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Kshama Sawant:美国社会主义者市议员成功连任

2016年2月12日 下午 11:20Views: 76

邓美晶 社会主义行动

受访者:社会主义替代(CWI美国)西雅图巿议员卡萨姆.斯旺特(Kshama Sawant)

访问员:邓美晶(CWI香港)

在去年九月习近平访美时,你发起了抗议,可否讲一下原因?

习近平访美的时候,我和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发起了抗议行动,呼吁关注中国工人权利被打压的问题,包括被美国跨国企业打压。

最令我们惊讶的一件事,是当习近平来到美国西雅图时,整个西雅图都被封锁,就连主流的资产阶级媒体和大型电视台也感到非常震惊,无任何记者可以有准许证访问习近平。

习近平这次访美所会见的全部只是大财团的代表,包括波音、微软、星巴克、苹果等大企业,而华盛顿政府对中国政府打压人权的行为毫无批评、隻字不提。我们在抗议的声明中提到,我们是西雅图的劳动人民(Working people),我们与中国的工人站在同一阵线。我们眼见,全球的跨国资本主义都组织起来打压工人权利,因此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向这些跨国集团反击。我们在当天的记者会也宣佈捐款五百美元予中国劳工论坛,作为实际声援中国工人的行动。

USA Kshama interview

你连任西雅图巿议员,你对此有甚麽感想吗?

自2013年我首次当选市议员,直至2016年连任,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胜利。由于大部分人意识到即使每日长时间辛勤工作,也得不到应有的待遇,所以对现存的体制不满,越来越多人支持社会主义,尤其是年轻人。

在2013年我当选成为市议员,重点不在于议席,而是我们示范了将真正的工人阶级代表送进议会,例如在我们的政纲中,政治代表不享有任何特权,只领取工人水平的薪金──我们实现了。

一开始,很多普罗大众认为自己的力量很薄弱,不可能与那些大财团对抗,而且一些人并不相信我们会将领取工人薪金的政纲实践,而我们成功示范了一个战斗性的议员如何利用议席建立普罗大众的基础。

我们如何争取到15元最低工资?因为我们不是空喊口号,而是具体地实践如何向大财团大商家作出反击,我并不是以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我代表的党Socialist Alternative是运动的骨干,这场斗争证实了成功是不能单靠个人的力量,而需要组织起来,工人需要一个工具去反向这些财团反击。民主党永远只会依赖一、两个候选人,我们恰好相反,我们并不是依靠和其他代表财团的市议员搭膊头和官官相维;我们走向群众,共同建立一个力量,以这股力量一同斗争──这是「15 NOW」胜利的关键,影响的不只是西雅图,而是整个美国。

现在美国正热烈讨论着桑克斯(Sanders)这名自称为社会主义者的候选人,你有甚麽看法?

美国在2015年开始了桑克斯和对社会主义的讨论。美国现在有一个对社会主义非常开放的态度,主要是群众寻求另一种政治,对于企业政治、财团霸权已经忍无可忍,群众想要寻找出路。而我们看到桑克斯的大量支持反映了左翼民粹的抬头。当媒体质问桑克斯是否社会主义者时,他从来不否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的身份,不少人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我们作为社会主义者,很重要的是提供一个平台来让所有对社会主义有兴趣而又想参与斗争的人组织起来,并指出在民主党的控制下,并不能有真正的改变。桑克斯的纲领是有其局限的,不是一个废除资本主义的完整纲领,而只有一些进步改革(向富人徵重税、15美元最低工资、激进的医疗改革、反华尔街措施)。虽然这些措施走得不够尽,但也是代表了美国政局和总统选举发生了深刻的改变,激起了民众的热情。

无疑桑克斯的浪潮令我们得到了优势,在我当选当选时,主流媒体说这只是西雅图现象,在美国其他地方是不可能有出现的,但现在出了一个桑克斯他们无话可说了。此外,有不少自称为桑克斯支持者的年轻人表示希望加入我们。这是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组织平台,而桑克斯还是留在资产阶级的民主党,不甘单单被动支持政治人物而投入斗争的人,自然会想做多一步加入我们。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