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习近平加紧集权

2016年10月6日 下午 10:31Views: 474

中国劳工论坛 报道

近几个月,中共权斗正在加剧。原因有很多,但尤其是因为明年的十九大是习近平巩固权斗成果的关键时刻。经济问题持续严重、僵尸企业负债累累、产能过剩未有解决,而政府又无能力有效处理这堆问题,这些因素都是习近平最近向不同中共派别发动攻击的因素。今年频繁的高层人事变动和对共青团的打压既是为此做准备,也说明习近平并未如他希望人们相信的那样已经取得对党政军的全面控制。中共党争或者以习近平顺利集权告一段落,令他可以更轻松地镇压群众斗争;或者跃出党的界线,引发社会和党的危机。政权上层的震动是危机和社会动乱的先兆,而统治集团失去对未来的信心。

xi-dictator

人事大调整

据媒体报道,今年上半年共有230个省部级职位发生人事变动,接近去年全年水平。截至8月31日,19个省级主要党政负责人被调整,比2013年全年仅少5个。在武装力量方面,8月前全国已有三分之一省级武警总队主官被调整;仅7月份就有30多名解放军将领的职务发生变化。另外有消息称,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和江泽民的军中代表贾廷安不久将被清理。这场将持续到明年下半年的大规模高层人事变动堪比“反腐”高峰期。这是习近平为十九大——中共领导层的换届会议——提前做的人事布局,以便下一届政治局乃至常委会中有尽可能多的听命于自己的官员。

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的五位(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和张高丽)很可能因为党内关于领导人年龄的不成文规定而被新人替代。但按照惯例,胡锦涛为习近平指定的接班人将成为下一届政治局常委,在上台之前逐渐扩大自己的政治光环。因此,十九大的结果关乎习近平前五年的集权努力是再进一步,还是前功尽弃。有评论人士认为,他为达目的,可能会在事实上废除邓小平定下的“一任两届”和寻求连任。尽管薄令周徐“新四人帮”以及其他高官的垮台极大减少了习近平的危险,但这远不意味着他已经获得了全面控制权。不仅敌对派系仍在发出声音,而且多年来已经成为中共官僚“升官快车道”的共青团妨碍着习近平安插自己的手下。

打压团派

去年习近平已经表示出对共青团的不满。南海仲裁案后,团派不顾习近平低调处理的想法,大肆鼓动民族主义情绪,被视为党团的公开对抗。不久之后,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旨在将作为一个派系的共青团逐出权力中心。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被判无期徒刑的令计划、一直被视为习近平接班人的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以及相当多的高级官员均出身于团派。不断恶化的经济状况使习近平与已被边缘化的李克强发生公开分裂。而且,为自己树立起“强人”形像的习近平当然不会愿意接受前任为自己指定的接班人。这不是因为所谓的“独夫性格”,而是由于现实风险。今年年初,有新疆官方背景的无界新闻网发表了反习公开信。信中说:“这种加剧党内权力斗争的做法,也可能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人身安全上的隐患”。这是反对派对习近平的人身威胁。因此如果说上任之初的集权是为了推行自己的政治经济方案,那下一个五年则直接关系到习近平的个人安全。如果卸任后失去了党内主导权,他很可能遭到政敌的反扑。这意味着,即便不能打破党内规则成功连任,他也至少会试图安排一个傀儡接任自己的职位,就如俄罗斯总理普京曾经安排傀儡梅德韦杰夫担任总统,同时把权力保留在自己手上。

难以掌控的下层官僚

另一方面,习近平身边的高级官僚可能还不是他最难对付的敌人。如果回顾一下文革,我们可以发现,尽管当时毛泽东在中央压制了对手,但是下层反对派官僚却始终(除了极短的时期)把控着基层社会,并在他死后成为资本主义复辟的执行者。在放权政策下,地方官僚们获得了更大的实际权力。反腐运动使他们中的很多人感到不满。这些人虽然不敢同党中央发生正面冲突,但也一直在消极抵抗习近平的意志,令习近平不得不宣布禁止“妄议中央”和强化党内纪律。可是,他又必须依靠这些真正的政策执行者。“政令不出中南海”是中共一直面临的问题。自2014年起,习李就放言要消灭官员对“改革”的消极怠工,并已开展三次“大督查”行动,但其效果尚不可见。实际上,只要专制制度和庞大的官僚系统继续存在——当然它们的毁灭也意味着习近平自己的垮台——习近平就很难驾驭这些远离中央、自行其是的下层官僚。经济危机发展至一个阶段,很可能会摧毁习近平的“威信”,此后这些人会给高层反对派以积极或消极的支持,在被工人革命推翻之前给习近平致命一击。讽刺的是,经济危机威胁着中共统治,但也促成了这场激烈党争和习近平的“权威”,同时它又将借上下反对派官僚的手再把“权威”夺走。

马克思和列宁都解释过,革命往往由上层的统治集团严重分裂开始。中国正走向此一关头。但无论是“集体领导制”还是“个人独裁制”都不能挽救这个腐败病态的制度。唯有为真正社会主义和工人民主而斗争,才能为社会开拓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