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妇女大罢工反对堕胎禁令

2016年10月31日 下午 6:54Views: 90

妇女要有选择自由

保罗.纽贝里 社会主义替代(CWI波兰)

在波兰,全面禁止堕胎的计划激起了一场大规模、无法控制的愤怒爆发。波兰妇女组织了罢工,日子定在10月3日(星期一),因为在1975年的同一天,冰岛妇女曾举行过全国罢工。在华沙,超过5万名妇女在大雨中首先站了出来,然后有3万人在弗罗茨瓦夫(Wroclaw)、2.5万人在克拉科夫(Krakow)紧随相应。全国总共有数万名妇女上街。在波兹南(Poznan)示威者与警方爆发冲突,在凯尔采(Kielce)示威者拆掉了一个具争议的恐同展示品。警方的保守估计,全国各地有143场以上的抗议,总共有9.8万人参与。同时,左翼的共同党(Razem)估计,全国会有14万人上街。这场捍卫堕胎权的抗议是波兰历来最大的,远超1993年引入现今的堕胎法时的抗议规模。

第一波运动始于春天,当时右翼压力团伙征集10万签名(最终他们征集到40万),足够向议会提供一份全面禁止堕胎、违者处以3年以上监罚的草案。这项提案将所有流产都被视为怀疑堕胎,因此要接受犯罪调查,足见其野蛮之处。

然而,波兰已经有了在欧洲最严厉的反堕胎法,只有被强奸、危及孕妇健康或生命、或胎儿畸形的情况下才被允许堕胎。事实上,即使这些条款都被满足了,医生又会阻挠,他们可以利用所谓“良心条款”,并把他们自己的宗教信仰强加给病患者,拒绝施以援手。

这项法律在九十年代初期实施,当时波兰正在经历资本主义的社经反革命复辟,伴随着少量的民主改革。但由此可见“民主改革”的虚假之处:尽管受到社会大多数人反对(超过70%人口反对堕胎禁令,支持按需堕胎),反堕胎法仍然获得执行。与此同时,学校引入宗教信仰,并签署政教协定,给了教会极大的物质和政治特权。各党派政客称这是一项妥协。然而,这给妇女打开了地狱之门,不是妥协,而是全国的耻辱。

春季的大规模自发运动

在今年春天法案被提出以后,大量自发运动随即在社交网络上建立起来。一个叫“Dziewuchy Dziewuchom”的Facebook群组,在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就汇集了10万成员。其他各种非正式团体如雨后春笋出现在全国各地,掀起了一系列示威游行,每个游行队伍都有数千示威者。

其中一项行动的重点是征集10万以上签名,发起放宽堕胎法的公民倡议活动草案,呼吁允许怀孕12周以内孕妇堕胎。在运动中,尽管很多人只是想现时的堕胎限制维持不变,但公民倡议的理念最后被广泛的运动所接受,征集了25万的签名,向议会呈交新的草案。

这场抗议在夏天停息了两个月,于九月末重新启动了,两项草案在同一天提交给议会。第二波抗议以全国的“黑色示威”(波兰语:Czarny Protest开始。男女们都穿着黑色衣服哀悼妇权已死,示威在许多城镇中举行,人们将自己身着黑衣的照片发送到社交网络上,并配上#CzarnyProtest 及#BlackProtest的标签。

一如所料,国会否决了放宽堕胎权的草案,反而让一个全面堕胎禁令提交给委员会审议。与此同时宣布,体外受孕及紧急事后避孕可能被禁止一样。政客和教会对妇女表现的傲慢和蔑视使愤怒爆发,激发了比以往更广阶层的人参与抗议。

波兰妇女罢工

同一时间,受到1976年冰岛妇女罢工的启发,组织妇女罢工的想法被提出来了。没有任何工会号召,而是运动中的妇女们提出的,她们不从属于任何工会、也没有罢工经验。但是,由于反工会法和工会组织合法罢工的困难,妇女们真正发起罢工,而是在“黑色星期一”告假一天。可惜,许多妇女被阻止参与罢工,因为她们工作合同的条件恶劣,连告假一天的权利也没有。举个例子,里德尔(Lidl)连锁超市威胁,在星期一请假的员工将被解雇。

最终,在罢工当天,三大工会联合会之一的全波兰协议工会(OPZZ)表达了他们的支持,并承诺保障参加抗议的工会会员不受打压。这让许多公共行政人员,特别是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也可以参加罢工了。许多剧院和小企业宣布,他们将在那一天暂停营业,以使他们的员工可以参加。还有许多必须上班的妇女在岗位上穿着黑衣,以表达对罢工的支持。

全波兰协议工会(OPZZ)的支持为教师打了强心针,他们安排与学生穿黑衣大合照。在很多高中学校,学生自发组织罢工,在第一堂课就离开了学校,很多都到了教师的支持。但也有年轻妇女因为参加罢工而受到一群男人威胁和吐口水的报道。

在华沙,数千人清晨就聚集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Law and Justice)办公室外。当天下午,他们在雨中穿过市中心来到古堡广场,那里聚集了5万人,其中主要是年轻女性、学生和中学生。该周较早前,抗议者曾经在脸上画上黑色的眼泪,但油墨没有不褪色。反而,数千年轻的妇女在两边脸颊上贴上黑色布条,好像战士的标志。现场气氛充满活力、愤怒。

抗议者手持自制的标语牌,上面写着:“政府没怀孕,可以被拿掉”、“革命是女性的”、“让波兰狂热起来”、“堕胎保命”、“我的身体,我的要塞”、“我的子宫我做主”、“我不是孵蛋机器”、“我不是你们的财物”、“如果我死了,我还怎么生育”、“妇女的地狱”、“选择无罪”。

