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会被北京红牌赶出场吗?

2016年9月30日 下午 9:34Views: 74

社会主义行动

2017年特首选举明年3月举行,梁振英会否连任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今届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奇高,击倒了建制派的投票机器,最后的成绩单对梁振英来说是个大灾难。梁振英在统治阵营里的政敌更有牙力,游说北京将他踢走。

曾俊华在杭州G20峰会与习近平握手,外界猜测中共为他的参选开绿灯。曾俊华营造“香港人”的形象以争取民意支持,他与传统资本家关系良好,又是“大市场、小政府”的教条主义者。另一可能的候选人曾钰成,最近频频向公众塑造开明形象,对民主派表示友好、对“港独”年轻人表示谅解。

四年前的特首选举中,唐梁之争的激烈不但震惊了港资阶级,也让群众看穿小圈子制度之荒谬而群起反抗。此后,唐梁两营的裂痕没有就此缝合,今届选战将会延续这场权斗。过去四年中共派系斗争愈来愈激烈,香港特首选战也会成为其战场。

red-card-to-cy

习近平发动猛烈镇压

梁振英的个人性格不是决定性因素。中共面对经济衰退,习近平独揽大权,对群众运动发动猛烈的镇压,对待香港自然也不能放软手脚,否则会有损其强人形象,在中共敌对派系面前示弱。因此,即使像曾俊华或曾钰成这种较温和的特首上任,他们在言辞上可能会较为温和,但在关键的民主制度和经济政策上与梁振英不会有大分别,更不可能令香港有长期稳定的局面。

过去五年梁振英执政下民怨腾沸,统治阶级也忐忑不安。梁振英似乎仿效习近平,在换届前采用了独揽大权及民族主义这两招来巩固权力。他将行政权力集于一身,削弱任何制衡其权力的机关,例如廉政公署、司法系统和立法会。这做法将令行政机关更为僵化,要转交权力至下任特首将更为困难。权力交接的过程中难免出现公开的政治斗争。曾荫权去年被廉政公署落案起诉,成为香港史上最高级被控的前官员,而他的密友、同属港英官僚系统出身的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亦因贪污而被判监五年。相信没有读者会天真以为这是为了肃贪倡廉,而是中共式“反贪运动”搬到来港,意味着司法机关更为直接由国家机器操控。

同时,他大力鼓吹爱国主义,利用反港独议题来制造白色恐怖,也是令他集中权力的手段之一。八月底建制报章《成报》开始多日攻击梁振英及中联办推销港独,“事实上,『港独』在香港并无『市场』,『大力打击港独』完全是伪命题。梁振英处心积虑助长『港独』,以巩固他和鹰派人士的管治权威。”

梁振英很可能树立“港独”的稻草人作为攻击目标,企图分裂反对派的得票,令部分选民被“极端分子”吓怕倒向支持建制派,但这策略显然带来了反效果。港独议题固然是政府打破普选承诺后民情反弹的结果,但也不能说是单靠梁振英一手造成的。最终还是北京的镇压措施制造了这一只失控的“巨兽”。无论下届谁任特首,这议题都会缠绕政府。

传统资本家不信任梁振英能保卫他们的利益,而欠缺资本家支持基础的梁振英只能依靠集中权力、依赖共产党在港势力来获得支持。去年,李嘉诚被《人民日报》的社论批评“撤资是忘恩负义”。当然李氏撤资部分是因为经济衰退的因素,但也涉及唐梁两营的政治斗争。

红色资本与传统资本家的利益冲突

梁振英较为亲近在港扩张的红色资本,与传统资本家的利益发生冲突。在今届立法会选举,与唐营关系密切的自由党打着“ABC”(Anyone but CY)的口号,打倒梁牌来争取对梁振英不满的中上阶层的支持。

只要中共发号施令,选委会内的各派势力最终都会团结起来,大比数投票支持中央属意的候选人。但是,统治阶级愈分裂的话,中共在政治分赃的过程中更难各方利益。现在各派都在组织自己的势力来增加讨价还价的筹码,因此中联办要避免任何一方势力独大,以较容易控制局面。《成报》攻击梁振英及中联办“力捧契仔女搞『亲西环党』”、“撕裂建制阵营”,也是有其道理的。但这做法的代价是建制势力走向碎片化,长远造成不稳局面。

香港群众在雨伞运动一度面临失望与沮丧情绪,但中共及香港统治阶级的分裂将力量对比有利于受压迫阶级一方,群众必定会奋起抗争,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