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珍员工抵抗资方打压工会

2016年3月25日 下午 8:32Views: 71

强积金对冲蚕食工人的退休保障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维珍航空在年赚过百亿的情况下,于2015年11月宣布全球裁员,遣散以香港为基地的51名资深机舱服务员。公司在处理遣散香港员工时,并利用强积金对冲机制,冲走将被遣散的雇员应有的遣散费。在2016年2月25-28日,维珍航空工会发起一连四日的静坐行动,并在3月1日游行至英国领事馆。

强积金对冲机制容许老板使用强积金的雇主供款部份,支付长期服务金及遣散费,大大降低老板炒人的成本,根本就是合法盗取工人的积蓄。据工会表示,被裁的51名服务员原本应获得合共超过700万的遣散费及长期服务金,但被对冲只剩下大约60多万元。有工作超过22年的维珍员工,其中31万被对冲,只获2万元遣散费,将来生活前路茫茫。此外,维珍航空在香港的基地享有免税优惠。

早在一月份时,工会已经发动了野猫式罢工行动,但公司从英国聘用临时空勤人员代替罢工员工,不惜工本都要打压罢工。到了二月份,维珍航空更针对工会成员的正常执勤,将他们的航班编配大幅削减超过六成。根据香港空勤人员总工会(HKCCF)表示,“维珍航空竟然纪律处分三位当时参与工会罢工的会员,完全无视香港劳工法例赋予工会的权利。”

全球航空公司站在打压工人的前线,通过强迫放无薪假和外判制度、招聘无工会成分的员工、削减各项成本等措施,打击工人的保障和权利。在这背景下,像维珍员工般的抗争在全世界此起彼落,成为一个趋势。最近,香港国泰工会快月发起工业行动,而在法国、德国和挪威等欧洲多个国家,航空业员工也起来抗争。

Virgin conflict

社会主义行动专访两位参与抗争的员工,让她们亲身讲述自己的处境:

受访者一、林小姐:

我年资最低,只做了八年,因为遣散费全部被对冲,现在赔偿是零元。暂时我未知有什么工作可以做,维珍方面没有对我们作出支援,所谓转介我们到第二间公司的做法,实际只是给我们HK EXPRESS / HK AIRLINE招聘广告的网站连结,叫我们自己应征工作。八年以来公司经历了三次危机,三次叫我们做一些措施,像削减自己工时,帮公司渡难关,我们都有帮手。一来是CUT工时,做一年至两年兼职,我们都有帮手。但现在被对冲后我什么都换不到。

受访者二、李小姐:

我在维珍工作了15年半,但今次裁员我是一毫纸的额外赔偿都拿不到。这是第三次公司地震,第一次是九一一,要我们放无薪假一两星期,我们有共渡难关;第二次是沙士,我拿了半年无薪假年;到08年金融风暴要炒人,要我们转做PART TIME,我当时飞半价,返一个月放一个月,工资只有一半。到今次公司要炒人,只用一封信就交代了。我们的存在是我们懂广东话和普通话,因为很多英国华侨不懂英语,我们也做很多大陆人生意,所以英国空勤员是不能完全取代我们的。我已到41岁,其他亚洲航空公司空勤员的退休年龄是35-40岁,所以怎会再聘用我呢?我们只能做一些文职工作,但我已做了本行这么久,是会脱节的。

FULL TIME一个月飞四班机,包括房屋津贴、语言津贴,大概有2万6千元。但现在我底薪只有6千(港元),现在我们很多时飞两班机,来回一次我们有460(英)镑,每个月只有一万至万一元。我有一个八岁小朋友,正在读小学,要靠我们老公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