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上街抗争 撼动中共政权

2016年3月17日 上午 1:11Views: 1215

黑龙江省数千人游行,反对裁员、反对打压——工人要有自己的民主工会!

抵抗 中国劳工论坛 报导

在中国东北黑龙江省,数千名矿工的罢工持续至第六日,要求“共产党还我们钱”。

正值中共在北京举行人大会议之际,矿工的抗争行动撼动了政权。在人大会议的其中一个讨论重点,就是国营企业将会大幅裁员500-600万个多余职位,相当于全部国企职位的1/6。黑龙江省工人深受关厂与裁员问题所苦,当地的矿工罢工对裁员计划作出了勇敢且铿锵有力的回应。

自3月9日礼拜三,双鸭山市的矿工开始上街。龙煤集团是黑龙江暨整个东北地区最大的国营矿业公司,旗下有40多个矿区,其中10个位于双鸭山市。去年9月,龙煤集团宣布裁员10万人,占总员工的40%。该公司自2014年以降总共积欠了8亿人民币的工资。在黑龙江的不同城市,龙煤的员工先前已发动过数次讨工资的抗争行动。换言之,双鸭山市的罢工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双鸭山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积欠工资)问题已经非常普遍了。”黑龙江的一位维权人士向《美国之音》表示。

在中国,工人并没有自己的工会。唯一合法的工会组织是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往往总是站在管理层那边对抗工人。在今次龙煤事件中,中华全国总工会消失无踪,完全没有支援抗议的工人。

矿工横幅写着“共产党还我们钱”

矿工横幅写着“共产党还我们钱”

省长发言激怒工人

陆昊在人大的发言成为罢工的导火线。在3月6日一场电视转播的会议上,黑龙江省长陆昊声称,龙煤没有欠薪,并称赞该公司为国有企业重组的成功案例。他还提到龙煤每年的人事费用是100亿人民币,相当于省政府总预算的三分之一,暗指龙煤工人是省政府的负担。“(井下职工)没有减一分收入。”陆昊如此表示,令工人的怒火更加升腾。

在龙煤经营三个矿场的双鸭市东荣区,示威首先爆发,后来快速扩展至全双鸭山市。根据当地消息,双鸭山市10个矿井里的8个都只有间竭运作,矿工被拖欠数个月的薪资。井下职工以前能赚到6000人民币月薪,但现在大多只能赚到一半——如果有发薪的话。地面工人的月薪则被删减到仅仅800人民币。

矿工及其家属游行到双鸭山矿务局,手持写着“我们要活着,我们要吃饭”的横幅,并且斥责陆昊省长是个骗子。到了礼拜五,多达一万人参与双鸭山市的示威,封锁了该市的联外铁路干线:“数以千计的人都在抗议……警察开始把人带走。”一名目击者向《路透社》表示。

“我们在讨回自己的钱,却有人因此被捕。”一名工人告诉《纽约时报》:“难道要讨回自己的工资是违法的吗?”《法新社》报导,抗议现场一名老妇向政府官员求情:“我给你跪了,我的家人没东西吃了。”

微博流传的一张横幅标语写着“共产党还我们钱!”这印证了这个一党专政政权最深的恐惧:工人的怒火可能很快会将矛头指向政权,而不只是地方老板。

国家镇压

工人坚决的行动迫使陆昊省长发布声明,承认他先前的资讯有误。陆昊表示会对龙煤的企业重组提供“支持”,但之前又说政府不能永远扶持该公司,言论前后矛盾。至于对欠薪问题,他并没有提供具体承诺。陆昊未提及他让步是因为工人上街。由于当局害怕双鸭山市的工人会启发更多人上街,中国的媒体当然没有报导抗议事件。尽管媒体封锁消息,事件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仍登上热门话题之首。

与此同时,从网上流传的影片可见,省当局派出大批武警强硬驱赶示威者。双鸭市政府在官方网站的声明警告,双鸭山政府会坚决打击“堵塞铁路、破坏生产、串联、挑事”。可见,中共政权是多么害怕工人的罢工和“串联行动”。

如同《法新社》在报导中:“黑龙江的情况反映了中国官方所面对的两难,他们说他们既希望改革世上第二大的经济体,同时又试图避免政治动荡。”香港《南华早报》形容双鸭市罢工为“在国家进行经济重组底下将会再次发生的场景”。

政府计划要在未来2至3年让煤矿减产5亿吨、钢材减产1.5亿吨,伴随着的是这两个产业180万个职位的消失。媒体大幅报道“僵尸企业”以及需要处理中国产能过剩问题。然而,产能过剩的问题毕竟不能归咎于工人阶级:他们薪水太低了,无法负担更多消费。

