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全民退休保障!

2016年2月11日 下午 10:15Views: 365

全民退保只是消灭贫穷的第一步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We want a pension

踏入2016年,全民退休保障的争议成为了香港的一个政治炸弹。自梁振英政府进行新一论的退保谘询,经已面对广泛社会的口诛笔伐与抗争行动,但这场斗争需要透过清晰的诉求组织起来。《社会主义者》在此讨论我们对全民退保斗争的立场。

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政府终於在十二月推出「退休保障谘询文件」。在文件中,政府提出了「不论贫富」和「有经济需要」两个方案,而两者的退保金额皆为每月$3230。其中,「不论贫富」是指无任何审查的全民保障,而政府的方案中指出要增加4.2%利得税或开徵其他税项来维持。至於「有经济需要」则是指需要进行入息及资产审查,单身长者的资产限额(包括储蓄)为$80,000,夫妇二人的资产限额为$125,000,假若采纳这个方案则只需象徵性地将利得税调升0.4%。

实际上,政府早已对全民退保抱有预设立场,与其说是个谘询,更多的是在尝试污名化全民退保。政府不讳言道,要「维持现行税制和税率」,而「引入『不论贫富』方案需要大幅加税甚或开徵新税种,都会偏离香港一直奉行的低税率制度」。但香港的利得税是全世界发达地区中最低的,只有16.5%,就算增加4.2%的利得税,税率仍然是英国的水平,甚至比美国(35%)丶日本(38%)还要低,难道这些国家没有「竞争力」吗?简单来说,就是政府宁可牺牲所有老百姓的生活,也要反对加税以保护资本家的利益,当然这亦是要推动各财团已经染指的老年服务之私有化。政府更花大量篇幅推算民间社会的全民退保方案,指全部方案都会在五十年内出现赤字,用来藉词反对全民性的养老金制度。

现时香港并没有一套公共的全民性退休保障制度,以保障所有劳动者的晚年生活。全民退保的讨论可以追溯到六十年代,但一直被商界阻挠。直至1995 年,立法局通过私营的「强制性公积金」,并在2000年12月正式实施。雇主及打工仔要每个月将工资的5%作为强积金供款,并交由私人银行或基金管理人与自由市场中投机博弈。由於资本主义市场是充满波动与危机,尤其是自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後,劳动者的强积金往往蚀本,单在2008年就录得了平均25.9%的亏损,而在2015年间每名打工仔的强积金就平均蚀了近万元。劳动者只能於65岁後领取金额时往往不足以应对退休生活,但负责管理基金的银行或金融公司无论升跌却都稳赚管理费!与其说强积金是工人们的退休保障,不如说是资产阶级政府对银行金融界的利益输送。况且,强积金也没有包含外劳或者全职家庭主妇,导致贫穷长者中大多数都是女性。

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下,贫富悬殊日益严重,官方贫穷线下有超过一百三十万贫穷人口,贫穷率达18.5%。而当中比例最高的年龄组别就是65岁以上的长者,全港三分之一的老年人就是生活於贫穷之中。政府的贫穷线订立之低(单身人士的贫穷线为$3600),令到实际的贫穷问题被严重低估,许多低收入的长者都「被富裕」起来。解决年老长者的生活保障已经是破在燃眉的问题。

不计算强积金,现时港府提供给所有长者的社会保障就只有「高龄津贴」(俗称生果金),凡年满70岁以上的长者可以领取$1180的生果金(这个名称就是戏称金额只足够买水果之用),而65到70岁的长者甚至要通过入息及资产审查才可申领。至於通过入息及资产审查的70岁以上的长者则可以领取$2390的「长者生活津贴」。但这个金额根本不足以应付退休长者的基本生活,难怪香港仍然有许多老年人需要倚靠拾荒或从事低收入工作维生。要消灭老人贫穷,我们必须为全民退保斗争作为开始。

全民退保只是消灭贫穷的第一步,至於钱从何来的问题,可以参考我们另一篇文章《全民退休保障──钱从何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