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真的走向民主化了吗?

2016年7月25日 下午 9:00Views: 377

矛盾 工人国际委员会

军方的权力保障

去年底缅甸政局变天,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夺得八成选票,成为国会的大多数,变成了缅甸的执政党。资产阶级媒体和西方国家不断吹棒缅甸的民主化,然而这国家是否真的走进民主呢?真正落实的民主改革又有多少?

Burma

即便今日缅甸的执政党已经是昂山苏姬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新政府上任后亦释放了大批政治犯,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但在现行的缅甸宪法保障下军方仍然可以保有25%的国会议席,同时宪法也保障了军方人马可以直接指派内政、国防、边境事务的三个部长人选,而不需要经过国会和总统同意。同时,这部宪法,虽然赋予了普选权,但却将修改宪法的门槛订在需要有75%国会议员支持,面对军方的25%保障席次,及由军方所支持的联邦巩固发展党的5%席次,这象征着透过新宪法保障了军方的权力合法性及最高的统治权力,缅甸国会并无太大实权,然而全民盟却也无力修改这部确保军方统治权的宪法。

Burma2

军方,资本,地缘政治

长期以来缅甸人民的经济生活都是把持在军方的手上,在长期的经济衰败、贪腐和贫穷中,根据世界银行在2010所做的调查-缅甸是全球前十名以内的赤贫国家,每人每天的平均收入低于2块美金。缅甸军方同时面对着愈发不稳定的统治基础。全民盟在去年大选囊括了80%的选票,反映了缅甸人民长期以来对军方的愤怒。

在2010年,军方首次开放了选举,但全民盟在当年却仍是非法政党不得参选,军方所支持的巩发党胜选后扮演了军方的政治代理人,让军政府的军装换上了西装。当年的选举充满了黑幕与不民主。

在2010年后,在军方的“指导式民主”下,缅甸开启了所谓的改革开放,过往军方掌控的国有资产纷纷开始走向私有化,其总数约为90%的国营企业,包括:汽车、加油站、物业、土地、公路、桥梁、港口。在这过程也发生了许多利益输送,贱价抛售,军方从中贪污牟利。同时东南亚及全球的资本家也纷纷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缅甸的国有资产。例如在当年七月,缅甸的天然汽进口和分销,便从国营走向私人企业经营。廉价的劳动力和全面亲商的政策,带给了全球资本家一个讯息:缅甸将是下一个逐利的市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军方及各国资本家将是最大获利者。

然而今日的缅甸呢?凌驾在总统之上的昂山素姬,对于中国在缅甸的铜矿开发案及密松大坝水电工程,虽有部分全民盟选民强烈反对,昂山却表示对于中国的资本输出政策一带一路的赞颂。许多媒体评论缅甸是亚洲最后一块经济处女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资本家们究竟用什么眼光来看待缅甸的政局-不论谁执政,都不能违反了他们的商业利益。日本及台湾的金融资本也纷纷将缅甸视为未来的投资指标,并开始积极布局。缅甸的改革开放,推动军方改变他们的统治面貌(透过私有化,积累个人资本),也同时让跨国资本对于缅甸政局将有更大的影响力。

在去年,中缅关系的问题也浮上台面。中共一些地方派系以及在中国西部的解放军,长年被指控暗地里资助缅甸少数民族的军事活动,例如果敢族的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过去的缅甸军政府曾有段时期高度依赖着中国,1989年至今,中国占缅甸外资来源的30%。尤其在电力和矿产几乎形成垄断,靠近中国的缅甸北部,其经济领域也几乎都由华人掌控。但随着2010年后,军方推行改革开放、大量外资涌入,对待中国的态度也开始出现转变,暂停了与中国的一项大型合作计划-密松大霸。与美国开始更为友好,试图摆脱中国的势力范围。同时中国也改变了对待缅甸的政策,过往中国政府并不会拉拢缅甸的反对派-全民盟,然而近年来包括昂山素姬在内,都成了中国亟欲争取的对象,但这也不单单是因为军方在中美关系中摇摆,同时也是中国为了确保他资本输出的战略,在缅甸不会遇到阻碍。

