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冲突:海牙裁决对中国不利

2016年7月15日 下午 8:00Views: 313

裁决的唯一受益者是军火商

7月12日,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对南海仲裁案做出裁决。该裁决十分有利於提起仲裁的菲律宾。尽管仲裁庭没有执行权,而且中国当局抵制仲裁,并事先声明它将无视仲裁结果,事件仍对中国造成严重的外交冲击。

这份长达500页的裁决书涉及许多问题,但其核心在於判定中国的领土要求——也就是所谓的「九段线」——没有法律基础,而且中国在争议海域侵犯了菲律宾的领海主权。仲裁庭认为中国对争议群岛和海域的历史性要求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该公约於1994年生效,中国是签约国之一。

尽管目前难以预计各个敌对力量的具体反应,但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仲裁结果一定会对东亚局势和中美关系造成巨大的地缘政治影响。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在此阐述他的观点。

仲裁结果意味着什麽?

仲裁结果当然没有解决任何冲突。近几年来,这场冲突变得更加严重,也更加军事化。该地区有引发军事对抗乃至战争的潜在可能,虽然短期内还不会发展至这局面。这份裁决火上浇油。唯一真正有理由庆祝这个裁决的是军火出口商和希望获得更多预算的军方首脑。

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对联合国及其公约从来不抱任何希望。联合国从来没有成功解决过任何重大危机或者武装冲突,甚至使之恶化。这份裁决就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会给所有敌对势力造成意想不到的後果。南海是海洋上的巴尔干。沿岸国家提出相互重叠并且激烈冲突的领土要求,它们单方面的行动可能引发无法预料的反应;冲突方有很多,不仅仅是中国和美国。

SCS1

中国会怎麽做?

这是现阶段最难估计的事情之一。甚至难以估计中共高层是否有一个明确的计划,因为可能连习近平一夥人都对裁决的严厉程度感到震惊。尽管北京当局声称裁决毫无意义,但是它使中国在外交上更加孤立并给中国的对手——主要是菲律宾,但也会包括其他国家——予以巨大的外交和宣传支持。这次毫无疑问的公关胜利能够帮助美国帝国主义的「再平衡」战略,让它在东亚重新获得军事和经济主动权。但是这场「胜利」也可能给它们造成反冲。

用「勃然大怒」来形容北京当局的反应,或许还是保守的说法。尽管中国选择无视,但裁决结果还是给了中国一个大大的耳光,一次羞辱。这可能削弱习近平的力量,并给激烈的中共权斗带来各种无法预见的影响。甚至连一些北京当局的批评者都对压倒性的裁决感到惊讶。许多人都预计裁决固然会对中国不利,但以为它会在双方之间做一些平衡或者留下一些模糊的空间。但是结果仲裁庭完全否定了北京当局的要求。一位评论员说,这是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引发(短暂的)国际制裁後,中国政府所遭遇的最严重的外交挫折。《经济学人》也认为裁决会加剧紧张局势。它称之为「迄今为止中国在挑战美国对东亚的影响力的过程中所遭受的最大挫折」。

这份裁决会对中国的国内政治造成怎样的影响?

如果什麽都不做的话,习近平有可能被视为一个软弱的丶优柔寡断的领导人,使四年来树立的「强人形象」毁於一旦。「强人形象」对於他调整经济和改组上层权力的计划至关重要。习近平煽动起民族主义,现在可能会反过来受制於自己的「伟大祖国」宣传。

砸烂苹果手机和呼吁抵制苹果产品(由中国工厂生产的!)的帖子於中国社交网络疯传。习近平不希望街上出现抗议;前任领导人有时默许示威(比如2012年的反日游行)从而让群众发泄怒气,相比之下习近平有着更强的「控制欲」。如果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开始出现示威抗议,那只能说明中共政权陷入危急局面,上层危机正在激化。[在本文首次刊登後,在杭洲和长沙等十多个城市的肯德基快餐店後出现了小型抗议,但很快被当局停止。以总理李克强为首的共青团对抗议予以一定支持,可见中共政权内部紧张对立。]

