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总统迪尔玛被弹劾

2016年4月26日 下午 7:00Views: 161

迪尔玛.罗塞夫政府濒临崩溃

马库斯.考尔布朗纳(Marcus Kollbrunner),自由、社会主义与革命(CWI巴西)

巴西国会弹劾委员会表决通过支持弹劾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迪尔玛支持者之前通过最高法院阻止弹劾议案,但最后失败。巴西深陷政治和社会危机,并将政府带到崩溃的边缘。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绝望地请回了前总统卢拉(Lula),让他在政府中担任“超级部长”,试图以此来使卢拉免受腐败指控。

Brazil 2

政治危机加深

近期以来,巴西的政治危机随着经济危机而逐渐加深。去年,巴西的GDP下降了3.8%,而且预测认为今年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近两年GDP的暴跌幅度达到了该国历史之最。

2014年10月大选前,迪尔玛竭力维持经济向好的表面。即便如此,她也只是凭借微弱优势赢得了总统选举。她曾指责其右翼竞选对手试图实施新自由主义政策,但大选刚刚结束后,她自己就开始实施了那些政策。

这导致她的支持率大幅下跌,加上经济状况逐渐恶化下,问题更加严重——去年巴西失去了150万个工作岗位,出现两位数的通货膨胀;巴西国有石油公司(Petrobras)的腐败丑闻也在不断被曝光。在名为“洗车行动”(Operation Car Wash)的调查行动中,数十名政客和全国最大的几家建筑公司的高层人员被关进监狱。

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也身处卷入丑闻的政客之列,他被指控从建筑公司那里收取回扣。事件发生于三月份右翼团体准备弹劾迪尔玛的几天之前,轰动了政界。

去年也发生过几次类似的抗议,但是今年三月的抗议活动的规模更大。据一个与巴西最大的资产阶级日报《圣保罗之夜》(Folha de Sao Paulo)有关系的研究团体所说,这些抗议活动有数百万人参加,其规模之大是巴西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参与示威的大多是中产阶级:白种人,拥有高收入和大学学历,而且年纪很大。示威的领导人很明显是右翼新自由主义者。这些示威者都强烈反对巴西劳工党(PT)、迪尔玛、卢拉和“贪腐”,但是很少有人认知到自己支持什么样的替代方案。有少数示威者呼吁军方接管政权,尽管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但这种反动观点为人们所默许。

就在这种情况下,迪尔玛邀请卢拉加入她的政府。卢拉的影响力能够阻断国会弹劾程序,而迪尔玛在国会中联盟的地位正在动摇。而且,卢拉可依靠部长职务逃脱洗车行动,因为只有最高法院才有权调查部长。

但是任命卢拉引发了更多的抗议,局势更为激化。亲企业的媒体联合起来反对政府,而亲政府团体则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反对“政变”、反对“法西斯”的示威。

资产阶级立场转变

资产阶级的立场发生了重大转变。去年8月,当弹劾更加现实地威胁迪尔玛时,资产阶级的重要代表公开反对弹劾,因为他们担心这会加剧经济危机。但是现在他们都认为迪尔玛必须下台。

资产阶级放弃对政府的支持,并非因为迪尔玛的所谓“左翼”立场。相反,迪尔玛竭力转右寻求出路。政府通过了一项反恐法令,将社会运动视为犯罪。它就一项在庞大的深海石油储备方面增加私人投资的提案与右翼进行谈判,还计划实施新的养老金改革,提高退休年龄,并如新自由主义所鼓吹的那样限制公共支出——这会自动压低公务员工资和最低工资。

统治阶级所面临的问题在于,政府已经失去了执行这些政策的能力。早前卢拉的回归(他准备再度参加2018年总统大选)就是为了保存政府残余的力量,并使它恢复实施紧缩政策的能力。由于亲政府工会和社会运动受到基层成员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反对紧缩政策,因此统治阶级可能会放弃推行部分政策,例如养老金改革。

力量对比与左翼

随着危机的展开,巴西正在处在社会两极化的过程之中。2013年爆发青年上街。罢工、占领和抗议增加了。在去年年底的一场阻止关闭学校的运动中,圣保罗有超过200家学校被占领。

但是,从这些零散的运动中,没能产生一个强大的左翼替代组织。社会主义自由党(PSOL)——自由、社会主义与革命(LSR,CWI巴西)所参加的左翼联合政党——的选票有所增加,但它仍是一个小规模的组织。

现在右翼发起了攻势,成功地将数百万人带上街头。但是即便在参加3月13日游行的中产阶级之中,一个强大的左翼替代组织也能赢得他们支持的。

一些左翼人士认为现在的主要任务是支持政府,抵抗“政变”或者说“保守浪潮”的威胁。还有一些人提出了像“打倒一切”这样的口号,但是他们没有努力打开与群众的对话。

自由、社会主义与革命(CWI巴西)拒绝右翼提出的任何“解决方案”,例如通过弹劾将总统职位交给来自资产阶级政党巴西民主运动党(PMDB)的副总统。我们对右翼政党和像司法部这样的国家机关不报任何幻想——后者扮演着越来越政治化的角色。社会主义自由党和其他左翼政党、战斗性工会以及社会运动必须建立一个左翼阵线,提供真正的左翼替代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