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渡过了最坏时期了吗?

2016年4月25日 下午 1:00Views: 115

中共政权刺激经济的力度加强至2009年水平,这是有信心还是绝望的表现?

本文为《社会主义者》杂志第37期(2016年5-6月)社论的删节版

诺丁汉大学教授曾锐生认为,中共当局“正在进入危险区”。他向《南华早报》表示,三月份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显示出(中共)软弱与焦虑的迹象”。我们认为这观点是正确的。黑龙江煤矿工人罢工像一道闪电划破全国人大的上空,警告危机正在来临,这成为习近平上台后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习近平并不像媒体所讲一般是稳如泰山的“强人”,相反其地位受到了挑战。经济危机进一步加剧了中共高层的紧张局势, 并削弱了习近平政策的公信力。在一家有官方背景的网站上, 曾短暂地出现一封要求习近平下台的公开信,署名为“忠实的中国共产党员”;随后中共展开疯狂的逮捕和镇压。信件可能出自中共反习派系之手。明年中共十九大将会替换政治局七个现任常委中的五个,届时党内权斗很可能会浮现出来。

无可避免的衰退

尽管四月份的经济数据没有那么糟糕,而且政府合力发放好消息,宣扬首季6.7%的经济增长是“好开始”,但是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依然低迷,而北京的经济数据是历来最不可信赖的。这不完全是中国的问题,而反映出全球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死胡同,经受着其历史上最严重的潜在危机。只是因为有政府大力介入,各国央行前所未有的大量印钞,才得以避免全球金融危机引发1930年代那样的大萧条。但是,大萧条的噩梦还是可能成真的。在2007-2015年间,全球债务增加了57万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经济总量的五倍。这是一个中国自身问题的一个倒映。而随着全球增长速度降低到零,债务水平会继续上升。

习近平的统治正面临着经济和政治逆风。

习近平的统治正面临着经济和政治逆风。

信贷膨胀创下纪录

中共当局无法摆脱它自己制造的经济困境。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中国必须进行痛苦的、像政治炸弹一样的产业重组,否则庞大的债务不可避免会引爆金融危机。正如我们在本期杂志中解释道,人们还有其他出路,也就是民主社会主义经济计划的出路。但是,这个替代方案是无法为中共当局所理解的。相反,政府求助于增加债务,从而避免GDP骤跌。这不过是为未来制造更大的问题。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维森将政府的政策比喻为“抽吸鸦片以看起来健康”。今年首季银行扩张了4.61万亿人民币信贷, 超过了2009年首季时政府刺激方案的4.58万亿。

“北京当局正在以出卖灵魂的方式争取时间,令危险与月具增。”英国《每日邮报》的国际商业版编辑安布罗斯·埃文斯·普里查德(Ambrose Evans-Pritchard)写道:“连中国也不能在金融危机中免疫,即便银行系统是共产党政府的一支臂膀。我一直认为,中国最终会陷入经济停滞,像日本一样感染慢性病毒。就算这样想也还是太乐观了。”

香港:北京的计时炸弹

中国的经济动荡会对香港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令政治意识改变的速度进一步加快。香港的政治版图正在加速破裂。可惜目前没有工人阶级的政治声音将反抗力量团结起来。

梁振英时代对于统治阶级来说是一场大灾难,北京当局可能决定让他在2017年下台。雨伞运动由于欠缺领导和革命策略而未能实现变革。这场斗争的经验令人沮丧,但同时群众还是对政府怀有强烈敌意。

梁振英“胜利”后,动摇了从前相对稳固的泛民建制两派局面,第三力量的冒起令非民选的亲中共集团更难统治香港。港独思想(不只是“本土主义”)不再被边缘化,而变成北京的定时炸弹。

为了应对新的挑战,并满足建立强而有力的社会主义替代的迫切需求,我们改变了《社会主义者》杂志的格式,为增加投稿人和扩大议题提供空间,也反映了我们组织在过去一年中的发展——支持者和同情者人数增加。不要袖手旁观了!

如果你想获得工人国际委员会及其中国支部的资讯,或者想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选择中或英版本),请联络:cwi.china@gmail.com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