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感谢香港难民的协助

2016年9月10日 下午 6:07Views: 183

斯诺登曾经藏匿在深水埗难民住所,以逃离美国的追捕

帕莎 社会主义行动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39期

《社会主义者》杂志第39期

美国国家安全局人员斯诺登揭露美国收集情报的恶行,及后逃至香港避难,期间藏匿于难民的居所。一直备受港府歧视和抹黑的香港难民,成为了全球新闻故事的英雄。

斯诺登在2013年5月潜逃香港,揭发美国政府对全球的大规模窃听和监控,对象甚至包括120多名国家领袖,例如法国、德国、巴西及墨西哥。

斯诺登在香港最初向联合国寻求庇护,但香港的庇护政策极为严苛,他和许多其他难民一样最终都失望而回。当时他十分担忧被美国当局追捕,有机会像李波等人被中共违法绑架一样,甚至遇上更恶劣的状况。美国也可用法庭引渡他回国。

后来,他戴着黑帽墨镜,在一名知名的难民人权律师陪同下去到深水埗,藏身于香港的难民社区之中。

对于难民冒着人身风险,即使物资匮乏却仍慷慨援助他,斯诺登表示感激。最近他在Tweeter发帖写道:“三年前这几个勇敢的家庭保护我藏匿香港。至今他们仍在等待庇护。”

2016年9月7日斯诺登在Twitter发帖

2016年9月7日斯诺登在Twitter发帖

菲律宾难民Vanessa:“我让他睡在我床上。”

来自菲律宾的寻求庇护者Vanessa是社会主义行动成员,也活跃于难民联会(一个于2014年成立、捍卫难民权利的组织),她是其中一位接济过“全球第一通缉犯”、泄密者斯诺登的无名英雄。在斯诺登告密震惊全球后的首几天,他住在Vanessa位于深水埗一所狭小的单位,居所还有她的母亲和女儿。

“我的天啊,全球第一通缉犯竟然在我家中!”Vanessa接受英国《每日邮报》访问称,她看到他的照片遍布各大报章,才得知那个客人的真正身分。

Vanessa形容斯诺登当时显得相当哀伤和担忧。“他没有什么衣服,所以我们帮了点手。”她甚至让出自己的床铺来让他好好休息。“我们为他煮食,帮他购买所需的电脑用品。”她更笑说他爱吃麦乐鸡!

斯诺登也提及了他对在成为国际通缉犯之初,为他雪中送炭的难民朋友之感受。“要不是他们的恩情,我的故事结局很可能会不一样。他们教懂了我,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拥有什么,有时候一点点的勇气都足以改变历史。”

正当由奥利华.史东(Oliver Stone)执导、哥顿.利域(Joseph Gordon-Levitt)主演的电影《斯诺登风暴》即将上映之际,斯诺登在香港藏匿的经历将会浮面。

不断抹黑难民为“罪犯”和“假难民”的香港政府,同样没有为斯诺登提供保护,反而是社会上最贫困、最备受压迫的一群对他伸出援手。

2015年区议会选举,Vanessa(右)为社义行动的邓美晶助选

2015年区议会选举,Vanessa(右)为社义行动的邓美晶助选

“保卫斯诺登”

2013年5月,社会主义行动联同其他18个团体,组织“保卫斯诺登”的千人大游行。社会主义行动的邓美晶是游行的第一位发言者,我们并派发了数以百计的传单,要求香港政府为斯诺登提供庇护。当时斯诺登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正向港府施压,寻求当局将其引渡回国。我们在传单中解释道,无论是中国抑或美国政府都不可信赖,皆因两国都在大规模地对人民作出非法监控,以保护权贵的既得利益者。

斯诺登告密的要点:

  • 美国主要的电讯公司及科技公司为国安局提供所有客户的通话纪录。
  • 情报机构猖獗窃听其他国家政府首脑
  • 国安局动用高级骇客团来进入全球的电脑
  • 国安局每天窃取全球2亿条短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