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两会:大规模裁员与失败的经济改革

2016年3月21日 上午 2:19Views: 450

社会主义讨论小组对中国现状的看法:

中国两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与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正在北京举行,中国劳工论坛访问社会主义者对于中国的发展趋势。中国劳工论坛的编辑文森 Kolo、内地活跃分子王林宇、香港社会主义行动成员、为《社会主义者》杂志撰稿的左仁。

从北京两会中得到什么的结论?

文森:两会只是一个传声筒,所有决定都是中共高层预先铺排好的。最近几年,两会因为成为全球富豪的俱乐部已引起注意。今年就有超过100名亿万富豪的代表出席。有报导指,在人大会议上,10位最富有代表的总资产是1,840亿美元,是美国最富有的10位国会议员的财产的100倍。

习近平和中共政权利用今年的两会,向全世界发出一个讯息——中国经济并不如外界所想像的一样差。可是现实上,中国经济气氛可谓极度糟透,各界菁英和全球资本家都非常担忧。很多中国的地区都是面对严重的压力,经济陷入困境,而对于如何执行北京制订的政策,大家都一筹莫展。中共最近进一步收紧媒体的控制,封锁经济的坏消息。这是另一个严重的警号。

仁:从两会可见,中国政府面对目前的经济危机,完全不能提供任何真正出路,而下一波对工人阶级的打击将会到来。政府在宣布裁减500万至600万国企职位。在全国人大上,政府承诺会为下岗工人发放1,000亿人民币的“安置基金”。但当地政府频临破产边缘时,这笔基金对于缓冲受影响的工人和地区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在受影响工业里,工人连薪金也被拖欠,谁能保证这笔“安置基金”能到他们手中?

王林宇∶政府想在全国会议上表现团结,不要想争议曝露于公众面前。但自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的发言在坊间广坊流传,他大力打击《劳动合同法》,指这法律对工人“过度保护”,令资本家身负重担。楼继伟是资本家的代言人,统治菁英中最新自由主义的一翼。这堆人将中国经济危机归咎于“工资上涨太急速”。事实上,房屋和生活必需品价格不断上升,工资上升的速度只是仅仅能追上。楼继伟的言论与整体趋势符合:中国将会发生大幅裁员、工作岗位被削减、工资被降低,工人权利被打击。

全国人大会议上,我们听到李克强等高官指出,中国并没有 “硬着陆”的出现,你们有什么看法?

文森:中共已进入损害控制模式。习近平、李克强、中央银行行长周小川等人,都一面倒唱好中国经济,以挽回社会信心。在上海G20财政部长会议里,中共官员很明显这样做,所以在两会里这些言论得以延续。

中共在年初时面对历来最恶劣的股灾后,现在尝试收复失地。中国政府于两会注资支撑股巿,以免新一轮的波动会令事情不可收拾。但即使如此,在2016年中国股巿仍是自希腊之后第二表现差的。还有其他几个更严重的问题。资本空前快速地外逃,令北京更为担忧。根据《彭博行业研究》的报告指,2015年已经有1兆美元从中国逃去,可见资本家对中国经济信心崩溃,企图在其他地方寻找价值。

王林宇:中共政权正在尝试隐瞒经济问题的整个画面,他们利用堂皇的计划去抑制着危机的氛围。举例来说,两会上他们确认住房去库存(全中国数千万间)为2016年优先的任务。第三四线城巿是房产爆破最严重的地方,占全部建房工程的67%。政府主要的解决方法是,将移民工迁入这些城巿,以去库存及刺激房屋的需求。但人所共知这方法是徒劳无功,因为随着经济放缓,移民工的工资也会不断下降。今天,很多地方的移民工已经迁出城巿,因为当地已经没有工作机会了。

资本家和前房地产大亨任志强可能反而更为“理性”,他指出,唯一方法是拆毁卖不出的房屋。事实上在部分城巿这情况已在发生。可见政府的改革计划充满内在矛盾。大部分工人薪水很低,欠缺购买力,因此产能过剩问题不能解决,也不能将中国推向内销经济。相反,政府维持增加债务以防止经济爆破,但这只会令经济陷入长期停滞,就像日本一样。

左仁:从上年六月和今年一月的股灾,已可见政府全无能力驾驭经济。他们尝试利用刺激措施──注入信贷和货币宽松措施──以避免硬着陆。这令中国更可能步入日本经济危机的后尘:高债务、增长缓慢、没有利润的僵尸企、民众因不想花费而令购买力下降。但在中国的政治制度下,这种经济危机会带来比日本1990-2000年代更严重的社会后果,可以造成革命动荡的局势。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指工人工资上升过快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指工人工资上升过快

政府正计划在钢铁和煤矿业等重工业进行大规模裁员。短期内会有何影响?工人又会作出什么反应?

左仁:近两年,工人抗争的数字正在上升。在2015年,罢工的数字是2,774宗,是2014年的两倍。差不多九成的抗争都是与欠薪、欠交社保有关。如果中共真的如之前所宣布裁减500-600万工人的话,失业率攀升会引发社会动荡,因为中共并没有资源为大量失业人士创造新职位。

然而,就在全国人大期间,黑龙江省有超过一万名矿工及其家属上街抗议。超过8万名工人半年没有支薪,被警方大力镇压。有工人手持“共产党还我们钱”的横额上街,可见工人意识正在提高,并不像以往纯綷反对个别老板或地方官员,而是愈来愈倾向针对党和中央政府。这批矿工来自该区最大的国有企业龙煤矿业有限公司。这公司在上年宣布裁减10万个矿工职位,矿工们过去数月一直持续抗争。

