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全国大选标志着政局向左转移

2016年2月21日 下午 10:37Views: 65

「我们可以」党(Podemos)获得超过500万票,撼动了政治建制

革命社会主义派(CWI西班牙)

西班牙于12月20日举行大选,结果标誌着全国政局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事实上,这些改变透过群众动员与社会运动,一直在过去多年持续累积起来。而早在五月地方选举中,「人民团结」联盟(Popular Unitu)候选人在巴塞隆拿和马德里获胜,也已预告了今次大选结果。

最大改变两党制被打破。执政的人民党(PP)与前社民派的西班牙工人社会党,一共失去了超过500万张选票。人民党失去了超过360万张选票,而社会党的票数是自弗朗哥独裁统治结束(1975年)以来最低。

另一方面,有两个新政党在取得了议会的席次,其中包括右翼民粹派的公民党(Ciudadanos)和「我们可以」党(Podemos),后者更赢得了超过20%的票数,将会在议会跟盟友有69个席位。儘管其政治立场最近走向「温和」,但「我们可以」党仍站在「反建制」的据点上,以反紧缩势力的姿态出现。

当然,不能忽视的是,人民党赢得了123个席位,依旧是西班牙第一大的政党。人民党在执政期间民望大幅下跌,原因是西班牙人民的医疗与教育开支被大幅削减、长期大规模失业、反劳工的改革,以及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与社会不平等。就算近期经济总值有疲弱的增长 (当然大众并非感受到)以及失业率不再上升,一定程度提高他们了的票数。然而,人民党的整体成绩仍然是一败涂地。

民调中警告了社会党(POSE)可能被降级到第三大甚至第四大党,但对该党党内来说今次的成绩是相对成功。

公民党强势进入国会,晋身为一个全国政党,但民调反映出他们实际赢得的比预期少得多。公民党犯下政治错误,因强调承诺支持组成人民党(PP)政府,而受到损伤。公民党变得越来越公开地与紧缩政策眉来眼去。

Spain translation2

分析左派的选票

西班牙政局最大的改变在于「我们可以」党进入国会,在第一次大选就获得超过5百万票。近月民调显示「我们可以」党支持度明显下滑,有时低至10%,大选结果一部分验证了「我们可以」党的领袖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所预测的「重整旗鼓」。伊格莱西亚斯在莹幕上纯熟的辩论技巧、曾大力介入重要社会运动的往绩、在整个西班牙高企的支持度,还有反迫迁运动(PAH)的领袖科洛的支持,都是「我们可以」党胜出的因素。结果,「我们可以」党比第二大的社会党只落后34万票。

在加泰隆尼亚,由「我们可以」党背面的名单裡,包含「统一左翼」(United Left,西班牙共产党是一员)等,而「团结我们就可以」联盟(Podem en Comu)成为最大党,是一个历史性的胜利。「我们可以」党拿到巴斯克自治区(Basque country)最多票,并在加利西亚自治区(Galicia)和巴伦西亚(Valencia)拿到第二多票,而这两个地方都是人民党的传统重镇。

然而,一定要从大选结果吸取教训。最重要的是结果显示出「我们可以」党赢得最好成绩的地区,是那些将真诚的势力(包括左翼和工人组织)团结一起的地区,像是在加泰隆尼亚自治区、加利西亚自治区和巴伦西亚。这也显示了革命社会主义派(CWI)一直强调的一点:一群紥根于社会运动、并且与所有真正左派势力(包括「统一左翼」)团结一致的候选人是真的可以赢得选举的。这经验也可套用于五月的地方和区域选举上。现在,从反紧缩斗争中由下而上民主地建立这种团结力量,抛弃宗派权力游戏,就是现在当务之急。

「统一左翼/人民团结」(IU-UP)联盟的得票结果也是意味深远的,儘管遇到「我们可以」党的崛起,加上由于与「我们可以」党结盟而在多个选区没有参选,但最后赢得了将近一百万票。该联盟的左翼领袖Alberto Garzon发起了一场优良的竞选活动,已经成功争取到广大的支持和政治本钱,远超票投IU-UP名单的支持范围。Alberto Garzon的竞选纲领是最左翼的,虽然不是革命纲领,但包含了一些削弱权贵们经济权力的关键诉求,例如:将接受纾困的银行国有化、重新国有化能源公司,进而结束「燃料贫困」(译注:因贫穷而不够钱购买燃料的现象),并投资发展可再生能源….等。

总而言之,今次大选结果展示社会往左移动,反映了过去一段时阶级斗争的状态。这形势要继续建立下去,建立团结斗争的力量来反对任何政府的的紧缩政策。

Spain translation1

下届政府内阁会怎麽样?

至于之后的内阁会如何还是很多变数,因为今天局势不稳。现在还没有把握谁会组织政府内阁,也不能排除掉会有召开新的大选举。无论如何,任何政府会都是少数政府,存在既有的不稳定。

在这样的情况下,左翼和工运必须把握机会,提升斗争和动员的水平以对抗新政府,不只是採取防御手段,而要採取进攻型的斗争,重夺过去几年失去的权利,回復过去的生活水平。

儘管社会党近期受到压力,包括内部压力,驱逐它不惜失去更多支持度,都要支持、或者至少表示不反对一个新的人民党政府,但社会党更可能在「我们可以」党等支持下,尝试建立一个替代政府。

重要的一点是,左翼不要忘记新的社会党政府也会存在亲资和亲紧缩(虽然没有PP那麽严酷)的特徵。虽然「我们可以」党及其他左翼力量支持组成另一个政府,从而踢走人民党,在这点上是正确的,但它们一定要保持政治的独立性,并要求取得具体的让步条件。这些诉求必须超越抽象的承诺,像伊格莱西亚斯现时持有的修宪主张,以至于要包括满足工人和穷人的具体诉求。

重要的是,在国会内支持组成社会党政府的支持度,不会超越对组成政府这点上的支持。这举动一定不能变成任何形式的联盟,因为社会党的领导层是坚定亲资本家的。左翼力量和工人阶级不能给任何这样的政府给予支持,而必须保有他们的独立性,以争取到自己的诉求,并反对任何支持紧缩政策的政府。

一个真正的左翼政府的纲领,会从取消人民党和社会党的反工人劳工改革开始,逆转对于公共部门的开支削减、废除反民主的法例、逆转私有化,以及结束紧缩措施。即使是这些有限的措施,也无法与现在的资本主义危机共存的。

必需要有额外的措施,以改变根本性的经济方向,像是将银行国有化并置于民主控制,以直接提供资金来创造工作机会、投资于社会房屋和社会服务,还要把经济的重点部门民主公营化。一个左翼政府会保护所有在西班牙民族的自决权,并保证马上举行一个自由和合法的公投,来决定加泰隆尼亚是否独立。

以希腊的经验和一些西班牙地方政府为例,可知改良主义政府如果不愿意採取大胆的社会主义手段来打破资本家的紧缩政策,在资本主义框架内所能做的事是如何有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