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山和大众谈起:金融业工运的启示

2016年2月19日 下午 10:06Views: 76

矛盾 工人国际委员会

金融业工运开始冒起。南山保险业员工罢工即将两个月,工人团结起来,克服了资方分化工会的各种困难,成功迫使资方作出些许让步,工会领袖都表示罢工强化了工会的成员数目、战斗经验和工人的自信。资方于一月刑事控告六名工会领袖「普通伤害罪」、「妨碍罪」、「诬告罪」等,试图打压罢工,镇压工会。

此外,大众工会于一月初举行罢工投票,凝聚着1653名(84%)会员的支持;以及相应的高组织率,全台大众银行约有2600名员工,工会会员就佔有1971人。原拟订于2/1~2/5的警告式罢工,后因劳资双方达成共识,罢工遂行取消。在大众工会的团结抗争下,成功的迫使元大金控放弃优离准驳权,不得滥行资遣解僱,加发留任奖金及保留工会保护条款。

TW Strike update2

金融保险业数位化与南山罢工面对的挑战

资本家要实行金融保险业数位化的目的之一,是要进一步分散工会团结的力量,而且有藉口大幅裁员减低成本。在这波金融数位化的冲击到来前,南山工会因过往种种劳资争议的累积,因而发动史上第一次金融保险业的罢工抗争。南山工会的罢工由去年十二月开始已持续一个多月,成功取得资方些许的让步。

因其营收皆依赖个体分散的业务员的保单收入,不同于一般厂场具高度集体性及明确生产场域。集体劳工较服务业罢工将更容易集体行动,并终止整个资方的生产营运。再加上金融业科技应用的发展,过往由业务员实体代收的保费,如今已由银行自动扣缴取代,使得如今南山工会更难以透 过罢工立即影响资方的营收。再加上南山资方对于内外勤的各种打压分化,企图阻止南山工会凝聚内勤人员对于多以外勤组成的工会的支持。

在未来更大的冲击是金融寿险业的去中介化,资本家将逐步透过数位科技取代业务员。在现今南山资方已将保单商品外包给银行通路贩售,试图从中降低对于业务员的依赖,主要目的便是缩减/规避未来对于业务员退休金、年资、劳健保等等责任,但更可从中发现资方明确的去中介化策略。

虽说保险业为政府特许行业仍有许多法规约束,但作为保险业的管理单位-金管会如今对于南山人寿的重大劳资争议的不作为以及公开宣示推动金融数位化下,未来法规的鬆绑势必也将一落实。

但此一案例并非个案,全台湾的保险业务员将近三十万人,光是南山就佔了三万多人,近十分之一,如果南山工会的抗争可以带来一定程度的胜利或迫使资方妥协,那将为未来金融/保险业的工运力量带来鼓舞及示范效应。

如果南山资方打压工会,控告工会干部,以及一切剥削劳工的行为得到默许,那也将使得其它寿险业资方群起效尤。在未来可预期的经济衰退下,资本家们正规划着如何压缩成本,剥削劳工,维持获利。那劳工若不要成为代宰羔羊,就势必要加强工会团结和抗争力量,建立跨企业的工会乃至跨行业的工会联盟。

大众工会:团结,迫使资方妥协

大众工会的胜利主要是依赖工会的高组织率,八成四会员支持罢工这数字足以吓怕自以为是的资方。再者,罢工不同于南山工会,虽同为金融产业,但银行业的运作仍有一个集中的工作据点,工作模式更为集体化,劳工更能有效透过团结的罢工、集会行动阻碍资方运作。再加上合併案在即,使得大众工会的抗争可以在不久的时间内取得一定成果。

我们可以说金融数位化是当今推动银行业逐步整併的重要因素,未来台湾金融业的寡头垄断已看见迹象。元大金控併购大众银行便是一个例子,在併购后,元大将从全台第十大私人银行升到第七大,资本规模将从7,513亿元扩大到1.2兆。随着金融数位化,规模较小的银行其分行价值将逐步缩减,未来银行也必须提高对于数位化发展的投资,此项投资则需具备更大的资本规模,规模较小的银行并无法顺应此趋势,未来我们可以看到更多金融银行业合併的案例一一发生。资本垄断在台湾将更严重。