文森: 现时全国国有企业雇员总数为3,700万。中共宣布未来两三年内,国企将会裁减5-6百万人,占整体的15%。大斧已经率先向着钢铁业和煤矿业挥下去,社会保障部长尹蔚民直指这两个行业准备削减180万个职位,此外裁员的行业包括玻璃制造业、水泥和造船业。

为了防止社会动荡不稳,政府想间断地裁员和关厂,“循序渐进”地将产能过剩的企业合并。但这场在双鸭山市发生的矿工抗争,显示出矿产和钢铁业等重工业的工人都已大量面对欠薪。

黑龙江省长陆昊在两会上公然撒谎,指工人“没有减一分收入”,招致矿工抗议,迫使他承认欠薪的事实。这场抗争罕有打破中共高官在人大会议悉心营造出的梦幻世界。

资本家们现在越来越担心习近平所承诺的改革会暂缓甚至倒退。这个担心合理吗?如果是的话,又为什么会这样的呢?

左仁: 是的,所谓的改革已经暂缓了,其实这结果几乎是必然的。中共现在根本承受不了进一步的经济放缓,因为这会带来社会与政治动荡。他们在人大宣布的6.5-7%增长目标,应该会不大可能达到。但他们被迫走回旧路,注入信贷来刺激经济,让企业可以新贷抵旧债。这做法会使债务继续增加,尤其是那些已经债台高筑的国企。因此,中共正面临两难局面,经济改革的加速会增加硬着陆的风险。所以他们现在很害怕,任何一小步的改革都需要步步为营,以防触发连锁效应,导致企业和金融的崩溃。

王林宇:简单来说,政府继续试图推动改革来克服现在的困局,但是他们的实际行动会随着状况(包括生产过度和经济疲弱的问题)而改变。他们仍旧使用“稳定增长、深化改革”的口号,但两者却越来越矛盾。中共政权内出现了分歧,有些人认为改革能够跨过这些困难,但也有人认为现在的困局其实是源自于改革本身。

文森: 那些资本家们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在中国经济如是,在世界经济也如是。从他们的资本主义制度之立场来看,他们需要习近平推行结构性改革,以解决中国的金融和债务危机,而这个危机一旦爆发亦会对全球资本主义带来灾难。但有时候这“药方”可能比原本的“病”还令人难受。将大量“僵尸企业”关闭,随时会触发中国的经济的衰退或硬着陆。

我们经已看到了中国放缓对国际所带来的震荡,大家可以想像下假如中国出现衰退的话,那影响会怎么样。官方宣称中国经济增长为近7%,但已经将其经济危机输出到了巴西、智利、加拿大和那些出现过“经济奇迹”的非洲国家。

我不认为中共政权有什么大计划,他们只是见步行步,几乎隔一个星期都可以一百八十度的改变,来试图应对各个相互矛盾的压力。中共正在借来列根和戴卓尔夫人的政策,推动“供给侧改革”──增加企业税务优惠、为国有产业引入私人资本等。都不是新的玩意,不过是将旧有的改革承诺从新包装。北京想藉此来说服资本家们一切都在政府控制之下,改革将会贯彻始终。

龙煤矿业集团宣布裁员10万人

龙煤矿业集团宣布裁员10万人

中国的媒体审查与打压正在加剧吗?

左仁: 没错,去年七月的时候,政府进行了一次有计划的全国打压,将超过300名维权律师拘捕。另外,中共将镇压“全球化”,将身处海外的异见人士拘捕。他们在香港和泰国绑架了铜锣湾书店的店员,并迫使他们在电视上认罪。中共亦将被捕的异见人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比起他们过去使用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更为严重,最高可能会判处无期徒刑。

文森: 在习近平领导下,中国进入了空前的专制控制。在两会之前,习近平巡视了国营媒体的办公室,并向他们训示要“爱党姓党”。现在连经济新闻和资料都需要经过北京的严密审查,而结果只会令更少人会相信官方数据。因此,过去一直受到官方容忍的商业杂志《财新周刊》,上星期都意外地抗议官方审查,表达对政府限制经济报导的不满。经济新闻过去算是个“安全区”,相对能够容纳较开放的辩论和异见,因为如果连这个都封锁的话,中共将会犯下更严重的错误。

习近平的政策不但不代表他的强大和自信,而是完全相反。他所进行的高级别清党,对律师与NGO的打压,显示对政局不稳的畏惧。来年将会举行中共十九大,而各个派别经已为政治分赃作出准备,习近平当然希望巩固自己的支持来避免敌对派别的反扑。

中共为什么要加大镇压?

王:      因为中正面对着急速的经济下滑,而工人罢工和抗议事件的数字则不断攀升。今天中国社会有很强烈的仇富情绪。中共需要增加打压来防止工人和群众组织起独立势力。政治上来说,这个政权十分不稳,内部严重分裂。当统治菁英公开分裂的话,群众就会更有信心反抗了。

左仁: 习近平也透过镇压来将军权、警权和监控部门权力集于一身。他要加强对这些党国机器的控制。另外,中共在煽动民族主义来转移民众的不满,他们指控那些维权律师和NGO为“西方势力”,企图在对抗西方国家的名义下让人民“团结”起来。

文森: 打压加剧的主因是国家内出现潜在的分裂,再者就是对群众抗争爆发的畏惧。政权害怕一旦一块细小的砖石掉下来,整座高墙就会倒塌。整个社会的各阶层都充满了压力,甚至包括菁英阶层之中,这些压力随时会失控爆炸。当然,这自身也是矛盾的:中共越加大镇压,未来的社会爆炸的威力则越大。与中共的经济政策一样,其政治路线只会使到及后的问题更严重。但对于他们来说,危机晚来要比早来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