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延迟退休和降低社会保险费率 建立全民养老保障

2016年2月21日 下午 10:48Views: 120

王林宇 中国劳工论坛

2015年11月,《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推迟退休年龄并降低社会保险费率。这是习近平和中国资产阶级对普通劳动者展开的另一轮新自由主义攻势,其目的在于减轻官僚政府和私有企业的负担,以降低劳动者的生活水平为代价,来挽救已经陷入泥沼的经济。要想打败资产阶级的进攻,工人们必须组织战斗性的独立工会,要求政府建立全民养老保障,保证每个工人在退休后都能过着体面的生活。为此必须向拥有数十万亿资产的中国富豪们徵收重税,乃至将大银行和大公司公有化,交给工人民主公营。

China Pensions 1

对工人的再次掠夺

「改革开放」后,中共官僚与新兴资产阶级合谋瓜分计划经济时期积累起来的巨大社会财富,但却不再承担工人的养老开支,转而建立养老保险制度——这意味着上一代工人的养老保障只能由新一代工人来承担。随着老年人口比例增加、劳动年龄人口增速下降,养老基金也就越来越难以维持下去。根据社科院发佈的《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5》,目前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的空账额已高达3.5万亿元人民币。中共政府推出延迟退休政策,只不过是通过掠夺新一代工人来解决他们自己製造的问题。早在习近平上台之初,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可见习近平政府自始就扮演着新自由主义代言人的角色。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已表示,具体执行方案将于2017年推出,而且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也会延长。

中共官僚声称延迟退休符合「世界潮流」,但是他们没有说也不敢说的是,各国工人已经为此进行了多次斗争。2010年10月12日,以工人和学生为主的350万法国人举行了罢工罢课游行,反对萨科奇政府的延迟退休方案。2011年11月30日,英国200万公营部门工作人员举行24小时总罢工,反对包括延迟退休在内的养老金改革计划。此后英国消防员和医生又分别为此进行了罢工。2013年9月,波兰团结工会、工会联盟和工会论坛组织了超过10万人的抗议游行,反对劳动法改革和推迟退休年龄。2014年11月,11万比利时工人和学生走上布鲁塞尔街头,抗议政府提高退休年龄。延迟退休政策同样激起了中国工人的强烈不满,只有团结抗争才能抵挡新自由主义的攻势。

资本家榨取工人的未来

今年1月9日,《中国经营报》报道称,在基础养老保险基金实现全国统筹之后,人社部将下调养老保险费率。中共政府不断鼓吹「为企业减负」,实际是将这些负担转嫁给普通工人。他们和资本家不仅要搾取工人的现在,还要搾取他们的未来。同时我们应注意到中国仍有大量工人无法获得养老保障——许多企业为降低成本,没有依法为工人缴纳社保。根据《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报告》,到2014年时农民工养老保险参保率只有16.7%。同一份报告也指出,中国超过50岁的「高龄农民工」多达4658万人。这些人因为没有养老保险,年老后无人赡养,因此不得不继续工作。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的「关厂潮」中,工人的处境日益艰难。因此在2013-2015年间,中国爆发了以广东工人为主的追讨社保和其他历史欠账的斗争潮,其中包括2014年东莞裕元鞋厂的四万人大罢工。

向富人征重税 建立全民养老保障

社科院发佈的2016年《社会蓝皮书》指出,中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财富。去年胡润研究院发佈的一份报告则显示,资产在20亿元人民币以上的中国富豪们的总资产高达31万亿元人民币。2014年,中国奢侈品消费总额达到3800亿元,相当于当年全国基本养老金支出的五分之一。工人创造了巨额财富供资本家享受,自己却要忍受贫困的退休生活!解决养老金问题所应採取的方法不是强迫工人延迟退休,而是向富人徵收重税,乃至将大银行和大企业公有化,交给工人民主管理,从而使每个退休者都能过着体面的生活。此外,户籍制度应该取消,以免因为不同省份令领取的退休金额不平等。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工人们必须组织起独立的、战斗性的工会,同中共和资产阶级的反动同盟展开斗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