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中华帝国主义的崛起

2016年5月27日 下午 12:00Views: 689

北海 中国劳工论坛

根据《环球时报》於5月12日的的消息,发改委可能将於本月13日後从《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中删除「投资额20亿美元以上敏感项目需国务院核准」这一条规定。根据同一篇报道,中国公司今年已经在全球达成了1108亿美元的收购协议,超过去年全年的规模。在经济危机中上台习近平竭力推动过剩产能和过剩资本的外输。尽管官方一直声称此举将促进全球经济的繁荣,但从中得利的不过是中共政府以及顺从它的各国资产阶级。面对中华帝国主义的扩张企图,全世界工人阶级只有团结反抗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摆脱贫穷和战争的威胁。

Chinese imperialism2

从「韬光养晦」到「海外扩张」

2008年经济危机後,中国的出口市场被削弱,而被长久压抑的国内消费能力无力满足庞大资本的逐利需要。习近平政府曾试图通过提高工人收入来扩大内需,但这已经遭到资产阶级及其在政府中的代理人的反对。此时经济增长放缓并非因为投资不足,而是资产阶级找不到可以获利的投资领域——当然,资产阶级及其代理人不会愿意用这些资金提高工农群众的生活水平。但是急於自救的中共政府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以避免经济增速暴跌和由此可能产生的政治动荡。这无异於抱薪救火,令资本过剩问题更加严重,并使之转化为过剩产能丶巨额债务以及房地产和股票市场的泡沫。「宏观调控神话」已经逐渐破灭。更重要的是,随着政府应对手段的枯竭,任何一场小规模震荡都可能引发经济全面崩溃,进而威胁中共政府的统治。习近平接手中共政权後立即提出以「一带一路」为核心的大规模海外投资方案,其目的就是开拓海外市场以输出过剩的产能和资本。正如19世纪英国帝国主义狂热分子塞西尔·罗德斯所说:「帝国主义就是吃饭问题。要是你不希望发生内战,你就应当成为帝国主义者。」这也是转向资本主义的中共政府不得不遵从的历史规律,无论它用怎样巧妙的语言来掩饰真实目的。

铁路外交

早在2014年,《澎湃新闻网》刊登的一篇文章就指出:「如今只要在非洲投资丶经营,就不可能避开中国修的公路丶电站和会展中心」。这番论述如实反映了中国政府的海外基建规模及其影响,其中铁路建设值得特别关注。2014年7月,习近平在访问拉美时表示,中国丶巴西和秘鲁将修建连接太平洋与大西洋的「两洋铁路」,从而将「一带一路」延伸至拉美地区。该铁路总长约5000公里,其中3000公里属於新建线路,项目预算高达600亿美元。目前正在由中国公司修建的东非铁路全长2700公里,造价250亿美元。建成後,该铁路将连接沿海和内陆地区,成为非洲的「经济大动脉」。这些项目大多从中国(政策银行丶部分商业银行和私募基金)获取贷款,修建铁路并出口相关的设备和技术也为中国公司提供了大笔利润,但中国政府努力推动铁路外交的目的显然不止於此。列宁在20世纪初时曾指出,资本主义将修建铁路同整个生产资料私有制联系起来,并把这种建筑事业变成对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和帝国主义国家的雇佣工人进行压迫的工具。尽管现代高速公路的发展已经使铁路在国内和国际贸易中不那麽重要,但在中亚丶东南亚丶非洲和拉美等相对落後地区,中国资本仍在沿着新建铁路扩展自己的「新领土」。《亚洲财经》於去年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中国在承建铁路的同时,将获取铁路沿线周边的土地开发丶资源勘探丶港口建设等高附加值的业务。」更重要的是,包括铁路在内的基础设施建设将便利中国资本家在这里开办工厂丶采掘矿石丶运送大宗货物,而且他们将凭借中国政府的影响力而获得当地政府的优惠政策。同时建设本身也带动了中国金融资本的全球运作,进而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

全球金融网络

据《财新网》报道,2015年深圳全市新发房地产贷款高达2200亿元人民币,推动房价飙升。大量资金短期内在房地产和股市之间游走,一次次导致市场泡沫的产生和破灭,说明受过剩产能拖累的中国已经缺乏现实的投资领域。标普分析师预计,随着经济增速放缓,2016年中国大型银行的平均资产回报率将下跌至0.6%-0.8%。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坏账率已经上升到11年来的最高水平,令部分银行的不良拨备覆盖率(衡量银行财务风险的指标)逼近警戒线——此前标普和穆迪已经下调了四家银行的评级展望。随着更多的不良贷款浮出水面,银行业的违约风险将会更加明显。对於重病缠身的中国经济来说,债务违约很可能是引发全面崩溃的导火索。因此金融资本与中共政府迫切需要找到新的投资场所以抵消不良贷款的风险。包括「一带一路」在内的大规模海外投资计划就是他们抓住的救命稻草。2015年,中国商业银行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不足3%——世界第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仅增长了0.5%——但是它们的境外机构却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速度。截至2015年底,工商银行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的18个国家设立了123个分支机构——此前它已经通过控股非洲最大的银行南非标准银行渗透入20个非洲国家。凭借不断增加的海外分支机构,工商银行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2208亿美元,超过了亚投行的初始资金。此外有报道称,该行在拉美发放的贷款规模已经超过了世界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的总和。工商银行的扩张行动只是中国过剩资本涌向全球市场的一个缩影。金融资本积极向外发放贷款并涉足当地资本市场,不仅帮助中国企业从海外攫取利润和股权,而且利用涌向世界的资本洪流建立起全球人民币网络。相比於基础建设,金融集团以及国际化的人民币更能保证中共以隐蔽的方式对当地资产阶级政府施加长期的影响和控制。

Chinese imperialism

中国秩序

在危机中启航的中华帝国主义正在向美日欧等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索取与自己经济规模相当的海外势力范围。尽管英国等欧洲国家表示愿意同中国合作——由於它们相对较弱的经济实力和对美国的失望与敌意——但逐渐激化的南海问题说明中共政府的扩张计划必然会加剧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冲突。但是比起美日的阻挠,中共政府未来所面临的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新领地」的社会局势。2008年经济危机後,各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和生活水平下降引发了此起彼伏的反资本主义群众斗争和政坛动荡。这些都威胁到中国企业在当地的运作。2015年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後,比雷埃夫斯港私有化计划曾一度被搁置;本月巴西亲华总统罗塞夫遭到弹劾,据估计中国的投资计划很可能会受到影响。更重要的是,随着经济日益受到中国控制,群众怒火不可避免地会直接指向与本国政府相勾结的中国资产阶级——正如将大规模投资的经济模式带向世界,中共政府也会试图在势力范围内削弱他所厌恶的福利制度和资产阶级民主,以建立起本国那样反工人的专制统治。2015年发表的《中国的军事战略》白皮书首次向军队提出了「维护海外利益」的任务,表明习近平正在试图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保证扩张计划的顺利实施。尽管至少目前中共政府不太可能派遣军队,但是它会采取间接的方式压制反资本主义群众运动,例如操纵当地政府或者进行经济威胁。中国的扩张并非如一些民族主义者所说,能够使世界人民摆脱美国帝国主义的掌控。相反,这只不过是一个伪善的後进帝国主义国家的崛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