矿工爆发示威,黑龙江省长陆昊惹祸

矿工爆发示威,黑龙江省长陆昊惹祸

习近平:“面向市场”

在2006至2012年的煤钢业荣景中,大批资本家与贪官透过这些部门投机发财,但无计划与投机性的产业扩张,留下了产能过剩的问题,2012年至今,煤价已经下跌超过50%。据报导,去年中国有90%的煤矿都有亏损,导致龙煤等公司债台高筑。但为此付出代价的却是工人,而不是投机客。

中国经济迫切需要升级,改用对气候友善的可再生能源,摆脱石化燃料,因此需要立即扩大对绿色替代能源的投资。

中共专制政权所服务的,是在过去30年的资本主义复僻中令自己致富的亿万富翁们的利益,如今它却要我们相信,大规模关厂与消灭“僵尸企业”是唯一的出路。在3月7日礼拜一的人大会议上,习近平谈到龙煤必须“面向市场”时表明了他的态度。该公司的网站也引用了这番言论。

社会主义的立场是,工人不应为此危机付出代价。就在去年11月,龙煤在鸡西市的一个矿坑发生地底火灾,夺走21名矿工的性命。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中国煤矿工为了造就“经济神话”而作出了千千万万的牺牲。中国煤矿业的安全纪录是全球最差的。

社会主义者主张,转型至替代能源的过程不能依靠官僚指令,而必须透过由雇员及工人社区民主计划与管理大企业、银行及天然资源。只要在新领域创造大量工作职位,就可确保转型过程中保障工作职位与薪酬水平。新领域包括太阳能、风力与波浪发电,以及绿能科技、大众运输系统的发展,还有(以兼顾环境与社会考量为原则的)都市规划与建设的崭新路线等等。城市发展和建设的路线要彻底改变,应该以环境和社会需要为基础。

双鸭山市位于黑龙江省东部

双鸭山市位于黑龙江省东部

救市不救人

过去一年,中共政权持续出手救市。政府基金向股市挹注超过1兆人民币,以避免金融投机客与银行遭逢更巨大的损失。但是在面对黑龙江的矿工时,中共官方却说政府“没有钱”。

双鸭山市的罢工对中国的现况而言是一个重大征兆。工人抗争数字正在急升,其中有90%的劳资冲突都跟欠薪或者欠缴民生必要开支(例如住房、退休金等)有关。

根据《中国劳工通讯》所述,中国去年有2,774次罢工,乃2014年之两倍。然而,《中国劳工通讯》的罢工数据只列入有被社群媒体报导以及极少数有被官媒报导的罢工——据信中国罢工事件的实际数字可能较此高出8倍。

包括黑龙江在内,整个东北已成为不久以前的大规模工运重新上演的舞台。在2002年,成千上万来自煤矿业、石油业与金属产业的工人上街抗议裁员,甚至暂时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工会。那场运动遭到中共残暴地镇压,工人领袖则被监禁。当时,中共政权在前总理朱镕基领导下,对国企进行大规模瘦身与私有化。1997至2002年间,一场受到全球资本家欢迎、并被中国现任的领导者们视为典范的改革,造成了大约4,000万名国企员工失业。

现在,习近平政府正在准备新一波对“僵尸企业”的瘦身与裁员,他们说这场改革会很“渐进”,并且强调不会造成朱镕基当时那么大规模的失业。在人大会议中,政府开出1,000亿人民币的“专项奖补基金”支票,用以补偿予被裁减的工人。然而,所宣布的裁员规模、以及裁员对黑龙江与东北等区域造成的毁灭性冲击相比,这些基金形同杯水车薪。

东北地区已经成了一座火药库。失业率与犯罪率都在飙升。有些城市因为年轻人外移寻找工作的关系而面临人口衰竭。对聚首人大的中共领导人而言,双鸭山市的罢工无疑是一记警钟。那些怒吼声警告着:不只是在国企改革灾情严重的东北地区,各地的工人阶级都会奋起对抗严峻的撙节。由于贫富差距跟90年代后半期相比已经进一步扩张,而全球经济也不再为经济提供新市场与成长来源,反抗的情绪可望比90年代当时更加坚定。2002年群众抗争时,在中国粗略实现过的独立工会运动,将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复苏,并发展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

minerlogo

网上联署声援黑龙江矿工斗争!

中国劳工论坛的主张:

  • 声援黑龙江矿工!
  • 反对镇压与逮捕!
  • 工人要有自己的民主工会──把各地的斗争联结起来,扩展至其他城市!
  • 反裁员、反欠薪——危机由投机客与资本家买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