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南山保险业劳工的斗争

2016年4月2日 下午 7:45Views: 71

座谈会:南山保险业劳工的斗争

工人国际委员会(台湾)报道

3月27日,工人国际委员会在台北市景美举行座谈会,邀请南山人寿保险工会讲解金融保险业劳工的困境与南山罢工的经历。在场讲者分别为两位南山工会常务理事王尹彤及施少华,以及早前积极声援南山罢工的工人国际委员会成员Vincent。

王尹彤常务理事谈到民国98年AIG保险将南山股权卖出,最後二卖由润成集团接手,不但不解决过去的劳资争议,反倒更加强化对於工会的打压,并透过各种法律手段打压工会,并急欲规避应承担的雇佣责任 。

Nanshan meeting1

南山罢工受到怎样的打压?

两位常务理事都谈到法律对工人的不公平。王尹彤愤愤不平说道,根据法律,如果资方要更改劳动条件,是必须要经过劳资协商,但资方片面更动南山业务员的劳动条件,也完全没有被法律追究。工会在民事诉讼的官司上,由於资方有更多资源可以大量「举证」,令工会节节败退。施少华常务理事表示,南山工会罢工期间,只能设立罢工「纠察线」而不是「封锁线」,劳工只能在公司门外劝其他人不要进入,但如果全面封锁出入口的话会触犯法例。公司也用法律打压工会领导,王尹彤说:「现在除了我之外,其他理事都有罪在身,被控『妨碍自由罪』。」

南山资方也企图动员一部分高年资的业务员来反对工会,刻意制造一些分化,例如说:动员下属透过电话骚扰工会干部。王尹彤常务理事:「我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劳劳相残!」

劳工抗争的经验

施少华举出一些台湾劳工抗争成功的近例。例如,台大的教学助理终於被承认是劳工的地位,可受劳基法保障,而世新大学也开始走向这个方向。之前高铁工会宣布发动罢工,那些资方半夜开会也要谈好条件,因为高铁是全国很重要的运输业,不能让它停顿。」他又提到去年华航企业旗下的华洁公司,华洁工会发动罢工时设立纠察线,阻挡资方将货运出,很快就迫使资方妥协。

王尹彤也分享到去年到访南韩声援Hydis电子业工人。Hydis工人曾经在2015年赴台抗争,反对台湾永丰馀集团旗下的元太科技关闭生产线与解雇劳工。「当时韩国的工人叫我们穿雨衣,我们没有在意,好吧就穿吧,岂料警察真的用胡椒水跟辣椒水和催泪瓦斯镇压。韩国工人保护我们,让我们先撤退。」王尹彤表示:「为什麽南韩工会力量这麽庞大?因为工人真的受到很大打压,知道一定要团结起来!就像近年台湾工会好像兴起了一点,因为台湾劳动条件愈来愈差。」

施少华:「资本主义是什麽呢?唯利是图丶为所欲为丶贪得无厌!」这句话由一位经历过罢工的工人讲出,的确是特别有说服力。他引用郭台铭前年捐一百多亿台币建设台大医院新大楼,但後来却要占用大楼好一部分来作为自己的办公室,建案也由自己的公司承包「就是左手转右手丶沽名钓誉。」

工国委(CWI)Vincent表示南山罢工证明只要有具战斗力的工会,零散工人也可以组织斗争,令人感到很鼓舞。南山罢工也激发了大众银行威胁罢工,相继的合正工会及丰裕工会劳工抗争成功。工国委 (CWI)过去几个月积极声援南山罢工,举办了二十次街头宣传。Vincent解释台湾经济依赖中国,将会因为中国经济危机而受到影响,因此金融业与国家部门正在推动「破坏性创新」,就是以金融业数位化名义裁减员工,以节省成本。这将会打破无数工人的饭碗。「我们已经可以开始预示到未来如同元大并购大众的案子将不断产生……金融数位化的推动除了加速金融寡头垄断外,更是成为打压工人阶级的武器。」

「南山工人跑业务丶具专业知识丶服务客人,辛苦劳动,他们是实际运作公司的主人,资本家对公司运作却一无所知,因此劳动者才是生产/经营公司的主人翁,也因此我们主张工人应该夺回经济的拥有权和控制权。」

Nanshan meeting2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