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恐慌蔓延全球

2016年1月31日 下午 8:30Views: 203

首週的金融风暴为2016年定调?

Per-Åke Westerlund, Vincent Kolo补充报导

2016年在全球金融市场的一声巨响中开始!自去年夏天的第一次后,中国股市溷乱和暴跌重演,再次触发世界各地恐慌性抛售股票、商品和货币。上海和深圳的交易市场在首六个交易日下跌了15%,相当于蒸发了一万亿美元的市场总值。全球担忧中国经济,令美国市场蒸发了四万亿美元的市值。全球最大的股票市场纽约,在今年的第一个星期下降6.2%,是有史以来最差的年初开局。

这是否就已为2016年的世界经济定调?资本家索罗斯是预测另一场2008年金融危机将会出现的其中一人。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贸易国。两年前中国经济增长大幅减速,已使那些依赖中国商品贸易的几个国家深陷危机。最明显的就是巴西,它正面临自1930年以来最深远的衰退。资本家们越来越关注人民币贬值会否触发货币战争,以及其庞大且不断增加的中国债务。

去年夏天,中国股市下跌了创纪录的45%。在股市暴跌几个月前,中共政权还在吹嘘股市上涨,并宣佈股市受到控制。但到股市暴跌时,中共却被外界视为无能为力。他们为了制度跌市的措施,包括禁止抛售的禁令,现在反过来伤到他们了。当禁令限期将届时,忧心的公司高层不惜一切代价抛售股份,造成了年初开市的跌市浪潮。现时当局已经延长了抛售禁令。如果中国股市再下跌3%,它就会触及去年八月的最低点。

虽然股市只能有限地呈现实体经济进程的画面,且中国的股票市场被广泛地贬称为「赌场」(当然所有股市都可冠以这一称号),但金融恐慌爆发,背后的确是有着真实的问题。世界经济自2008年深刻的危机以来,只取得的脆弱的「復甦」,但随之而来的是更极端的失衡。中国经济现在是全球最不稳定的中心,正经历一个比其领导人公开承认的更複杂而急速的经济衰退。

惨不忍睹

惨不忍睹

货币战争?

中国经济面临最直接的风险,是资本加速外流和人民币汇率下跌。随着经济的放缓,为了通过不同的外汇机制维持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中国经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抵消了北京试图通过降息降准对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以刺激经济增长的努力-资金的流失与央行的注入速度几乎一样快。当局现时进退维谷:货币汇率愈下跌愈加速资本外流;然而央行为了勉力支撑人民币汇价却不得不以惊人的速度燃烧外汇储备。

去年八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价已经下跌了6%,其中2%是今年初十几天内下跌的。许多评论员都相信人民币将进一步贬值,因为美元汇价持续上升,人民币现时的水平对美元仍不能持续。中共想要实现逐步贬值,但市场的力量正在破坏这一计划。全球金融市场越来越担心中国当局可能会被迫进一步将人民币贬值,甚至失去对货币的控制。

讽刺的是,去年十一月第一次贬值后不久,人民币获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官方储备货币的地位,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煞有介事地宣告了货币价值将保持稳定。

北京为了防止人民币急速下跌,已经花费了大量外汇储备。十二月出现了最大月度外汇流出纪录,是过往最高纪录的两倍,相当于1300-1400亿美元。原因大多是由于央行维护其货币,小部分则是由于央行持有的非美元资产贬值。自2014年中期以来,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从4万亿美元缩水至3.3万亿美元,接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6万亿美元的最低要求。

人民币的贬值将不免使其他国家跟随,尤其是亚洲大多数将中国作为其头号贸易伙伴的经济体。其货币将跟随贬值以免与中国相比失去竞争力,但是货币贬值也将增加还债成本。

债台高筑

中共政权通过大规模公共投资,缓解了2008-09年世界经济危机,被西方经济学家称赞,但这些政策的成本是至今巨大的产能过剩和债务的快速积累。官方估计去年中国的总债务从08年GDP的160%上升至250%。

大多数「新兴市场」的负债都相应增加。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美国联储局和其他央行──日本、英国、欧盟──实施量化宽鬆政策。这笔数万亿美元的资金的一部分中,有些变成南韩、印尼和印度等国的债务。据估计,中国、巴西、墨西哥和其他国家的企业、城市和省份,通过发行债券而承担了相当国债水平的债务。

当美联储于十二月九年来首次上调美国基准利率,意味着全球资本流动会回流美国。这对中美货币和债务都有巨大的影响,因此联储局没有一早实施这政策。今次美国的小幅度加息已经造成负面影响。

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中国经济的缓慢增长是大宗商品交易价格大幅降低的主要因素。世界银行监测的46项商品中42项的价格是1980年代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即使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石油价格仍持续走低,而上週开始跌至每桶$32美元。多数人预测油价将在2016年持续下跌,摩根士丹利预期会跌至每桶$20美元。下跌的油价已经令很多石油输出国陷入衰退,从沙特阿拉伯到委内瑞拉都出现政治不稳。

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预测中国目前的增长速度为4%左右,而不是习近平说直到2020年前每年所需的6.5%。中国政府具影响力的「发展研究中心」主席李伟,在上週末一次演讲中表示他认为6.5%难以实现。官方《新华社》的一篇社论警告,2016年将会是「非常困难的一年」,将面对「不可避免的痛苦」。

《新华社》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权威人物警告说,经济衰退后,「更有可能出现的是L形增长期」,而非「V形」,即没有真正的復甦。低迷将一直持续且没有结束的迹象。

习近平的经济议程

现在中国的债务负担──尤其是在企业部门和地方政府──几乎消耗所有在经济中的新增信贷,只为延续债务。因此,中国正成为一个更大、更不稳定的日本。在这个意义上,现在中国经济的一大部分已经「殭尸化」,只能产生更多的债务,而不是提供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这也解释了为何权贵菁英们何以急急抽走他们的资金。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公佈,中国自2014年第二季度流走的资本达到1万亿美元的惊人水平。

习近平正在尝试通过关闭「殭尸」公司,并进一步削减工人阶级所得佔GDP的比重,以新自由主义的经济转型来恢復利润和「信心」。官方媒体报道,350万个就业岗位将分别于今年重工业工厂中被裁减。与此同时,中共政权谈到建立一个以消费驱动的经济新增长动力,但主要是基于中产阶级上层,而不是让低工资的群众维持「消费」。

但是,习近平的转型议程一直被卡住,因为这些新自由主义的补救措施必然会加剧短期内的经济衰退,甚至可能令经济陷入全面衰退。虽然中国官媒中的自由派敦促政府要硬着头皮接受经济「阵痛」,但中共很有理由犹豫不决:不仅因为这条路会导致大规模社会动盪,而且这一过程可能会使政权失去控制。

目前已经有失控的明显迹象,这是全球市场另外一个严重的因素。我们在去年夏季看到了这个彷如闹剧的错误:粗暴的贬值和哑火的贬值政策。而现在我们又看到相同的事情:为了减轻股市波动幅度的「熔断」机制在实施后短短四天即被放弃。

对于索罗斯关于金融危机在短期内爆发的预言会否实现?虽然目前言之尚早,但2016年首週过后这风险无疑是增加了。政客和资本家──包括北京独裁政权──对于资本主义危机都没有答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