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改革的背后代表什麽?

2016年1月24日 下午 7:56Views: 571

宫城 社会主义行动

自习近平上任以来,中共内部改革解放军的呼声不绝。经过了反腐运动作为权斗手段以巩固权力后,习近平开始大张旗鼓推动解放军改革及现代化。去年十一月底,习近平在中共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下达了要在2020年前「取得突破性进展」的军令状。自1985年解放军裁军100万、将十一大军区改编为七大军区以来,这次是最大规模的变革。习近平上任以来一直高调倡议军事改革,但改革受到军队内巨大的阻力,拖延至最近才开始有行动。经过一轮打老虎的反腐运动后,习近平在巩固权力的斗争中暂时得以佔上风,反腐运动似乎暂时偃旗息鼓,因此开始将焦点投放于军队之中。

中国挤身为世界列强之一,随着资本扩张全球而来的自然是军备扩充,以保护在海外的利益。中共倡议的「一带一路」概念,需要发展远洋海军保护在海上航线及扩充海外利益,尤其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亚等政局不稳及出现战乱的各国,更要保护其交通、军事及能源设备。正如在香港军情观察员梁国樑说:「目前解放军以大陆军为主的指挥系统,绝对达不到这个要求。」

习近平在军改过程中动用大量毛泽东时代的演说措辞,又强调解放军的「革命传统」,而他利用宣传民族主义的工程之一,以强化统治意识形态,向国内人民展示强人作风以巩固权威。

PLA reform 2

解散总部 党指挥枪

解放军改革的主要目标,是将以大陆军为中心的解放军改为西方联合指挥模式,让海陆空三军平起平坐。

过往解放军体制主要以陆军为主,应对别国侵略边境,保护领土、领空和领海,在1980年代之前主要针对目标是苏联。 到了今天,中美在亚太区的冲突日趋激烈,中共要增强在南海的海军实力,因此近年中国在这地区加强军事、交通和能源设施,大规模填人工岛等。现时解放军拥有众多新型武器,例如正在开始建设第二首航空母舰,但却因为过时的指令和控制系统,而无法有效运用这些设备。此外,中共还计划在非洲吉布地建立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这些都须有新的管理和指挥系统匹配。

从中国国防部发佈的国防白皮书中的资料中,在230万的军队总人数中,海军23.5万人、空军39.8万,但陆军仅是机动作战部队就有85万人。可见中国陆军与海军空军人数相差悬殊,而且地位一直无法对等,七大军区司令员至今仍是清一色的陆军将领。这应付不了现代化军事任务的需要。因此,习近平在去年九月三日抗战七十週年阅兵大典上,宣佈裁军三十万人,陆军自然首当其冲。改革方案还规定了三军的兵员人数,其中陆军缩减,空军和海军将会扩编。

军委机关由原来的总部制改为多部门制。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等四个总部,改为7个部(厅)、3个委员会、5个直属机构共15个职能部门。多部门制是为了在中央军委之下分散军权,突显各部门与中央军委的从属地位,避免任何一方势力割剧而挑战中央。更重要的是,四大战区在平时无权管理部队,所有军队平时都由海、陆、空三个总部指挥。这才确保党指挥枪,将军权集于习近平一手之中,更直接高效指挥军队。中共军改方案中提及「更好地使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

PLA reform 3

军改遇到的阻力

单从习近平宣佈的计划来看,军改的确是大刀阔斧,几乎是将现有军队体制推倒重建。但他有没有能力做到,且可完成多少程度的改革,则是另外一回事。首先,在中国今天政局纷乱和《汉和防务评论》的主编平可夫表示:「中国要在五年内达到改革的突破性进展,实在太急速了,因为俄罗斯和美国要用上三十年来执行相应的军事改革,而且至今还未完成。」

更重要的是,军改首先引起党内军内的巨大阻力。机关改组必然带来人事调动和部门人落马,牵涉众多将领的实际利益,他们除了害怕饭碗被打破,更害怕落马后自己在位时的贪腐会被追究。习近平上任三年多以来,他为了铺平军改的道路,以反腐作为武器打「军老虎」,清除阻碍军事改革的「既得利益者」,把两位军中最具实权的人物──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掀下马;截至去年年底,副军级以上军官也有48人落马。此举也要清洗江派和胡温在军中的亲信。这反映军改的残酷激烈的权斗,会为中共党本身带来不稳。

《南华早报》引述消息指,三十万被裁人员中高达一七万人是军官,部分更在政委中身居要职。在会议之前,《解放军报》发表了一篇由两名国防大学军官撰写的评论文章。文章指,如果军方不解决好薪酬和养老金的问题,改革可能会引发军队乃至社会的不稳定。许多官媒都转载了这篇文章,但之后又撤稿了。

习近平及整个党一直以苏共改革历史引以为鑑,上任时就公开表示要避免步其后尘路。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领导的军改,最重大的措施是撤销陆军司令部,结果成为他失去苏军支持的重要原因。而1985年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推动的军队国家化,却加速了苏共倒台的进程。因此,习近平汲取这些教训,不能让军改过程出现任何不稳定局面而危及政权,故此改革是极为困难而缓慢的。

解放军军改的政治意味

中国面对严峻的经济和政治危机,习近平在中共岌岌可危的纲线上扮演着波拿巴主义的仲裁者角色,需要一个居住不同阶级之上的强有力国家机关,为了维护独裁政党的统治和资产阶级的利益。习近平掌握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改革领导小组,还是外交事务领导小组的主席,也掌控「政法」机制-监控公安、监察与司法系统。

中国年度军费居于全球第二位,但与第一位的美军实力相比仍然极大距离。然而,比起十多年前乔治布殊统治的年代,美国作为世界警察的地位已经大大被削弱,同时没有任何一个列强填补这个真空。因此,帝国主义的冲突会走向多方向和不稳定的局面。因此,中共军改是亚太区军事竞赛的标誌,而亚太区军事竞赛则是帝国主义冲突激烈化的标誌。社会主义反对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军事化和帝国主义冲突,只有反战运动和社会主义纲领才能停止这个局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