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骚乱后:梁振英与警察准备反扑

2016年2月23日 上午 2:41Views: 93

梁振英政权准备加大镇压,打压民主权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旺角在大年初一发生骚乱,至今42人被控暴动罪。事件始于政府大力打压旺角的无牌夜市,激起警察与捍卫小贩人士及本土派爆发冲突。冲突中警察向天开枪,成为了整晚骚乱的导火线。警察暴力殴打示威者至头破血流,骚乱人士向警察抛掷杂物及地砖,总共124人受伤,包括示威者、警察及记者。

旺角骚乱是九七主权移交以来,本港首次定性公众集会为“暴乱”。在某方面来说,年初一事件是给梁振英的一份大礼物,给予政府有藉口加强警察暴力镇压,也为未来更严厉重判示威人士铺平道路。警察声称搜查到“武器库”及捡获“攻击性武器”,但该储物库只是环保组织的回收中心,储物品则是制作环保手工皂、酵素的原料以及驱虫的辣椒喷剂。警方亦逮捕在网上鼓吹参与暴动的本土派人士。但同时,有警长在网上声称要将无线记者“女奸男杀”,却没有被逮捕,可见警方执法的双重标准。

建制派的发动空前的舆论攻势,企图通过打击骚乱分子及本土派,抹黑整个民主运动为“激进暴力”。中国外交部将旺角骚乱事件定性为“本土激进分离组织策动暴乱”,与西藏及新疆看齐。港澳研究会两名副会长饶戈平及刘兆佳都促进23条尽快立法,港区人大政法小组组长王敏刚直言要为香港制订反恐法。由于今年九月将会举行立法会选举,政府很可能这些中共附庸力竭声嘶谴责旺角“暴徒”,从而削弱对整个民主阵营的支持。建制派一方面谴责“暴徒”,但对中共六四屠城的暴力却只字不提,足见他们的厚颜伪善。

另一方面,由于政府的暴政令政治极为两极化,梁振英很难从这场骚乱中收割成果。政府暴政和警察暴力制造社会分化,好一部分的群众,不仅是年轻人,视梁振英为骚乱的始作俑者。虽然如此,但任何支持民主斗争的人士,都不应该在现时危险的局势里盲目乐观。

前线警员不满警队高层没有批准用更强硬的手段镇压,这种情绪会为警察加强镇压提供“民意基础”。网上流传一段警队WhatsApp群组对话,指控高层没有派足够的警力增援,令前线警员“用血肉之躯抵挡砖头”;也抱怨警方高层没有批准施用更强硬的手段,有警员表示当晚“应该可以开100枪以上”。

由于政府的长期暴政,这场骚乱得到了部分群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同情。八大学生会发表声明支持今次骚乱。而泛民主派虽然一直与激进派议员,例如在2011年在立法会冲击替补机制论坛事件中,民主党、公民党谴责示威者暴力,但今天由于害怕得罪年轻选民,使自己在群众运动中进中步被边缘化。民主党及公民党谴责示威者但做法低调,而当时谴责冲击的李卓人,今次面对骚乱暴力时却没有谴责,可见他们的自相矛盾。

旺角骚乱事件的始作俑者是政府和警察。梁振英谴责示威者为暴徒,并且加大法律及警察的镇压力度,只会制造更多骚乱事件。但是,掟砖、纵火和打砸只是泄愤的行动,令群众运动走向迷失的方向,只会降低群众自我组织的意识,增加群众的无力感。

现时本土派倡议的“勇武斗争”,愈来愈有机会走向暴动以及个人恐怖主义。本土派的崛起反映着群众在雨伞运动失败后的沮丧和焦躁情绪,今次骚乱不是群众行动的升级,而是陷入僵局的表现。由于目前的斗争欠缺一个具备战斗性纲领的群众政党,大部分群众未能就雨伞运动的失败经验作出正确的总结(关于组织和纲领的问题:香港雨伞革命的教训)。本土派支持者无信心令多数群众觉醒,说服群众而加入斗争,唯有寻求秘密小组行动的捷径取代群众斗争。

本土派表面上主张“勇武”行动,但同时其纲领却极为有限,与泛民软弱的“改良”政策没有根本性分别。在二月份立法会新界东补选中,本土派候选人梁天琦在竞选政纲并没有提出打倒共产党,但只有一些泛民也会说的“贯彻香港自治”、“维护香港自主体制”等体制内改革的诉求。相反,社会主义者明确指出政制改革之路已死。我们不支持盲目及无组织的骚乱或暴动作为斗争手段,而主张以革命的纲领和做法建立群众斗争,以扫除资本主义和一党专政。

梁振英并不会因为旺角骚乱而自我改革以纾解民怨。今天中共政权加大镇压,泛民要求梁振英“仿效”七十年代的港英政府在六七暴动后进行改革。港英政府在七十年代进行了显著的社会改革的原因,是面对着六十年代的群众运动和政局不稳,即使是六七暴动之前,工人罢工和贫民示威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后来运动走向恐怖手段不是运动高涨,而是运动退潮的表现。此外,当年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在准备起飞的阶段,统治阶级能够忍受这些改革来换取稳定的营商环境,让伦敦政府推动港英改革。然而,今次中共和港府将迎来空前的经济危机,准备进一步削减公共开支及打压工人保障,加上大陆政局的不稳定而加强镇压。统治阶级往往将社会变革的动力来源矮化为一瞬间的暴力行动,企图贬低自我组织和集体斗争的重要性,令群众忘记教训。

群众运动在一些特定的发展阶段时,当然会提出自我组织的防卫问题,在特定的条件下群众武装自卫──例如抵抗法西斯独裁──是完全合理的。但群众自卫需要通过民主的组织(尤其是工人组织)有纪律地执行。以八九民运为例,在五月发展至准革命状态时,工军厂的工人与部分同情示威者的解放军部队,开始给予学生武装自卫。社会主义者相信,群众通过严肃的组织接收和分配武器是完全合符公义的,这会是展示天安门群众权力的重要一步,继而吸引解放军的士兵站到人民的一方。这种武装自卫旨在保卫群众运动,但我们不会如本土派般将骚乱或暴动奉为斗争良方。

社会主义行动要求独立公开调查2月8-9日的警察暴行。社会主义者坚持有纪律、有组织的群众斗争路线,以清晰的革命纲领来打倒独裁资本主义。唯有如此才能将群众怒火引导至冲击体制的方向。现在有必要号召新一场有纪律的大规模示威,反对政府将政治镇压升级,包括警察暴力及廿三条恶法,作为迈向重建民主运动、推翻中港独裁制度的新一步。否则,民怨累积下去的话,更严重的骚乱甚至是暴动将会发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