可惜的是,演讲台被控制在名流和政党手上,像自由党(liberal party)、现代波兰党(Nowoczesna)、亲自由民主运动波兰捍卫民主委员会(KOD)。这些政治组织只是见风驶驼,企图利用运动服务自己的利益。他们反对按照个人需要堕胎,主张运动应限于维护当前的反堕胎法范围之内。令人愤慨的是,女权组织和支持堕胎团体的代表没有机会上台位,尽管她们过去为堕胎权战斗了多年。

幸运的是,组织者原计划示威人数只有5,000人,所以大多数人根本听不到演说。过了一段时间,示威者开始高喊,要求游行至议会。瞬间,人群如水移动,把组织者抛在身后。队伍选择了自己的游行路线,在繁忙时间停顿了所有交通,变成了违法游行。但警察明智的决定让游行继续,只在通过市中心路口时维持一下秩序。

大概有10,000人在雨中聚集在议会外,尽管没有扬声器,但气氛满是大声和愤怒。有传言称,有数千抗议者行进到波兰剧院(Teatr Polski),当时执政的法律与公正党(Law and Justice)主席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正在这里开会。

教会对波兰妇女罢工和黑色示威的回应是,称之为“恶魔嘉年华”,可见它多么与现实脱节。翌日,主教高调现身于媒体面前,分享了他们对强奸和不孕方面的“专业知识”。一位主教称,妇女被强奸而受孕的机会极低,因为在性交过程中承受着压力。

然而,法律与公正党对运动完全措手不及,本来没有计划要改变堕胎法,至少今年不会,但却受右翼分子和教会所迫而要站在一个更右翼的立场。这些势力发起了他们自己的“公民倡议”。

现在运动要做什么?

由于运动规模庞大,法律与公正党(Law and Justice)做出反应:宣布将准备自己的妥协草案,这份草案或许在强奸或可致生命威胁的受孕情况下允许堕胎,但畸形胎儿的情况仍不在允许范围内。这显然根本不是妥协,而是意味着收紧禁令,根本完全不能接受的。但是,这也表明政府开始感受到压力了。

可见这种压力必须保持,争取堕胎权的斗争必须继续下去。然而,自由现代党(Nowoczesna)和公民纲领党(Civic Platform)在捍卫民主委员会(KOD)的帮助下,正在试图通过政治控制使这场自发运动偏离轨道。议会的投票取向,以及上届执政的现代波兰党(Nowoczesna)与新自由主义的公民纲领党(Civic Platform)代表所发表的宣言表明,他们在运动中根本没有位置,必须予以制止。一定要强烈反对维持目前反堕胎法的运动战略。

另一方面,运动采取了“禁止组织标志”的错误政策,在许多城镇中一样,禁止所有政治组织在抗议中打出他们的横幅或印刷品是不对的。这给妥协的政客们留了后门,同时阻止了规模小、更激进的组织能够在运动中提出他们的想法和意见。

波兰妇女在黑色星期一的罢工达到了迄今为止的高峰,它释放了过往在运动中没有出现过的新力量:数千名愤怒的年轻妇女,只是刚刚投身于斗争中,为自己发声,找到自己的信心。运动的一个急切任务是帮助她们在组织起来。

目前,我们有很多好、但往往互相竞争的倡议小组和社交网络群体。然而,开设这些群组的管理员变成了群组的拥有者,并控制了Facebook活动页面,有决定是否“禁止组织标志”策略的权力。他们也往往在Facebook群组中审查言论。

现在缺乏的,是在地方层级建立起来的民主架构,现在倡议小组雨后春笋,让当中的活跃分子参与其中。这些基层民主委员会也应该在国家层面上紧密联结,来协调活动和制定接下来的主要行动,同时这些委员会的国家代表应该充分受到民主问责。

需要一个战斗纲领

最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明确的纲领才能取得胜利。过去的几周的经验显示,我们可以争取公众舆论支持,但做法不是像现代党(Nowoczesna)那样一开台表明反对堕胎。那相当于承认全面禁止堕胎的支持者有正确依据,并且意味着不战而降。

如果我们大胆要求全面取得按需求堕胎权,并且反对右翼的观点,我们有信心可以赢得民众。我们需要解释自由、安全的按需堕胎权,这将挽救许多妇女的生命。这要求应连系至争取优质免费的医疗服务,由薪水高的专业人员提供,而不是阻止医疗的宗教狂热分子。

如果避孕措施更容易让公众获得,可以避免许多意外怀孕。现在避孕对许多年轻妇女来说太贵了。 同时,18岁以下的女性只能在他们父母同意的情况下看妇科医生,这会阻止她们获得避孕处方。这就是为什么“波兰社会主义替代”(Alternatywa Socjalistyczna)要求全民获得免费避孕。我们也要求性教育,而不是天主教牧师修女在学校教授的教义。

最重要的是,女人想要一个真正的选择,不仅是否要一个孩子,而是当她们想要的时候就要一个。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支持免费的体外受孕(IVF)生育,而且使每个孩子的免费公共托儿所和幼儿园得到保证。但更广泛的社会和经济问题也影响妇女的选择,有必要争取廉价、优质、国有的社会住房和体面的最低工资,以及工作保障。所有不完善的工作合同应该被废除,并替换为永久性工作合同,让怀孕不会意味着失去工作。

为这种改变而斗争,将需要与工会组织的工人阶级联系起来。一个好的开始是,在底层工会成员之间建立紧密的联系,首先是波兰教师工会(ZNP)和全波兰协议工会(OPZZ)。运动也应该向支持黑色星期一罢工的公共行政人员和卫生员工。但这种斗争也意味着向资本主义对抗,因为这制度不能为普通劳动人民确保体面的住房和工作。

标签: