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难民待遇不如畜牲

2016年8月24日 下午 12:24Views: 184

离岸难民营的真相揭穿了香港政客种族歧视的谎言

David Hundorf 社会主义行动

《英国卫报》披露了超过两千多份的报告,揭发澳洲的私营离岸难民营,特别是位于太平洋上岛国瑙鲁共和国的难民营,存在虐待难民的极端状况。正当香港右翼建制派鼓吹澳洲模式的难民营时,此报告作出了斩钉截铁的回应。

事件极其严重,且牵涉广泛层面:难民遭袭击、难民儿童遭虐待、年轻女性遭性暴力和性虐待、自残、自杀和试图自杀,以及生活条件恶劣。除此之外,他们被剥夺了医疗的权利,上厕所的次数受限制,蟑螂等害虫在住处滋生。

尤其是难民儿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卫报》披露大约51.3%暴力、虐待等事件是针对儿童的,包括被警卫殴打面部,以及提供性服务换取数分钟的淋浴时间。

2014年9月,在其中一个难民营里的教师指出,有一名年轻女性难民要求淋浴时间由两分钟增加至四分钟。报告指:“在以性服务为交换条件下,她的请求被接纳了。对方是一名男警卫。她没有说最后有没有发生性行为。警卫想观看男或女洗澡。”

儿童精神备受创伤,还要面对更悲惨的情况。一名女童把自己双唇缝上以示抗议,受到了警卫们的无情嘲笑。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情报是由难民营里的雇员自己提供的,当中包括教师、警卫、医护人员、行政管理或者其他工作人员。超过100名难民营的现任或前任工作人员,最近发动了一场抗议,要求将难民迁离营地,因为儿童的生命已被“摧毁”。

儿童在澳洲瑙鲁的难民拘留中心抗议

儿童在澳洲瑙鲁的难民拘留中心抗议

从悲剧中收割利润

这些离岸难民营由澳洲承包给私人公司Broad Spectrum及其分包商威信保安公司(Wilson Security)营运。公司宣称已经改善了难民营的条件,提高了难民的生活质素,但事实却刚好相反。较早前的报道揭露,难民营充斥着欺凌,设施简陋,并且曾发生多宗自杀案,自残行为亦相当普遍。很多难民被关押多年,造成极为严重的心理疾病。

香港种族主义政客叶刘淑仪、梁美芬之流所倡议的,就是这种不人道的离岸禁闭营。建制派政客打着“反对假难民”的选举议题,用以掩饰他们的亲财团、亲专制立场。

在澳洲,难民营每年花费纳税人大约七十亿港币,就像香港的私营公司靠取得政府合同营运公共服务,成本往往由公帑埋单。

澳洲政府一直竭力掩藏难民营的实况,这些流出的消息严重打击了政府。政府宣称,消息属于“无法确信的报告、陈述和宣称,而不具有真实性”。然而,面对愈来愈广泛的批评,这不过是笨拙的说法。但单单口头批判是不足够的。

全球充斥着不人道的难民政策,社会主义行动及工人国际委员会(CWI)为结束这种暴政而斗争。无论是资源短缺还是恐怖主义,资本主义造成的大量灾害,但责任却被嫁祸到难民身上。建制派的政客利用种族主义和反难民宣传,合理化其加剧贫富悬殊的政策。当今发生了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是因为全球资本主义之失败,是因为这制度造成不停的战争和侵略,是因为跨国企业不惜任何代价追求利润。

为了对抗这一切,必须建立一场以社会主义为目标的团结运动,为所有被压迫的群体创造一个公平的社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