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科尔宾革命?

2016年9月29日 下午 8:09Views: 61

打倒右翼布莱尔派!重建工党为一个战斗型的社会党,开放予所有左翼力量参与

corbyn-revolution

大胡 中国劳工论坛

“科尔宾革命”正席卷全英国,民众在全国各地发起数十年来最大型的集会,以阻挡工党右翼“布莱尔派”重掌工党。在全国都有类似支持科尔宾的集会,在利物浦有1万人、候城3千人、锡菲5千人、伦敦基尔伯恩区有4千人。

六月的脱欧公投,是对英国统治者的一次重挫,并重新引发了工党的内战。作为一名左翼老将的科尔宾,在2015年乘着反紧缩的浪潮,胜出党领导选举。当时工党选举改制,容许基层工会成员和普通党员参与投票,造成这样的选举结果。

布莱尔是亲财团、好战争的前首相。他的信徒为“布莱尔派”。布莱尔派自科尔宾当选之初就计划将他拉下马。“工党可谓是两个政党:一个是亲资本的党,而另一个是潜在的工人政党。”英国社会主义党(CWI英国)的Hannah Sell指出。大部分的工党国会和地区议员都是亲资本家、亲紧缩政策的,但是绝大多数新加入的党员都是支持科尔宾,并强烈地反对布莱尔派。

在国会支持英国留在资本主义欧盟的布莱尔派,在脱欧公投后慌乱起来。他们看到执政的保守党内出现严重分歧,前首相卡梅伦辞职,政府可能随时解散国会提前大选。

工党右翼视现在为大选前踢走科尔宾的最后机会。在公投完结后五天(6月28日),工党右翼提出了对科尔宾的不信任决议,尝试迫使科尔宾辞掉党魁一职,并以172票对40票通过。

这是一场右派发动的政变,当中充斥一切反民主和不光彩的手段。他们成功触发了党领袖的改选,并尝试违反民主,阻止科尔宾参选。右派依然控制党内机器,且禁止了13万新党员的投票资格。布莱尔派即使用尽官僚手段,但在基层的力量反抗下开始败走。

9月24日选举结果出炉后,这个争议将会尘埃落定。科尔宾的对手是史密斯(Owen Smith),后者甚至要跟布莱尔派保持距离来维持一定的胜选机会。史密斯自称“跟科尔宾一样的社会主义”,又承诺举行脱欧二次公投来争取反对脱欧的人之支持。

“第二次保卫科尔宾的浪潮比起第一次还要大。激进化的年轻『专业人士』主导了第一次浪潮,而第二次浪潮有大量的工人加入,与他们并肩作战。”塞尔称。

虽然科尔宾不断被指控为个“不能胜选”的人,但右派真正担忧的是工党在左翼领导下很可能会胜出大选,届时民众则会抱有更大期望、施加更大压力,要求结束紧缩政策与新自由主义。

这场斗争也让更多人对左翼及社会主义思想产生兴趣。托洛茨基主义、社会主义党(工国委支部)的角色,以及七八十年代其在工党内部作为一个强大的马克思主义派别的历史,都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很多人都预计工党会在领导层选举之后分裂。万一科尔宾输掉选举的话,一项民调显示,高达20万工党的新党员会跟随他退出并组建一个新的左翼政党。

右派在公开推动分裂。有资本家据报会资助工党右派分裂出去。但正当科尔宾越来越有机会连任党魁(甚至比去年的票更高),右派的即时分裂的可能性也变得较低。

布莱尔派现在更可能会采取从内部持续破坏科尔宾领导层的策略,迫使他在各项政策向反紧缩立场上妥协。右派正要求影子内阁的成员由工党国会议员选举产生。这样会让国会派“自成一国”,并架空科尔宾。

社会主义党现阶段并非工党一员,但也在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一名社会主义党成员成功在最大型工会Unite推动了一项决议,要求强制重新选择工党国会议员。假若议员要向全党负责的话,许多右翼国会议员的政治生涯将会终结。

社会主义者呼吁将工党重建为一个反紧缩政策的政党。其应该像早年一样,成为一个联邦性的政党,让不同的左翼党派都能作为独立组织加入工党。这会打开工党的大门,让社会主义党、工会及社会主义联盟(TUSC)、反紧缩绿派等加入其中。这样的一个拥有战斗性反资本主义纲领和斗争策略的重建工党,将会吸引巨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