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没有让工人看到一丝希望

2016年10月3日 下午 11:00Views: 47

社会主义行动/中国劳工论坛

八月底,中国甘肃省发生了一宗人间悲剧。一名年仅二十八岁的妇女在杀死她的四个孩子后自杀。一周后,她的丈夫(一名移民工)也被发现中毒身亡。这个家庭被当地政府取消困难补助,因为年收入为5,226元人民币(下同),超过了当地政府规定的2,300元。

这事件令社会震撼,使人关注到中国的贫富差距。一家大小六口的年均收入为5,226元,也就是每个月435元!世界银行制订的“绝对贫困线”为每人每天收入1.25美元。根据一名政府发展官郑文凯的研究,中国有超过两亿人低于这个标准。

china-economy-editorial

GDP数字背後

过去两个季度中国官方公布经济以6.7%的速度快速增长。官方数据广受怀疑,且数字背后隐藏了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巨大差异──例如辽宁省与重庆及贵州地区之间,前者是被经济危机重创的重工业基地,上半年GDP缩减1%,后者尚处于“繁荣”阶段。

在2014年高峰的时候,中国巨大的煤炭和钢铁部门分别占世界产能的40%和50%。无数工人失业,还被拖欠工资数个月,并且失去了社会保险。滴滴出行公司尚拖欠53万名前钢铁和煤炭工人雇员的薪水。

这是从制造业转型至服务业、被称颂为“可持续发展”经济模式的真实面。

但是,所谓的“服务业”隐藏了高技术部门和低技术部门一概而论,后者的工作职位是低工资、低技术,以及没有保障。即使在服务业领域,工作岗位也被大幅削减。银行业已经裁员超过3万人。白领工作岗位的竞争变得异常激烈,2016年第二季度平均45.1人竞争一个工作岗位,而第一季度的数字是26人。(消息来源,招聘网)

与此同时,制造业部门继续下挫。与很多报告相反,制造业仍然占有中国经济中最大的份额。《财新》杂志在今年八月二十四日指出,服务业被误指取代制造业成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基于没有考虑通货膨胀的影响。世界银行的数字表明,在考虑通货膨胀的因素后,2015年中国制造业对GDP的贡献是49.8%,高于服务业的43.4%。

中国的制造业仍然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制造业经历了两年下滑后,在八月份情况出人意料的有所好转,但就业岗位仍减少了14,000个。这是持续34个月的工厂劳动人口萎缩。中国的主要出口市场衰退,来自东南亚低工资国家的竞争加剧,诸如在制鞋业、服装业和电子产品业。中国的很多工厂已经迁移或关闭。与此同时,中国的资本家开始迅速转向自动化生产。从2013年起,中国购买的工业机器人数目超过了任何其他国家。2016年年底中国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机器人使用国家。

资本主义的本性是为了追求利润而不惜牺牲人类的发展,“机器人革命”标志着工作岗位消失,蓝领工人将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与此同时,用机器取代无产阶级的话,长远而言利润不可避免地进入资产阶级的口袋。当然机器人不会消费,不会实现政府“消费驱动型经济”改革的梦想。

失业率上升

城市的失业率长期维持在4%(数字的真确性值得怀疑)。伦敦发藤咨询公司对此数字深表怀疑,并估计2016年中国的失业和不充分就业率将达到12.9%,达到2012年水平的三倍。

在《社会主义者》杂志的其他文章里,我们已经指出了中国巨大面对巨大的债务问题、影子银行的迅速膨胀的风险以及产能过剩的危机。在我们的网站中国劳工论坛(需要翻墙浏览),载有大量以左派观点分析中国经济的文章。

马克思主义者的任务是剖析经济现象中的复杂趋势,拨开官方数据的迷雾,揭穿新自由主义改革派(当中包括中共领导人)的面具,预先向工人打警号,为工人起来进行更有效地斗争作出准备,以维护他们自身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