在併购过程中对于劳工权益的打压,也引起了大众工会的反弹,扬言发动罢工,原因是元大处处打压大众工会的权利和工作条约,合併后对员工权益最重要的「工会保障条款」竟全部删除。而就员工退休方面,资方握有优离方案准驳权,可以规避对员工60亿的退休金。

金融数位化促进企业整并

于去年九月开始,金管会正式宣布推动破坏性创新,意谓着由国家之手开始配合金融业资本家们着手进行金融业的数位化,数位化本身代表着对于人力需求的大幅度缩减,以及实体营运单位的裁撤,更重要的是,数位化的进程并非小规模资本的银行所能推行,这同时代表着,新一次的金融业整併已经开始。

前金管会主委曾铭宗表示:破坏性创新,对于银行业的冲击最快,保险业冲击最大。在破坏性创新(金融数位化)的推动下,银行业的整併以及缩减分行将开始一一出现,保险业的去中介化也将开始成为趋势,这同时代表着更多的金融业劳工将失去工作。工人阶级需要讨论下一步如何扩大组织和强化抗争。

工会联合组织、政治罢工、工人政党

不论是南山工会的罢工或者是大众工会的抗争,皆是个别企业内部劳资力量的对抗;也都是企业内部的劳动者为争取经济利益/劳动条件的改善而发动的经济罢工。但一个企业中劳动条件的变化,是受到政府整体产业政策及全球经济发展的影响,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阶级力量的对比。

劳动群众为眼前的经济利益而投入斗争,能推动阶级运动的发展,提高劳动群众的阶级意识,甚至进而衍生具有政治觉悟的劳动群众,经济罢工在阶级斗争的发展中能产生提高劳动群众阶级力量的作用。

目前,台湾的企业工会理应透过工会联合组织寻求更强大的联合抗争。以南山工会为例,共同对抗润成集团及其背后的母公司润泰集团,或者透过相同产业的联合工会,共同对抗金管会长期以来与保险业资方联手打压劳工的态度及官商勾结的积弊。更需要大幅度降低工会的组织门槛。经济结构以中小企业为主的台湾,高达八成的劳动者皆在中小企业任职,中小企业平均雇用人数4.6人,现有的30人门槛扼杀了大多数劳动者组织工会的权利。

工会联合组织将使得斗争力量更为强大,令工人更有效协调和组织斗争。但在今天的台湾,工会联合组织仍没有发动总罢工的权利,资本家有各种联合性组织及强大权势可要求政府配合其私利,全体劳动者们却没有一个可以发动集体斗争的工具,藉此团结各产业各类别的劳动者共同对抗剥削打压。

但在台湾资本主义危机的状态下,工人运动开始会面对更多政治问题,将经济诉求连繫至政治诉求,甚至提出政治罢工。经济衰退状态下,未来工运将会面对政府更大力的打压,甚至剥夺工人部分的民主权利来加强镇压力度。

台湾将来如果面对政府的撙节政策打压,工运开始提出总罢工的问题时,本身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因为政治罢工仍是不被法律允许的。前年十二月比利时全国150万工人总罢工,部分工会就提出「不要比利时柴契尔」以至「打倒政府」的口号,因此欧洲工人已不能再忍受长年的撙节政策,罢工开始走向政治方向。

但更为重要的是,劳动群众整体阶级力量的发展,需要有一个实践斗争的政治工具,上述的过程更需要有这样一个政治工具来推动其发展,进而作为劳动群众及一切受压迫者团结斗争的凝聚点。台湾资产阶级有蓝绿两党来代表他们的利益,劳动群众在对抗资产阶级的压迫时,也必然需要一个工人群众政党。藉由这个工人群众政党来团结所有的受压迫群众,提出彻底改造社会的政治诉求:社会主义的政治纲领。

这个政治工具不是新社会的缩影,而是作为劳动群众阶级斗争的武器,更要成为劳动群众夺取所有权力/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武器,藉此建立真正属于所有劳动群众及一切受压迫者的民主,将一切资本收归劳动群众的民主管控,彻底消灭这个资本主义剥削制度。但如果没有一个工人群众政党,彻底的社会改造,完全无法实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