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联退出六四维园晚会

2016年4月26日 下午 8:38Views: 1012

退出六四晚会不但不是激进,反而代表学生会在群众斗争退却

抵抗 社会主义行动

专上学生联会正式退出举办六四维园晚会的组织。这决定并不出乎意料之外,它是一个坏决定、一个退步的决定。此外,学联亦退出每年举办七一游行的民间人权阵线。

社会主义行动对于支联会一向有很多批评。支联会刻意将晚会去政治化,将八九民运与今天的斗争分开切割,令很多年轻人感到烛光晚会只是行礼如仪。此外,支联会以由上而下的模式运作,没有开放让其他团体民主参与。这种组织手法反映到温和泛民早已否定了打败共产党的可能性。社会主义者对此绝不认同,相反我们认为共产党政权已经进入了严峻的政治及经济困境,因此当局才要大肆制造白色恐怖,对付罢工工人、维权律师和非政府组织。今年,中共甚至绑架在国外的人士,将恐怖输出至其他国家。

六四晚会的群众性质

然而,学联退出六四晚会带来了负面的效果,不仅因为学联是其中一个支联会的创会团体,也因为学生在八九斗争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当然,学生在八九运动的作用被泛民领袖和支联会夸大了。支联会予人八九民运只是一场学运的印象,但其实学生发起运动后,其角色渐渐被工人和广大群众所取代。正因为工人和群众的参与令中共当时敲起警钟。

学联退出六四晚会的做法,完全没有纠正支联会的政治弱点。维园晚会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其群众性质,每年让15-20万人集会,而且近年每年有多达2万人(主要是内地人)跨境来港参加,表达了八九民运在香港群众意识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即使大会在晚会只是诉诸情绪,淡化其政治色彩,但大集会具备群众性质,始终是今天反独裁斗争的重要平台。

另一方面,学联提出了什么替代方案?他们批评晚会行礼如仪,这点固然正确,但他们提出的替代方案是在各院校分开举办一场更零散、更小规模的集会,这有何进步可言?这做法不但没有将行动升级,也没有为六四注入斗争力量,只是举行另一场更少人参与的仪式!

Victoria

游行不足够

学联的决定表现了香港学运最近的转折。本土派近来开始控制了八间大学的学生会,将靠拢泛民的旧学联领导层踢走。目前只有四间大学留在学联,其余的已退出,但全都由右翼本土派所控制。

本土派将自己装扮成“激进”的新选择,将软弱的泛民取而代之。但他们的“激进主义”中毫无实质内容,只有空洞的装腔作势,就如在六四晚会主张以小仪式取代大仪式,从群众斗争的立场来看只是一种退步。

很多年轻人,但不仅是年轻人,都因为泛民领袖的斗争方法和战略(或说没有什么战略可言)没有发挥效用而感到失望和挫败。现在群众运动中有一种很流行的想法:“游行示威都试过了,但根本无用。”但这种结论是片面的、错误的。游行示威是必要的,在斗争中绝对是关键的元素,以凝聚群众、组织群众和教育群众来推翻独裁体制。所有革命运动都由游行示威开始,当然单靠一场或多场游行是远远不足够的。

香港民主运动的问题是,主导多年的泛民领袖往往将之局限于一次性的行动,然后尽快叫群众解散。游行从来没有连结至一个以推翻政府、改变制度为目标的战略。如果要做到这点,当然一定超越游行示威,因为过去几年多场大型游行都没有成功推翻政府。工人阶级要在强有力的工会以民主的方式组织起来,而工会则以工人政党这一个政治力量为首,以进行推翻独裁体制的革命为目标。

工人运动的斗争方法经历过150多年的考验,包括罢工、堵路堵门、总罢工,并号召国家机器背叛政权、投向人民的一方。这才是打倒专制政权所需要的方法。不仅如此,今天资本权贵彻底站在中共统治者的一方,因此一定要通过社会主义政策及公有制来消灭资本家的权力,从而设立全民退休保障、可负担的房屋、创造优质就业,以及提高工资。

“先建设民主香港”

本土派学生会扬弃支联会“建设民主中国”的纲领,从这点足以表现右翼本土派得势后所带来的反动效果。学联表示不再支持中国民主是因为要“先建设民主香港”。

这根本是打稻人,好像支持中国民主会对香港民主斗争有负面影响似的。如果以此逻辑来推论,反全球暖化或者反对国外战争的运动也会削弱香港民主斗争的力量。事实完全相反,不支持中国民主的话,就意味住面对中共白色恐怖、逮捕和绑架异见人士时采取中立的立场。例如,最近本土派组织青年新政表示在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五月访港时将不会举行抗议,因为事件“与香港无关”。单凭这说法就可见右翼本土派立场何等荒谬。

本土派的立场会令中国群众觉得“香港人不在乎”中国有多少人被逮捕、被绑架、被酷刑虐待、被裁员。对香港群众也同样发放错误的讯息:中共这个世上最财雄势大的独裁集团是否继续存在,与香港的斗争无关。本土派经常激烈抨击泛民主派,但自己却采取一样的鸵岛政策,主张单单在香港一城就可以争得民主。

背弃了中国千千万万的工人阶级,等同背弃唯一可以打倒中共独裁体制的力量。将斗争碎片化,并以装腔作势的“激进”取代认真推翻共产党的战略,只会令中共独裁体制得益。为了重建真正的民主斗争,是时候告别伪激进的、装腔作势的反动本土派!

SA June 4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