所以,很明显,仲裁结果会在中国国内造成重大影响。它向习近平施加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一夥人做出反应。在香港,如果中共独裁政权被视为无力应对南海局势的「纸老虎」,在青年之间强烈的反政府和反华情绪就会获得新的动力。西藏丶新疆和其他强烈抵触北京统治的地区也面临相同的情况。

仲裁庭将太平岛降级为太平礁,使台湾无法对周围海域拥有主权。对於民进党政府下的台湾来说,裁决可能造成的影响更加复杂,因为作为「中华民国」的台湾对南海也有着类似於中国的历史性要求。仲裁结果同样削弱了台湾的领土要求,并使新任总统蔡英文陷入窘境。如果回应不够有力,国民党和「中华民国的民族主义者」就会批评她亲美或亲日而没有对台湾自身的利益给予充分支持。仲裁结果公布後,蔡英文立即受到国民党的压力,被迫前往台湾控制的太平岛重申主权。但是蔡英文也不敢采取任何可能破坏台美和台日关系的行动。

South China

仲裁结果会对该地区造成怎样的影响?

目前我们无法做出准确判断,因为许多问题都取决於美国如何行动,包括它会否设法执行裁决的话,例如增加在争议海域的海军行动——这会是对中国的公然挑衅。局势非常不稳定,而且可能爆发激烈对抗,因为每一方的国内政局和危机(美国即将举行总统选举)都会影响它们在冲突中的行动。

此前中国威胁说可能在南海上空设立防空识别区(ADIZ),这会使局势升级并迫使美国做出回应。中国还威胁要在黄岩岛上建设飞机跑道丶港口和军事设施。这是美国的一条特别「红线」,因为这将把中国军队和菲律宾美军基地的距离缩小到只有几百公里。两种做法都会加剧冲突升级的风险,任何一方都无法完全预料後果。

也可能中国会策略性地转移注意力,增加在东海与日本有争议的海域的行动。刚刚赢得国会上院选举的日本右翼民族主义领导人安倍晋三,正打算继续推进他的日本再军事化计划。习近平可能对日本采取更强硬的态度,从而掩饰在南海的软弱。但是这种方案也包含巨大的风险。

菲律宾政府会利用裁决所激起的民族主义浪潮,但事实上新任总统杜特尔特希望和中国达成协议,至少也要缓解紧张局势,并启动更大规模的经济合作。南海仲裁案的发起者是杜特尔特的前任阿基诺三世。阿基诺三世的亲美色彩较为明显。美国不希望杜特尔特和北京当局走得太近,而美国和菲律宾的亲美政客可能利用裁决从中做梗。

我们能肯定的是,这份裁决丝毫不能缓解紧张局势,只能起到恰恰相反的作用。它没有「厘清」争议,而是加剧了武装冲突或者小规模战斗的风险。对於中国丶菲律宾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群众来说,这完全是一个坏消息;民族主义政客和战争贩子有更多的藉口把公共资金用於军事支出,并煽动军国主义情绪从而把人们的怒火从不景气的国内经济上转移开。

社会主义者一直解释说,像联合国这样的资产阶级国际机构无论如何也发挥不了进步作用。没有哪一个参与这场冲突的腐败的统治精英给出了解决方案;他们全都是工人阶级和穷人的敌人。我们支持国际团结,并认为现在迫切需要在东亚各国建立群众性的工人阶级政党。这样的政党会反对资本主义和紧缩政策,对抗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

*海牙常设仲裁法院是1899年於荷兰海牙设立的仲裁机构,是一个由当时沙俄发起的多国政府会议,声称拥有121个成员国。该仲裁法院并不是联合国的机构。

相关阅读:更多关於南海冲突的背景信息以及社会主义者的解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