昂山目前可能不会明确地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但中美亟欲争取缅甸,却是显著的事实,对美方而言不单单是缅甸可以带来的投资获利,同样是与中国角力的地缘政治的竞合,反之亦然,尤其对于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政策而言。但根据全民盟的经济顾问发言来看,过去由军方代表搁置的密松大霸开发案,将可能在全民盟执政下重启,中国政府对此乐观其成,然而当初之所以停止开发,其中一个原因来自于地方居民的抗争与反对。

Burma3

国家安全委员会与民族问题

指导式民主下的缅甸新宪法,除了保证了军方对于修宪的否决权,更是让凌驾在总统和国会之上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可以有权力宣布戒严、解散国会,和接管国家事务,同时这部宪法也保障了军方的武装统治权。有媒体指出,昂山素姬将成为缅甸总统之上的太上皇,这是不正确的,真正的太上皇仍然是军方。看似走向民主的缅甸,实则是军方为了抚平愤怒的人民,同时也要让自己的统治权在民主化的形式底下拥有合法正当性,缅甸的民主化一但走得太远,威胁了军方的统治权,将使得军方收回此时微薄脆弱的形式民主。

过往的军政府时期,在奈温将军的主政下,军政府对少数民族实行缅语和佛教至上的强迫政策,并且将军队势力深入少数民族地区,为彻底掌控当地天然资源。罗兴亚人的悲剧,源自于过往英国殖民时期分化政策的历史(利用宗教,种族的分别,来分化被殖民的各族群,借此巩固殖民统治)及伴随而来的宗教冲突,还有缅甸军政府时期的大缅沙文主义政策。民族问题仍会是未来缅甸的不定时炸弹。

Burma4

为了创造稳定的国内经贸发展环境,同时加强跨国资本对于缅甸的投资信心,少数民族的武装集团,也成了此时必须排除的对象。昂山素姬意图开启民族和解的进程,仿效1947年的彬龙会议,来许诺一个高度的各民族自治权。能实现多少真正的民族自治是令人怀疑的,但真实的目的其实很清晰-解除少数民族的武装集团(如克钦族、果敢族),让国家机器可以稳固的掌控各民族邦属,是问题的核心,对于本地及跨国资本而言,这也关乎在各民族邦中的天然资源开发利益,例如在克钦族邦中就蕴含着全球现有产量90%的翡翠。但,最受压迫的罗兴亚人却成了全民盟的民族和解中被刻意忽略的对象,罗兴亚人在缅甸约有一百三十万人,但并不被缅甸政府视为公民,没有任何权利保障,并且在生活的一切面向上都受到严格的限制,许多罗兴亚人为了生存而逃离到邻近国家成为难民,然而东南亚各国却也高度排斥他们;昂山素姬领导的全民盟,也对于罗兴亚人闭口不谈,不承认他们受压迫的事实,也拒绝使用"罗兴亚人"这个词来称呼这群缅甸社会中最受压迫的一群人。

民主,离缅甸还很遥远

去年的选举结果反映出了缅甸人民急欲寻求改变,但缅甸社会中握有最大权力的却仍是缅甸国防军。全民盟也无力带来颠覆性的改变,在现有的缅甸社会中,全民盟虽然获得了多数选票,却也不可能可以完成缅甸真正的民主化任务。如果不瓦解缅甸国防军的权力布署,缅甸的未来仍会掌控在军方的手上,超出了军方的预期,未来可能就会是再一次的军事政变,虽然目前未到如此状况。对于全民盟来说,如何不危及到军方的领导权,更胜于完成缅甸人民对于民主化的期盼,因为单靠全民盟是不能打倒这个军事集团的。同时在各帝国主义对缅甸市场、资源的觊觎底下,哪个派别可以保证它们在缅甸的利益,才是它们更为关切的。对于全民盟而言,过往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是他们必须继承和继续推行的,这是过往军方改善与欧盟、美国关系的关键-因为这给了欧美跨国资本一个逐利的新市场,也会是全民盟能继续得到欧美国家支持的重点。

社会主义者主张缅甸召开一个真正的人民议会,全部政治代表一人一票普选产生,薪金与普通工人一致,不享有特权,而且没有任期,可以随时被罢免。此议会要将缅甸的所有企业及银行民主公有化,由工人民主管控,打倒军方和跨国资本对缅甸的剥削。这场斗争是整个东南亚的斗争。要实现真正的民主,就必须有一场反对军事集团统治的革命运动,是铲除中美帝国主义在缅甸的政治代理人,也是铲除寄生在缅甸劳动人民之上的军事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