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业私有化不是反核的出路!

2016年3月13日 上午 12:38Views: 90

即将执政的民进党真的会反核吗?

矛盾 工人国际委员会

核能发电带来的危险性已经由车诺比核灾至今无法挽回的生态浩劫,福岛核灾带来的环境破坏和海洋污染所证明,不论是距今已久的车诺比或者几年前的福岛,辐射污染至今仍无法消除。「非核家园」一直是民进党所主张的能源政策。反核当然是正确的方向,但是民进党提出的方案是什麽?是台电的私有化!这不会解决核电所带来的能源及环境灾害,反而只会令其恶化。

回顾两千年民进党刚执政时宣称要推行的停建核四,最後碍於国民党的反对压力,更是由於核四兴建过程背後的庞大跨国资本利益(美国奇异公司丶石威公司;日本日立公司丶三菱公司,以及在台电分包兴建工程时承揽包案丶由国民党控制的中鼎公司)当然更牵涉着台湾工业资产阶级对於低廉电力成本的需求。在美日帝国主义及台湾资产阶级的压力下,作为资产阶级政党的民进党又如何能不妥协呢?

反核6

蔡英文的承诺是否真能兑现?

即便是十六年後的今天,台湾资产阶级多数仍高举拥核大旗,在近几年的反核声浪中仍不时能看见许多资方团体及资本家站出来表态支持核能发电,并斥责反核运动;在各样政策上都向资产阶级靠拢的民进党,又如何能坚持其反核立场,更有待检验。不论民进党未来是否将会改变立场,最为根本的是如果要将废核运动进行到底,需要的是广泛的群众运动,而不是一个资产阶级政党的政治承诺;电业自由化与废除核电并无直接关系,许多国家电业私有化的例子已证明将电业交给私人资本经营,不但不能解决核能问题,反而还让一般群众承受更昂贵的电价。

在民进党亟欲推动的TPP当中,国营企业的私有化也在协定的要求事项之中。民进党以废核之名高举电业私有化之旗,真实的政治目的就是要将台湾推向美国主导下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区域整合,藉着反核的名义,实质的推动能源电力的私有化政策,以迎合美国帝国主义的需求,并为面临着资本主义衰退利润减少的台湾资产阶级开创新的市场。为一般的受薪阶级,将成为这场私有化进程的牺牲品,如果今天的反核运动没有与反对私有化的诉求连结起来,台湾资产阶级将进一步接管民生必须的能源用电,在你我身上多扒一层皮!在今天,我们就该举起反对私有化的诉求,对抗资产阶级对於群众进一步的剥削!

为什麽我们反对电业私有化?

如果照民进党所言,承袭马政府的电业私有化政策,那未来将是由少数的大资本家联合垄断台湾的电力供给。台电国营的垄断跟私人资本的垄断是有着极大的区别的,前者肩负的是供给社会必须能源的公共服务责任,只是今天台电中油在国营化下没有民主监督和控制,才造成官僚化下低效率丶高浪费的问题。如果国营能源公司由民主控制,将可以由民众制订生产和合理的价格。但後者并非如此,作为私人资本,它的目的不再做为供应社会必须能源,而是营利的最大化!一旦私人资本掌控了台湾多数的电力供给,那我们将面对的是更高额的电价,更加劣质的服务。

七十年代至今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所倡导的公共服务私有化政策,在各国的实践已经证明,它不能带来更好的效率及优质服务,它带来的是公共服务的破产,价格的高涨,甚至是群众生活的大灾难。以80年代在柴契尔夫人主政下,推行电力私有化的英国来看,电价不但没有下跌,2012年与1990年相比,电价还成长了一倍。我们必须承认现有的台电内部有许多亟需改革的积弊,但解决方法并非私有化,然而私有化也不能带来好的转变。

电力作为民生必需品,在私人资本的联合垄断中,我们可以看见的不会是各大资本集团为了竞争而提升品质减少价格,而是形成少数人的寡头垄断,联合议定平均价格,藉此保障各集团能够拥有的最大利润,即便在这少数人的垄断中产生了竞争,意图独占市场,那最後结果也将是一个大资本家决定你我的用电价格。台电私有化後,掌控电力的资本家将以利润至上的逻辑运作,是否废核只会视乎燃油价格。当国际燃油价格未来再上升时,核电有「市场需求」的论调会再甚嚣尘上。

核电与煤电的选择题?

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逻辑下,利润决定一切,利润就是一切!在今天已经有许多洁净能源的替代方案不断的被发明出来,但仍不能成为主要的发电来源,为什麽?正是因为这个市场经济的逻辑,洁净能源方案如果不能比现有的污染能源带来更大的利润,「市场」不会接受,资本家不可能倾力投资发展。如果废除核能的前提是提高石油煤炭的发电量,那结果也终将是加速地球的气候极端恶化。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个彻底的洁净能源发展方案,这将会与这个资本主义利润至上的逻辑背道而驰,如果不这麽做,我们将面对更加严峻的气候极端恶化,又或者是核能发电的高危险性与核废料的污染问题。在现在的资本主义发展底下,已经没有任何真正的出路!为了人类社会与地球环境的永续发展,反对核能与环境保护的斗争必须对抗现在的整个经济制度--资本主义!

废核也要废除资本主义!

面对核能的威胁,不单单是国家政策的一意孤行,更是由於资产阶级对於低廉电价的需求,然而核能却使我们活在高风险之中;电业私有化的推动,根本性的是要为资产阶级开创新的牟利市场,然而你我却要承受更昂贵的电价,更劣质的服务,核能的存废却也是未知数。废除核电与反对电业私有化的运动,都是劳动群众对抗压迫和剥削的斗争,面对现在民进党政府的上台,我们反对核能发电的诉求一定要跟反对电业私有化连结起来!因为电业私有化能否达成废核之目的并非必然,却会先给我们带来更沉重的生活负担!

要废除核能发电,最为根本的是必须让群众民主的管理能源发电,将台电收归为群众及工人的民主监督控制,彻底解决台电内部的官僚弊病,并且积极发展洁净能源,来取消造成污染的一切发电方式。这不是一天就能达成的目的,需要一场广泛的群众斗争,对抗整个政府的亲资政策,并且提出民主管理监督能源发电的诉求。就像在日本福岛核电事故发生後,之所以能够迫使当时的日本政府停止一部分的核能发电,就是因为有一场持续而大规模的群众示威。

但在近期因为日本安倍政府亲向资本家的态度,为了提供给日本的大工业资本家更加低价的电力而重启核电厂。日本重启核电的例子已足以证明,只要电力企业掌握在资本家手中,他们可以在核电厂关闭後重新推出,为盈利作出破坏性的政策,夺回群众斗争的成果。在抗争中我们不单单迫使政府废核,更要夺回属於劳动群众的能源民主权利,不再让核能发电继续威胁我们的安危,不再让造成空气污染的一切发电方式破坏我们所居住的环境,要让能源电力的发展走向我们可以与环境永续共生的方向!这一切都需要将电力能源及主要经济部门收归在劳动群众的民主管理下,实行民主计划经济,大规模投资发展再生能源,以洁净能源取代核电和石化燃料。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