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难民营的真相

2016年5月7日 下午 11:20Views: 535

香港保皇党竟推崇种族歧视、残暴不仁及昂贵的澳洲模式!

David Elliott,澳洲社会党(CWI澳洲)

最近,笔者留意到香港的右翼媒体和建制派政客表态支持澳洲当局的难民政策,实在是感到十分愕然。

澳洲的难民政策既昂贵又残暴,而且充斥着种族歧视。过去,澳洲当局将许多来自斯里兰卡的塔米尔难民遣返回该国,又将越南难民遣返到越共专制政权。当局更任由难民遇海难中丧命。上星期,一名来自伊朗的难民,在一个位于太平洋岛国瑙鲁的澳洲难民营中自焚身亡,结束了23年的生命。他被关在禁闭营三年,他留下了遗言:“我已经受够了!”两日后,另一名来自索马里的难民也在瑙鲁的难民营中自焚,现在情况危殆。

现时,澳洲政府将大约2,000名难民拘押在禁闭营中,其中两所位于澳洲境外,环境与监狱无异。澳洲当局收买了巴布亚新畿内亚和瑙鲁政府,获允许在其国土上设立禁闭营。最近,巴布亚新畿内亚的最高法院判处澳洲设立的难民营为非法,令澳洲政府蒙羞。该法庭指出,难民是“被强迫带进巴布亚新畿内亚”的,并被关闭在“铁丝网之内”。澳洲的禁闭营一直被称为“酷刑”。一些难民被囚禁数年,往往受到欺凌,而且支援不足,很多在离开时已经患上精神疾病。过去就有至少一名难民因医疗支援不足而死亡,另外有数十人自杀,而自残的行为亦很常见。

澳洲政府每年花费超过100万澳元营运禁闭营,用公帑资助外判私人公司,当中包括一家香港郭氏兄弟拥有的卫逊保安公司(Wilson Security)。也就是说,澳洲当局每年对每名被囚禁的难民花费23.9万到40万澳元,相当于八名全职工人的工资!

澳洲社会主义党(香港社会主义行动的姐妹组织)主张难民融入社区。我们要求花费在难民禁闭营的资金应用在增加本地人和难民的工作、高质公共房屋以及社会服务。

每年有数以万计的澳洲民众抗议,反对囚禁难民。在二月,一名叫Asha的难民婴儿在布里斯本被送院就医,政府企图将她送到一个离岸禁闭营,但遭到院方人员反对。整个社区的居民组成人链保护医院,并阻截车辆进出,确保当局没有带走Asha。最后政府妥协,暂时搁置遣返Asha。

Australia’s refugee camps2

种族主义的历史

澳洲统治阶级有着种族歧视、反移民的历史。在1850年代,当局立法限制华人移民入境。澳洲在1901-1966实施“白人澳洲”政策,限制所有非欧裔的移民。政客经常将“黄祸”等歧视亚裔人的词语宣之于口。

在1990年代,以反中国移民为目的的“单一民族党”成立,其领导Pauline Hanson向澳洲人表示,我们正处于“被亚洲人淹没”的危险中。当时,我们澳洲社会党组织反对“单一民族党”,领导学生罢工,参与反对歧视亚洲人的示威。

种族主义一直被用来分化劳动者,转移澳洲人的视线,将资本主义造成的问题──失业率高企、福利、医疗及教育开支被削减──归咎于外来人。最近,针对中东人的种族主义也开始冒起,令难民成为受害者。

去年,社会党组织了3-4,000人的游行,对抗滋扰穆斯林人的种族主义政党。香港的亲中右翼势力的立场,与“白人澳洲”政策及澳洲“单一民族党”的反华种族主义是如出一辙的,实在相当讽刺!他们抹黑香港难民,实际上是与澳洲统治阶级的最坏分子站在一起。他们支持澳洲的难民苛政,实际上是反对澳洲及香港的劳动者。

资本主义和种族主义是国际性的,我们的战斗也一定要是国际性的。我们自傲地站在社会主义行动及香港劳动人民的一方,也力挺那些来到澳洲寻求庇护及改善生活的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