪善

西方国家的虚伪永无止境。在占领伊拉克期间,美军向从前占支配地位的逊尼派阿拉伯人施加军事暴行,而伊斯兰国就是暴行下的产物。

西方帝国主义在中东的盟友包括海湾国的专制菁英和土耳其专制政权──所有这些政权都曾经支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逊尼派武装组织,对抗伊朗的什叶派轴心。后者是美国2003年发动战争所造成的意外结果。

在中东地区的许多逊尼派民兵和什叶派的教派势力经常犯下暴行,西方列强给予相对较少注意。但当圣战者在西方领土行动,或者发动针对西方人的恐怖行为时,却得到全球头条报道。

同时,在种族主义的媒体报道推波助澜下,欧洲针对穆斯林和难民的攻击越来越多。

公民权利

在法国,总统奥朗德再次延长紧急状态令三个月,借机压制公民权利。紧急状态令包括扩大军队在民用领域的权力,允许警察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入屋搜查,并有权关闭互联网及社交媒体。

同样令人不安的是,法国政府禁制公众集会,包括两个计划在气候峰会期间进行的游行示威,以及为十二月地方选举而举行的集会。

欧盟内增加了边境护照检查。这些措施阻挡不了恐怖份子,只会延误个人行程,特别令穆斯林备受针对,对逃避战争的难民而言更是灾难性的局面。

可以理解的是,真正阻止恐怖主义的措施将是非常受欢迎的。然而,上述的措施不会带来任何改变,只会用来削减公民自由,未来甚至用于打压工人斗争和政治运动。

科尔宾与工党

英国的左翼工党领袖科尔宾已经表示反对轰炸叙利亚。准确地讲,他批评在没有联合国的支持下进行军事干预。

此前,在关于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的反阿萨德战争问题上,反战的政客们知道战争议案会被俄罗斯和中国否决,因此刻意提出需要联合国支持。(译者注:这些政客不敢直接提出反战,只想通过“没有联合国支持”委宛地提出这诉求)

然而,伊斯兰国最近炸毁了俄罗斯客机,杀害一名中国人质,因而改变了两国政府的态度。因此,联合国安理会一致支持法国的议案,要求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打击恐怖主义。

联合国并不是一个各国纠纷之间的独立仲裁机构。它一直备受大国的权力所左右,并作出符合大国利益的决定。

此外,面对工党内的主战政客企图造反,科尔宾不幸地采取了软弱的姿态。这是科尔宾“党的团结”政策所造成的另一个后果──意味让右翼有最终决定权──而非采取大胆果断的措施将工党拉向左。

右翼伊斯兰思想只有在今天资本主义危机深重的情况下才获得一些受众,因为现时缺乏一个建基于工人阶级团结和利益,并以民主方式运作的群众政党。要消除恐怖主义和战争的土壤,唯一途径就是要建立这个的政党,明确提出社会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的替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