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会选举:选民踊跃投票 抵抗中联办选举机器

2016年9月5日 下午 6:21Views: 98

群众激进化 选举机器无阻政治版图重整

左仁 社会主义行动

2016年立法会选举结果出炉。今届被视为主权移交以来最重要的一场选举。虽然选举成绩结果错综复杂,但总的来说建制派受到了挫败。梁振英未能剥夺反对派的否决权,也未能削减反对派(尤其是拉布派的议员),而且让自决派及本土派这一不稳定因素进入议会。下届立法会将会更难被政府控制,他的选举攻势可谓全盘失败。梁振英将更不受传统资产阶级的信任,连任将会受到来更大来自社会乃至资本家的阻力。

最终投票率高达58%,打破了香港选举史的纪录。在投票日晚上多个票站大排长龙,不少选民等待至凌晨才能入场投票。梁振英在选举前多次向民主权利宣战,先有筛选“港独”候选人,再禁止校园讨论港独,加上投票当日建制派各种种手法,反倒激起选民的投票意欲。

反对派(包括泛民、自决派及本土派)共获得19席直选议席,建制派则获得16席。政局愈来愈动荡,旧政团纷纷出现分裂和危机,而新势力也往往内部不稳、昙花一现。上届的“激进票”(人民力量及社民连)共26万张,今届增加至接近51万张(计算激进泛民、本土派及自决派)。温和泛民方面,虽然民主党和公民党在直选保住了每区一席,但工党的直选议席由三席减至一席,而民协失去全部议席,陷入灭党危机。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自决派及本土派的选票加起来有约19%,成为了立法会内一股新势力。但这股势力的内部矛盾却是各阵营中最尖锐的。极右的本土派虽然获得了三席(约10%选票),但热普城联盟的“教主”黄毓民落选,对他们带来了一击重挫。本土派进入议会后,将不能像以往单靠批评泛民获得支持,其右翼的投票取向会曝露于民众面前。此外,在投票前的一星期,本土派内部出现互相攻击,可见其内部极不稳定。这些都是本土派将会受到的现实考验。

现在还不能排除当局会取消本土派的当选资格,当然这做法会引起激烈反对。正因为梁振英不断攻击本土派而令他们坐大,所以愈来愈多人相信:政府剥夺六名本土派候选人的资格,是为了让其余入局的本土派参选人得到社会同情,以利用他们来分薄泛民主派的选票。

代表“自决派”的新界西朱凯迪、九龙西刘小丽及香港岛罗冠聪成功当选。三张新面孔进入立法会,代表着香港人求变心态。三名候选人都靠突出“单一议题”胜出,却避开提出完整政纲这一被视为“过时”的做法。此外,三人都没有成形的组织,比以往的激进派更强调个人色彩。他们都迎合了普遍选民在雨伞运动后的抗拒政党、偏好所谓“政治素人”的情绪。

社会主义行动在选举中呼吁选民票投社民连候选人,并集中于新界东为梁国雄(长毛)拉票。长毛连任为重建民主斗争迈前一步。当今动荡的政局更突显出建立工人阶级群众政党的需要,以将民主斗争与反资本主义斗争连结在一起,从而扩建公共服务、解决住屋及就业问题。

图片来源:端传媒

图片来源:端传媒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