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丶欧盟和经济

2016年6月1日 下午 7:00Views: 267

无论是否退欧,工人都必须争取社会主义变革

朱迪·贝逊(Judy Beishon),社会主义党(CWI英格兰及威尔士)

「每个家庭每年将损失4,300英镑」,英国首相卡梅伦(Cameron)和财政大臣奥斯本(Osborne)发表如此言论,试图散播恐惧,从而在欧盟公投中增加支持英国留欧的可能性。

由於多数大企业希望英国留在欧盟,政府的警告得到了各方的高调支持,包括经合组织(OECD)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内的许多资本主义机构,以及从美国总统奥巴马到日本首相等显赫人物。

他们说,英国会受到投资者逃离丶英镑贬值丶物价上升丶贸易额下跌以及其他各种灾难的威胁——这些都会对生活水平造成负面影响。

奥斯本和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还提到了新一轮衰退的风险。但是不管留在欧盟还是退出,英国经济都会濒於另一场衰退!

英国工业已经陷入了八年来的第三次衰退;贸易逆差正在增加——包括与欧盟其他国家的贸易——而且生产力增速持续低迷。

消费者支出不可能保持目前的水平——目前的家庭债务与收入比率比2007-2008年危机之前更高。

支持留欧和退欧的人数不相上下,让他们担心英国退欧会使经济更加不稳定,并导致公司利润下降。这是在意料之中的。

对於「恐惧计划」威胁说,退欧会令生活水平降低,许多人回应道:「这有什麽新鲜的?」不管经济是否正在增长,残酷的紧缩方案都已经实施了十年,严厉地压低了公共部门工资。

许多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群众艰难地维持着生活。一部分人会通过投退欧票来表达自己对那些支持削减公共服务丶压低生活水平的议会政党和欧盟机关的愤怒。无论英国最终留欧还是退欧,反紧缩斗争都会继续下去。

Brexit3

但是也有一部分青年和工人倾向於投留欧票,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被迫为退欧後的经济恶化买单。这种担忧是可以理解的,特别是民众目睹在2007-2008年危机後政府为救助银行而牺牲了社会上大多数人的利益。

但是英国工人的生活水平并不取决於企业所赚取利润的多少。相反,它取决於工人阶级群众能在多大程度上通过工会组织起来,反抗政府的紧缩政策,反对私有部门雇主压低工资和工作条件。

所谓「涓滴理论」——社会各阶层都能从上层的财富创造中获益——已经被证明是一个谎言。财富聚积在上层1%的手中,达到令人可憎的地步。乐施会计算出,英国最富有的5个家庭所拥有的财富多过最贫穷的20%的家庭,超过1200万人。

留欧派的胜利——也就是为卡梅伦和奥斯本投下信任票——怎麽可能扭转这一趋势?

在大选中票投保守党是违背工人阶级利益的,因为保守党是资产阶级市场制的第一选择。同样道理,投票支持资产阶级欧盟也是违背工人利益的。

希腊的一系列事件已经清楚地说明欧盟是为哪个阶级服务的。曾经站在左翼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政府,依靠背後反欧盟的群众支持,本可以采取符合工人利益的基本措施——包括将银行和其他重要企业收归公有,交由工人控制和管理,并实行民主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但是它却屈服於欧盟和资产阶级的压力。

在今天的英国,无论退欧或者新一轮衰退给大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这些损失都不必被转嫁给普通群众。

如果对其领导施以足够的压力,超过六百万人参加的工会运动能够动员起有效的群众反抗力量。这必须包括要求将所有准备裁员的大公司国有化,并向处在困境中的小企业提供援助。

而且,必须使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坚守他受欢迎的反紧缩立场。想要实现这一点,就要运用令他当选为工党领导人的支持度,将这股力量组织化,从而为普通群众提供政治代表。

不幸的是,在工党右翼的压力下,杰里米·科尔宾和约翰·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已经背离了工党左翼的传统立场──反对欧盟及其前身欧洲共同体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他们现在通过传单和社交媒体附和着保守党政府的宣传,声称退欧会对造成裁员和减薪。

Brexit2

资产阶级的恐惧

退欧会对英国资产阶级造成多深和多久的负面影响?

英国统治阶级通过他们在历届政府中的代表,为建立欧盟以满足全欧大公司的共同利益发挥了重要作用。虽然连最亲欧盟的资本家也在欧洲大陆上相互竞争,但他们已经确保欧盟条约在整体上维护着自己的利益。

通过「市场自由化」协议和反工人措施,他们能够更有效地在欧洲和全球范围内积累财富,并且更有效地剥削欧洲工人阶级。

如果英国真的退出欧盟,尽管欧洲资产阶级政客威胁说要进行报复,欧洲的公司也会希望将对英贸易所受的干扰降到最低。不过即便如此,退欧对於英国统治阶级来说仍然是一次挫折,他们的威信丶影响力和经济利益都会因此受到损失。

很明显,并不是所有英国资本家都认为退欧对於经济来说是一件坏事。一部分资本家和许多小生意人认为自己会从中获益。

他们责难英国工业在欧洲和全球的重要性正在下降,并且认为脱离了欧盟「保护主义贸易协定」的「自由贸易」能够繁荣发展。但是,如果留在欧盟之内没能带来新的繁荣时代,那麽离开它也不会。不管留下还是离开,英国资本主义都是欧洲和世界的衰弱经济中的一个衰弱经济体。退欧派在经济问题上出现了更大的分歧。在为退出寻找其他地方的范例时,他们的思维混乱不堪——支持退欧的右翼政客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因为引用阿尔巴尼亚的例子而受到嘲讽。

所以他们转向利用移民问题,并利用了反建制情绪。例如,保守党议员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s)说,单一市场「有利於大企业,但牺牲了小企业」。前保守党大臣伊恩·邓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抨击欧盟是「富人的朋友,而不是穷人的朋友」。

但是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丶戈夫以及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等退欧派政客认为,离开欧盟更便於雇主们在工资和工作条件方面进行「竞次」。

社会主义者的经济观点和那些右翼分子——无论是留欧派还是退欧派——处在相反的两极。

我们必须在未来几周内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TUSC)*和社会主义党(Socialist Party)的反资本主义及社会主义的退欧立场,是唯一符合工人阶级利益的立场。

*工会与社会主义联盟:左翼组织与激进工会的联盟,旨在建立比工党更加左倾的新工人阶级政党。社会主义党(工人国际委员会支部)是其中的活跃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