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独立现实吗?

2016年5月3日 下午 9:11Views: 950

社会主义行动 报道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张德江将于五月访问香港。预料他届时会严厉攻击港独思想。从港独议题成为社会讨论话题,可见自2012年胡锦涛访港后香港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在张德江介入之前,多名京官已经向“分离主义”作出一连串的警告,有些说香港独立不现实、不可行,有些说港独违法、叛国。如果是“不可能实现”的,那么为什么要立法禁止呢,这逻辑真是自相矛盾。

连正在访问中国的英国外交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称独立“不是一个现实的选项”。正如社会主义者们已经多次解释过的,相比于对前殖民地的缅怀,英国资产阶级更加关心同习近平签订的商业合同。

港独支持度的上升,是梁振英政府和中共独裁政权为自己的政治罪行所付出代价。强硬的专制政策,加上中国经济增长带来了肥上瘦下的副作用,令本土主义上升为香港政治版图中的重要因素。

建制阵营的力量没有加强,但是北京方面严重削弱了温和民主派。近几年来,温和泛民的软弱及其对群众斗争的恐惧被充分暴露出来。

泛民主派一直发挥着遏制群众斗争和激进运动的作用,因此北京当局削弱了一支过去对它很有用的力量。北京之所以在香港问题上保持强硬立场,是因为担心民主运动会在中国引发政治连锁反应,最终威胁到政权的存亡。

在北京切断了政改之路后,香港青年陷于沮丧,脱离中国似乎成为了他们的另一条道路。

所以,北京现在是自食其果。相当一部分年轻人认同本土派,在中文大学最近的一份调查中,18-29岁支持本土派的比例达到29.8%。但是同时,这些相互竞争的本土派团体总是在“自决”、“自治”和“独立”这些概念之间摇摆,但是各口号的实际含义都相当不同。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机会主义,但也因为他们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更大的问题是右翼乃至极右翼主导了香港本土运动。本土派宣扬针对中国人、部分甚至针对南亚裔移民及难民的种族主义是彻头彻尾反动的思想,也会很容易被建制派操弄。大多数本土派组织也是资本主义市场制度的捍卫者,甚至视之为香港的“核心价值”。

HK indepedence realistic

支持民族自决权

社会主义者支持民族自决权。社会主义者反对一个民族被强迫束缚在其所不想从属的国家之中。香港“不是一个国家”、“香港无法作为独立经济体”等理由都不具有决定性,因为在许多现存的民族国家身上这些理由并没有生效。

一个世纪以前中国还是军阀割据,可见当时中国尚未形成强大的民族意识。民族意识是可以发展出来的。北京的强硬政策和资本主义危机正在刺激香港发生这样的变化,台湾的这一进程则走得更远。

今天,尽管大多数人担心香港的自治权正在萎缩,但他们还不想独立。不过如果大多数人希望香港独立,那么应该怎样实现这个目标?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本土派组织和“香港众志”等政团的一大弱点。他们不明白,独立或者重新确定香港的自治地位,都要正面挑战中共这个世界第二大国、坐拥全球最庞大军队的政权。

若果认为可以迫使北京当局参与某种形式的谈判,就是重拾泛民主派的愚见,只不过是把普选权换成了独立。

资产阶级反对独立

在中共和资本主义的统治下,无论民主还是独立都不可能实现的。看看李嘉诚的斥责,就知道资产阶级反对独立,因为这会威胁到他们在中国的市场和经济利益。台湾资产阶级大力支持马英九亲中经济政策,他们对即将担任下届总统的蔡英文施压,使她不敢改变马英九时期的两岸政策。可见,那些认为资本主义的独立香港可以不被中国和中共支配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只有通过推翻中共独裁政权和资本主义,真民主和自决权的斗争才能成功。广大中国群众具备完成这任务的力量,因此必须与他们联系起来。在民主社会主义和公有制的基础上,中国各民族以及整个地区都能民主地决定采取怎样的国家形式,可以是我们倡议的亚洲各国自愿组成的社会主义邦联,同时所有民族都充分享有民主权利,可以自由选择自治乃至独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