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沃尔玛员工示范抗争

2016年7月8日 上午 1:57Views: 551

跨省串连罢工掀开中国工运的新局面 

吴岩冬与中国劳工论坛报道

中国沃尔玛超市员工在至少四个城市发起野猫式罢工。在中国警察国家里,罢工往往局限于一个工作场所或一个城市,而今次罢工透过社交媒体跨省市串连组织,成为了一个历史性的先例。

由于沃尔玛强制推行新的工时制度,类似在美国一些没有工会的超市里,以每小时计算工资的制度。新的工时制度使管理方可以随意更改员工的工作时间,并且超时工作没有加班费,有些工人超时工作达到每月174小时也是如此。而沃尔玛员工为通常要轮班连续工作11、12个小时,才能拿到生活工资。有工人抱怨道,他们从2009年开始工资从没增长过。七月初,沃尔玛公司快速推出了新工时制度,取代现时全日制员工的8小时工作天,并强迫工人重新签订合同。

沃尔玛从1996年进入中国,如今全国拥有433间店铺,相当于美国总数的十分之一。该企业一直都欺压并解雇工人,过往几年有过百名受害者,而他们都有站出来发声,力求组织起来对抗高压政策。在今次斗争中,工人指控企业用违法和欺骗手段强迫他们签署新合同。几份报告表明,在与管理层的会面中,工人若果不签署就不被允许离开。

沃尔玛曾在2006年被迫接受官方的中华全国总工会(ACFTU)为法定工会。由于是首个外资跨国企业的合法工会,因此备受瞩目。但工人对全总工会的信任度几乎是零,因为它与管理层的关系比员工更靠近。中华全国总工会(ACFTU)不是一个真正维护工人权益的工会,而是中共独裁政权的左膀右臂,其内部运作也完全不民主。 自2006年,沃尔玛地方工会代表都是由资方委派的,工人民选工会代表的合法权利被无视。

成都沃尔玛工人于7月3日开始罢工

成都沃尔玛工人于7月3日开始罢工

网路串连 

沃尔玛发起跨省串连罢工,其意义在于沃尔玛的员工从去年开始,通过网络社交媒体,创建一个潜力强大的基层网络“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作为官僚全总工会的替代。自5月份该公司推出了新的工时制度以来,加入这一网络的员工人数从去年的几百人发展到超过2万人,相当于全国员工总数的五分之一。联谊会采用微信建立了超过40个微信群,给工人们提供了一个交换意见和协调行动的平台。

七月一日,江西省南昌市有2间沃尔玛商店的员工举行了罢工和游行。据报道,南昌市至少超过半数的工人加入了这次罢工。紧跟着,成都市和哈尔滨市也分别在7月3日和4日举行了罢工。其中,成都罢工的照片被社交媒体广泛引用。联谊会的发言人说,除非公司方放弃新的工时制度,否则将持续举行更多的罢工。

中共政权的恐惧 

沃尔玛罢工令中共政府非常头疼。杨缘在《金融时报》这样写道:“正当中国为应对工业增长放缓,而准备裁员数百万人,中共政府恐惧工人跨省抗争,而今次罢工实现了这点。 ”

经济放缓令工资被削减、工厂被关闭,在此情况下罢工在过去的一年半以来不断涌动。今年,在国有重工业强制去产能、并将裁减五至六百万工人的情况下,中共当局尤其担心工人动荡事件会发生。今年三月,在黑龙江省拖欠煤炭工人工资,引发大型抗议活动,而领头人物被大规模逮捕。

不利的是,中共的国家安全局启动了对沃尔玛中国员工联谊会(WCWA)的调查,看他们是否受到“境外势力”的指使。这是中共抹黑工人和其他异见组织的一贯技俩。可见在中国当前体制下,没有安全和合法的途径开展有组织的活动。

使用社交媒体联络和沟通的方式对中国的工人团体益处颇多,这里有距离原因,还因为政府对工人独立运动采取零容忍态度,开展组织活动非常危险等原因。但是,“虚拟”的组织不能替代建立真正的组织,工人们别无选择,只能将“合法”使用的渠道与“非法”的真正组织结合起来。

由于中国地大,加上当局不会容许任何独立运动,组织起来会极为危险,社交媒体令中国很多工人团体获益。但是,虚拟虽然有其价值,但不能取代建立真正的组织──工人一定要将“合法”与“非法”的实地组织手段结合起来。

国际声援 

出于以上原因,现在迫切需要工人和社会主义者在国际上展示对中国沃尔玛工人的团结。国际压力和曝光对美国总公司和中国政府会产生一定影响。

尽管面对政府右翼民族主义的宣传,中国沃尔玛员工仍展示出自身优良的国际主义工人传统。他们表达了对美国沃尔玛员工的支持,在成都的罢工中有标语牌这样写道:“We support Walmart Workers in the US for Fight for 15 and against unfair scheduling! ”(支持美国沃尔玛员工为每小时最低15美元工资及反对不公平工时制度而斗争)

联谊会博客发布了一封支持美国沃尔玛员工的公开信,上面写道,有理由相信,你们的今天将会是我们的明天。显然,中国工人从美国员工学到了为每小时最低15美元工资斗争的范例,并为之受到鼓舞。工人国际委员会(CWI)和其美国支部“社会主义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在美国15元工资的斗争发挥了重要作用。

重夺中华全国总工会 

面对全国各地工人抗争的压力,市级全总工会至少表面上要站在工人一方。联谊会提出重选工会代表的诉求是正确的,但被沃尔玛拒绝了。深圳的员工为了这项要求今年发起了一场重要的斗争,迫使市级工会不得不支持(这诉求实际上是法律明文规定的,但几从来未被实行)。

但是,这些事例并不意味着那些NGO人士所说,工人可以“重夺”官方工会机器。中华全国总工会(WCWA)就是政府的一翼,当出现社会大动荡时,有时会出面施压资方,令其做出让步以缓和局势。几个星期前,南昌沃尔玛工人准备罢工时,市级官方工会正正发挥了这样的作用。市级工会出面干预,且似乎与沃尔玛达成了交易,以换取员工取消罢工。但罢工现在还是进行了,并且绕开了全总工会,因为这项交易告吹了。

工人需要建立独立于政府和雇主的自己的组织,工人也要利用资方和政府(全总工会)之间出现的裂痕,以争取机会推进他们的诉求,同时不要有一刻忘记这两者都不是工人阶级的朋友。

中国劳工论坛主张: 

  • 支持沃尔玛中国工人的罢工,谴责沃尔玛的强制手段!
  • 废除沃尔玛的综合工时制度,采用每周40小时工作制、大幅涨薪、落实工人集体谈判权!
  • 禁止对罢工工人和代表采取报复手段,维护工人建立网络和独立组织的权利。
  • 建立独立民主的工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