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灾难的二零一五年

2016年1月30日 下午 1:30Views: 147

从深圳到天津──贪污腐败、监管不力及盲追利润造成人命伤亡及环境破坏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十二月,深圳发生山泥倾泻,导致最少七人死亡,为这充斥致命意外的一年作结。在前年的元旦夜,上海外滩发生人踩人事故,三十六人死亡,起因是节庆活动中未能维持秩序不力及安排差劣。在刚过去的元旦,上海人在阴霾之下庆祝新年来临。

在六月,“东方之星”客轮受突如其来的风暴所袭,在长江沉没,造成454人死亡。在八月,天津有货仓发生一连串的化学品爆炸,造成173人死亡及17,000人无家可归。这些灾难都有着相似的特点:重度媒体审查,确保官方报导的版本不受质疑,生还者及灾民家属受到当局压力,被阻止向媒体喊话或独立调查。这些公众安全被忽视的个案都有相同的特点:企业追求利润而犯反法律,腐化的官员纵容违法行为。

深圳最近发生的灾难使人更关注公共安全的问题,很多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担忧自己的城市是下一个灾场。《英文虎报》在深圳山泥倾斜事件之后报道:“这样的情况如果持续下去,必然会对公众安全及国民对现行体制的信心造成严重的后果。”

在迈向二零一六年之际,中国的空气污染危机亦越发严重。在十二月二十四日,在东部有十个城市,过亿居民在红色污染警示下生活,居民被警告尽可能留在室内,学校和不少工作场所关门。烧煤和其他化石燃料制造出来的有毒雾霾,每日约造成四千人死亡。在冬季,政府在十二月首次发出红色警示,北京政府迅速把警示由黄色提升至橙色,然后提升至红色,被一些网路评论员讽刺为“颜色革命”。

深圳市山体滑坡摧毁了33座楼。

深圳市山体滑坡摧毁了33座楼

深圳塌泥灾难

在十二月二十日,大规模的山泥倒塌,淹埋了深圳光明新区工业园的楼房。深圳,这人口超过一千二百万人的城市,被称颂为中国经济奇迹的起点。换言之,塌泥事件象征着中国高速崛起成经济大国的根基是如此不稳的。尽管煤矿灾难死亡人数有所减少(这只是由于煤矿业的大幅负增长,危险的小型矿场被关闭),中国在二零一四年依然发生了68,061宗致命工业事故,平均每日有186宗。同时,于美国每日只发生13宗同类事件(美国人口为中国四分之一左右)。

山上的一个大型废置石矿场被非法用作废物处理场所,于十个月前因安全考虑而被斥令关闭。在事故发生前的四天,政府再次发出警告,但石矿场依然无视警告,继续运作,废物堆积如山,高度相当于一座建在百米以外的工业园区的二十层高大楼。结果这“人造垃圾山”倒下来,工程废料及泥土吞噬了三十三座楼房,包括住宅、工厂、饭堂和三个工人宿舍。

“跑!快跑!”

事件造成七人死亡,超过七十人依然失踪。山泥倾泻事故被附近居民用手机拍下来,影片见证民众为求保命逃离住所,并大叫“跑!快跑!”通知其他人逃离。市政府指事故影响38万平方米地区,相当于两个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面积。

山泥倾泻在矿业国和发展中国家经常发生。十一月至十二月间,缅甸的两个玉石矿场意外中,超过一百个工人被活堆。《英国卫报》一个报道指出,每年中国有近4,617 人因山泥倾泻而死亡,但在大城市中发生致命事故,且由建筑废料而非挖掘引起的事故,则非常少见。“这起事故最令人想不通的地方就是,事故发生地竟是一线城市的深圳。”《新京报》评论道:“……深圳按理说不在此列,其现代化水平在中国城市中位居前列……”

实际情况是,死难者亲属及其他居民投诉被拒进入灾区。部分人指他们了解当地,可帮助搜救行动,但依然被拒诸门外。官方媒体指五千个工人参与搜救和善后工作,但当中有多少人是被派以管制媒体和灾民家属的国安人员和警察,则不得而知了。一名丈夫被埋的生还者周素琴(音译)向香港《南华早报》指:“没有人关顾我们,更没有人通知我们救援状况。(政府人员)只希望把我们隔离,阻止我们在媒体上出现。”

有报道指,中共安排了七十六队负责“照顾”失踪者家属的救援队,每队有五名中共官员,实际上是阻止媒体接触他们。这情况与去年年初上海人踩人事故相同,事件受害者家属后来投诉指,他们被官方“绑架”,强逼他们接受赔款,并必须终止追究官方。正如一名网上评论员指:“哀悼也是犯罪。”

无视公众安全

深圳的灾难和四个月前天津化学品爆炸案有相同的特征。两城都是现代化城市,也是政府亲资本主义改革的指标城市。两个案都涉及民居和工业区附近放置危险品的犯罪行为。政府监管不力,地方政府纵容两个企业(天津的瑞海物流,深圳的益相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牌照过期后继续储存危险品。

还有其他因素令这些灾难恶化,都是植根于无所不用其极地追求经济利益的新自由主义。在深圳,不少被破坏的楼房都是“豆腐渣”工程,没有良好的地基。在天津,私人公司聘请的消防队缺乏训练,加上指示混乱,他们和后来到场的政府消防队并无有效的合作,在爆炸初期多次犯下致命错误。

深圳的灾难无疑是人为的。中央的研究团队指这是一场“工业安全事故”,而不是地质灾难。深圳益相龙——灾区的管理公司更在四天之前接获由地区政府聘请的监督机构的停工指示。担心“垃圾山”有倒塌危机的说法早在居民间传播。他们指直到事故当天,大量的货车依照如常运送垃圾到场。

《新华社》报道指益相龙在其牌照于年初过期后,继续运作废置场长达十个月,并赚取七百五十万元人民币。公司的十二名董事现已被捕,一名负责管理该区的官员在事故发生后不久自杀身亡。不幸的是,被捕董事和涉事官员的刑罚按照中共极权政府的常规剧本进行——更多工作在于重建“秩序”,以给予民众果断行动的印象,处理问题根本的措施则欠奉。长久以来,他们重覆使用这些手段来卸除社会对政权的批评,这纵容了更多为求短期利益的地区性犯罪行为。灾难后根本没有真正改变,而下一场灾难只是时间的问题。

5,000救援人员寻找生还者。

5,000救援人员寻找生还者。

民主控制企业和工业区

我们不能奢望一个极权政府会保护公共安全,它靠媒体审查、政治打压和惩罚勇敢说真相的人,躲在高场之后。《社会主义者》要求一个开放独立查深圳的灾难、八月十二日在天津发生的爆炸,以及其他人为灾难。我们要求停止媒体审查和网络管制,容许真正讨论事故原因和必要的救援措施。

立即全面实现民主权利,包括选举所有政府官员的权利,以及完全透明的公众监管制度,是保障性命的必要条件。同样地,需要独立的工会为工人充权,让他们在工作场所和社区就公布和处理职安健问题。深圳的灾难展示了公有制和民主控制所有企业和工业区的需要,抵抗杀人奸商,保障工人和居民的安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