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猴年,经济步入深远危机

2016年2月6日 下午 6:57Views: 93

正当猴年将至,中国正面对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问题。

刊登自《社会主义者》杂志第36期社论,电子版可向cwi.china@gmail.com订购

政府的官方数字显示2015年的经济增长为6.9%,与现实有很大距离。即使这数字也代表着25年来最疲弱的增长,但有几间独立机构将经济增长定为3-4%。

经济阵痛在中国不同地区里程度有所不同,在东北部的工业重镇接近全面萧条(负经济增长),但在最富有的一线城市和一些二线城市,情况则会较好。

北京咨询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龙洲经讯)的分析师Ernan Cui表示,煤矿业在过去两年削减了89万个岗位。这代表全体煤矿业劳动人口的15%。同时,在钢铁业有55万工人下岗。一月,国务院决定进一步关闭4,600个煤矿场。虽然现在有紧急需要转用洁净能源,但这些政策完全没有保证工人的就业,也没有创造绿色行业的新岗位。需要社会主义计划──而不是市场混乱──解决这些矛盾。

制造业也处于停滞,这行业的就业人口连续24个月下跌。世界巨型工厂东莞的情况映出制造业移民工的困境。在一月底,东莞市长袁宝成说50家外资企业在2015年从中国撤资。根据《新京报》资料,去年东莞关厂的数目超过4千家,主要是电子制造业。去行业化令相应的店铺和餐厅也关店,造成数以百万计人离开城市。据手机供应商的资料显示,东莞手机用户人数从2007年的1,200万下跌至去年的800万。

新一期社会主义者杂志

新一期社会主义者杂志

罢工浪潮

工人被迫发起抗议和罢工。由于当局愈来愈专制和镇压性,工人面对愈加严重的惩罚(被殴打、被解雇、被判坐牢)。制造业去年12月的罢工数字创下了纪录,但这情况不仅发生在这一行业。

最近数月,护士和医护人员也发起了罢工浪潮,主要是关于不平等的短期合约。在一月,安徽省重庆市和淮北市的护士发起罢工,要求提高工资及平等的雇佣合约。

即使《新华社》也警告,2016年“将会是困难的一年”。在年初中国及全球股灾让我们对这点毫无悬念。继去年夏季下跌43%后,在2016年的首星期中国股市再次下跌22%。全球股市亦出现急泻,可见这不单纯是中国现像。油价和商品价格下跌、中国经济引发恐慌、货币骚动,以及全球债务上升──这些都是引致金融动荡的因素。以上皆是2008年开始的全球资本主义危机遗留下来的影响,而危机并未有得到舒解。

中国债台高筑是引起全球资本主义紧张的因素之一。这是一月份举行的达佛斯世界经济论坛中,全球菁英讨论的焦点。

中国经济急速放缓,但债务仍在增长──速度比经GDP快三倍!据荷兰合作银行的亚太区金融市场研究主管迈克尔.艾弗利(Michael每一个),中国总体债务在2014年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82%,在2015年年可能上升至346%。

这可把金融体系推到爆破点,迫使政府付出沉重代价来挽救。救市的成本可以是极为高昂的,分薄了原本可用于投资的资金,以及舒缓工人及中产阶级经济阵痛的资金。

政府为了避免金融崩盘,推出了“隐性救市计划”,由银行推出借贷来覆盖负债企业的旧债务。这是降低了信贷的效率──经济体需要愈来愈多的信贷来达到同样、甚至更低的增速。而这是中国债务持续上升的原因。

来年中共政权可以是数十年来最喧嚣的一年。镇压加剧,包括愈来愈频繁地出现被逮捕、被失踪、被绑架以及被“认罪”,同时当局用愈来愈严重的罪名,例如可判终身监禁的“颠覆国家政权”,这些都是政权准备面对社会和政治紧急状态的先兆。

短期内这种“震慑效果”可能会成功吓怕工人阶级,而误以为经济阵痛只是“暂时”的想法也可能防碍工人投入斗争。但随着经济问题愈来愈严重,我们社会主义者相信,一场波澜壮阔的群众斗争将会来临,这是不可以避免的。

2015年1月哈尔滨教师罢工

2015年1月哈尔滨教师罢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